在学习魔法之前我们应该做什么

伪Hp pa
搬运一下自己写的,觉得还算有趣,角度比较清奇

hp含量极少,只能说是参考了hp,而且电影都大概是十年前看的了,基本没有准的请多包涵。

钟离救助了一只猫头鹰,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人在家中坐,鹰从天上砸。

璃月港天气阴沉多日,黑云在城上空挤压一片仿佛下一秒就要砸平整个璃月港。正如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不平常的一天,那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出意外了。

钟离像往常一样,泡了杯茶进房门,听着小曲还读着书,突然房间的窗户就被袭击了!吭哧一声阵仗老大,不知道的还以为五角大楼梅开二度。

彼时钟离刚抬起头,亲眼目睹了这只猫头鹰是如何脸接玻璃,突出一个稳准狠,后又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平瘫在窗台上。

这已经很难装作看不见了,也没法证明这猫头鹰是碰瓷的。

钟离把这只猫头鹰捞进房间后第一时间拨打了璃月港林业局的电话,并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紧急处理了可见伤,同时准备了食物和水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

什么?你问我什么不让林业局工作人员来把它带走?

谢邀,人在璃月,疫情封城。

我也不想的啊。钟离想,可是他们进不来啊,怎么想都进不来啊。


达达利亚醒来的时候是个阴雨的下午,乌云在积聚了许久后终于还是撑不住破开倾泻而出。他恍惚了许久,眼前闪过无数片段幻影夹杂着散兵及他的一众同事们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还混合着窗外的雨声,像一部老旧的胶卷电影,啪嗒啪嗒的还掉帧。人生走马灯不过如此,下一秒准备起飞上天堂。

他睁开眼,发觉自己正躺在一个快递纸箱里,身上的伤口都涂了药,最严重的腿伤也上药缝好。身下还铺了一层卫生纸撕的纸条,布置的蛮像个窝的样子。这时他的记忆开始回笼。

达达利亚是只猫头鹰,准确的来说是只雕鸮,是只来自霍格沃茨的雕鸮。本来他们这批信使在每年新学年前都要从霍格沃茨的招生办出发飞往天南海北把录取通知书及相关资料送到未来的小巫师手里,但这一路也不知是谁先开的头,虽然达达利亚和他的同事们关系一直不好,也有可能是他自己嘴上不带个把,但这都不重要,总之,他们打起来了。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难舍难分。最后的记忆就是他挂了彩后冲向目标所在地然后正中靶心,五角大楼恐袭再现,突出一个稳准狠。

哥们儿哥们儿霍格沃茨知道吗?不知道来了解一下吧哥们儿,成功人士,巅峰住宅,风情庭院,坐拥临水美景,尽享贵族至尊,私家禁林养生秘境,入户移动走廊,一键附魔解锁。全生态沃土风化外立面,每一处细节都经过百般打磨,垂吊式顶棚设计,让你感受时代的气息。全套家具,精工匠造,隐藏式保险柜,为你守住财富和秘密。公共式厨房,油烟无处可藏。节能魔法照明技术,为您点亮成功之路。繁华深处,尊享私家厕位,纯生态飞翔厕纸任你享用,顶层通风系统,亦可仰望星空,探索宇宙奥秘。臻品生态宿舍,盼您到来!

……

达达利亚的回忆到此为止,自己大难不死,幸得有缘人相助。他恍惚间打了个激灵,往身上一摸…

嗷吼,完蛋。

就如同运气来了拦都拦不住,达达利亚想,这回可真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这时房间门突然打开,有人端着东西走进来。达达利亚伸着脖子一瞧,卧槽!美女!


钟离端着一盘切好的生肉进门时就看见猫头鹰已经醒来正窝在纸箱里探头探脑,他戴好厚棉布手套准备尝试接近猫头鹰。

达达利亚显然不会应激反抗,他可是一只来自霍格沃茨的猫头鹰,受过高等教育,有编制有正经工作的鹰。他看见钟离向他靠近,达达利亚便眯着眼睛接受钟离的抚摸顺带还蹭了两下。

钟离吃惊,这就是野生猫头鹰吗?好乖巧好有猫德!

钟离胆子大了起来,尝试用筷子夹肉块进行投喂。达达利亚左右转动脑袋犹豫了一会儿,但秉承着不能让美女失望但原则,最终还是下口吃掉。于是,一人一鹰持续投喂,场面一度十分温馨。

钟离听着窗外的雨声,看着猫头鹰啄身上的羽毛,神情和蔼慈爱,思索了一下说:“你是从哪里来的呢?怎么会受伤呢?”

达达利亚歪着脑袋眨眨眼,他能怎么回答?难道说我是霍格沃茨官方信使但在路上和傻叉打架受伤至此?他能回答什么?他只是一只受伤的有良好猫德教育的猫头鹰而已。

“既然是在下雨天捡到的你…”钟离撑着头思索再三“那就叫你猫头鹰吧!”

哈…达达利亚大无语,为什么你一脸’我起名字很有逻辑’的自信。

自此,猫头鹰先生开始了在钟离家休息养伤的闲逸生活。


哦,这简直棒极了。达达利亚如是想到。没有学生不着调的失控魔法,没有堆积如山的工作,还没有招人嫌同事的惹事生非,这日子,只能说是巴适得板好吗!

