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浮沉—02

翌日,天还未亮,郊外的片场熄了亮,只留下一盏用以假扮月光的大灯。

“准备好了没?”八重神子还没怎么睡醒,睡眼惺忪凑到达达利亚身边递给他一杯热咖啡,“这场这可是你的重头戏哦。”

这一场戏要演的是无名剑客为何不信神也不求神的原因。

达达利亚抿了一口咖啡,苦得他精神瞬间清醒,“准备好了!”

八重神子看着公子如吃了苦瓜般的表情,“嗤”一下笑出声,忍不住叮嘱道:“别掉链子哦。”

“嗯。”

“快去吧。”

达达利亚闭着眼,站在准备好的机位前。

“action!”

茫茫的雪铺满了整座城,映得红灯笼配白雪,讨个来年好福气。

“今年是我遇见你的第十五年了。”公子跪倒在蒲团,手中握香,敬着香台上那座泥塑。

十五年间,这庙的门槛换了一个又一个,来了又走了无数人,可受着众人香火的你却并未履行当初与我定下的誓言。

一叩,敕德之恩。

二叩,养之恩。

三叩,子先期,契销之。

礼毕,达达利亚起身将香埋进装满香蜡的鼎,用手轻轻的拂去泥塑上沾染的香灰,泥塑便是你,那就该如你一般,一尘不染,话里带着祈求,“仙君,你不来,那我便自己走了。”

像是说与自己听的,又说给面前这尊动也不动的泥塑。

公子说罢,眼眶泛起红丝,自嘲道:“你就是个木头脑袋,别人怎么可能搭理你。”

看吧,你还是这么冷冰冰,其实就是个骗子。护尽天下你的信徒,就单单剩下我,剩下公子一人。

他阖上湛蓝的双眸,从发红的眼角流出一滴泪正巧掉在那座一尘不染的泥塑上,紧接着公子转身跨过那道崭新的高高的门槛,一脚踏进屋外纷飞的雪。雪包裹着达达利亚的身躯,汲取着他的暖意化作一摊水纹沁满少年的身。

起初小时是会哭的,后听来庙里祭拜摩拉克斯的阿婆说哭不吉利,因为这庙的岩王爷终究是冷的,流的泪是热的,恐与他犯冲,从此达达利亚便再没在庙中哭过。

而今以后再不入岩王庙,这滴泪也就流了罢。

既然是仙人的契约先作废,那他便自己去吧,寻一个真相,为至冬,为族人,也为了自己。

雪铺满了路,公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踏在其中,清辉撒在他的衣间,衣裳早已被雪染湿沁入皮肤,有些冷了。

镜头从公子的背影一转,只看天上挂着一轮碧月,只差毫分,便足以完满,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日便是正月十五,元宵。

预示着少年剑客只差丝毫便完满的人生。

八重神子本来无聊,便想着看看这小子到底演得怎么样,于是她亲眼看完了公子这场戏,没有一丝卡顿脱节,每一处都恰到好处,行云流水,尤其是公子闭眸滴落在泥塑上的那滴泪,再加上灯火通明的道观内间,周身凄凉感顿时拉满,简直是完美!!!

她觉得自己的母爱顿时爆棚了,快控制不住冲进片场抱着达达利亚的头说,妈妈在这儿!

“八重姐,你还别说,你这新人有点水平的。”泽维尔回头说,“我还没遇见过有新人能演得这么贴切角色,弄得我都以为他是剑客本人了,最最最主要还能接住钟离的戏。”

八重神子总算知道公子昨天为什么那么激动了,“他昨天接住了?”

“对啊,他昨天走了之后我还在和钟离谈剧情,改设定。”泽维尔扭开瓶盖喝了一口水,接着说,“然后钟离说他觉得应该给公子加点戏份,完善一下人物的动机。”

“那这是要给他加戏了?”八重神子问道。

“对啊,已经让烟绯和行秋老师老师对接,重新写后面剑客的剧情了,要得是主线剑客先死,然后副线慢慢引出他与摩拉克斯的纠缠。”泽维尔晃着头点评,觉得这样的安排恰到好处,“主副线同时拉进,这才能虐哭观众啊!哈哈哈哈!”

《弑仙》原著就是以be结尾,当时完结时虐得书粉们哇哇大哭死去活来,大喊要给行秋寄刀子,作者行秋只在微博上留下短短四个字回复书粉们,命短情长。

命短情长,四字精确的概括了弑仙原著内三对cp的剧情走向——剑客与岩王,夜叉与游人,领袖与巫女,无一例外全是未亡人与新坟。

这四个字更像是一把钝刀在书粉心头刮肉,一边虐得书粉大骂:行秋你没有心!一边又让他们忍不住二刷三刷弑仙,祈求在字里行间刀尖舔肉,寻得一丝糖点。

同时,昨晚钟离直播放出了他在拍弑仙这部戏的消息,引爆了弑仙的流量,大部分书粉和钟离粉丝开始在各大社区欢呼雀跃,书粉满意钟离的演技,钟离粉则为了钟离的各种舔屏盛世美颜,现在点开微博热搜前列都还是#钟离 摩拉克斯#,#钟离买可乐#,#弑仙 虐#。

“那这部戏的其他主演呢?”八重神子最起初心头还是堵着一口气,没细看演员名单,只是草草扫过几眼。

“其他的男演员是魈和空,女演员是神里绫华和珊瑚宫心海。”泽维