渴了喝钟离杯子里的水,饿了就吃钟离的黄油曲奇,闲的无聊就扑腾翅膀骚扰钟离看书写题,累了就挤在钟离怀里找个舒服姿势睡大觉。这日子舒服是真舒服,美女的大腿也是真的软!

工作是不可能工作的,能躺平为啥要工作。


但正如旅途总有一天会迎来重点,美好的日子稀少的如同彩色气泡转瞬即逝。

这天,钟离打开窗户,窗外是短暂的一片阳光。

“你的伤已经好了。”钟离说“也是时候该回家了,回到丛林,属于你的家去。”

钟离最后再撸了两把猫头鹰的毛,迟疑了一下,还是放手。

“快回去吧,不要再回来了。”

可是我还有不得不留在这里的理由。达达利亚想到。他转动脑袋像一只真正的猫头鹰那样对着钟离眨巴着眼睛。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他只是只魔法部在编的猫头鹰罢了。

他晃动了两下翅膀,钟离盯着他却没有动作。好吧,达达利亚想,我也还有属于我要做的事情。他跳到窗台上,振翅高飞。

钟离走进窗户,窗外已经没有猫头鹰的影子了。他叹了口气,突然有点凄凉,就像儿女离家的老父亲。虽然这段时间猫头鹰先生糟蹋了他不少东西,日常糊他一脸还打扰他学习,但时间长了总要处出感情的,就这么离开了果然…还是舍不得的…


“咕?”

钟离站在窗前心情复杂。

让我们把时间前拨,额,好像也没多大区别。总之,在放飞活动结束一天后,钟离的思念之情还没过去呢,猫头鹰先生再度出现在了窗台上,排排坐的相当乖巧,突出个可怜弱小又能吃。而且这次貌似是翅膀受伤。

钟离无奈,这家伙果然是来碰瓷的吧!

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呗。

于是乎,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日子过的同上一段复制粘贴。猫头鹰先生依旧活泼开朗,只是这次翅膀受伤不能扑扇了,就只能迈着两条短腿在地上吓跑扭来扭去。

这架势…怎么像只走地鸡呢?钟离被自己的想法逗乐,越看越觉得生动形象。


仗着钟离外出采买的机会,达达利亚化作人形,一头橙毛曾亮,蓝眼睛高鼻梁,标准的至东精神小伙。达达利亚就这么靠坐在窗边,一边嗑瓜子一边和窗外的同事拌嘴。

“谁让你跑去别人那里做贼,被揍了吧。”

“狗屁!”达达利亚吐出瓜子壳“要不是你跟我打架,我能弄丢材料吗?”

“那是我要打?你睁大眼睛瞧瞧是谁先招惹谁的!”

“散兵你赶紧滚吧散兵,小爷我就在屋里享受生活你就搁外面挨冻吧!”

“傻逼达达利亚管好你的嘴吧。”

屋里达达利亚拌嘴拌的火热,屋外钟离刚刚推开房门。


近日,一外国男子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侵占他人财产被屋主人当场抓获,此行为严重损害他人生命财产安全……


欧吼,玩球。

达达利亚猛回头,只看见钟离呆滞在原地,碗从手中滑落,“啪”一声摔的稀碎。

“啊这…”达达利亚礼貌而不失尴尬地微笑“额,咯咯哒?”


“别动手别动手!国保二啊!动手了要牢底坐穿哒!你想想啊,国保二,牢底坐穿兽!”

达达利亚猛的窜上床,一边尖叫一边变回猫头鹰,好像真的要上演一出“杰哥不要啊”。

可是也没人告诉我建国之后还能成精的啊……钟离开始怀疑人生。


“所以你就是那只猫头鹰?”钟离坐在桌前发问。

此时这只牢饭吃饱鸟正殷勤的从冰箱取出钟离的橙汁和小零嘴给两人满上。

“啊,准确的来说是霍格沃茨的魔法猫头鹰,有编制的正经工作。霍格沃茨你知道吗?”

“?”

“哈利波特,我校著名学员,魔法部中流砥柱你知道吧。”

“…”

“就,那个,阿瓦达啃大瓜。”

“啊哦~”

“所以我是被那个什么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录取了?”钟离发问。

“嗯嗯,这是,就是我路上出了点意外…通知书和材料都丢了…”达达利亚尴尬微笑。

“…那你后来…”

达达利亚直视钟离,蓝色的眼眸深情款款:“我这不是偷录取通知书养你嘛。”

“哦,知道了,被揍了。”

“啊…哈哈…”达达利亚委屈且尴尬。

“所以我的通知书呢?”

“在偷啦在偷啦。”



所以在学习魔法之前我们应该做什么?不如来碗鸡汤庆祝一下吧。


所以我可以拥有评论和小爱心吗?可以吗?可以吗!
36 个赞

好有趣啊哈哈

1 个赞

诶嘿~致力于脑血栓文学创作两年半 :da:

1 个赞

哈哈哈哈好可爱的小情侣,还有杰哥不要是什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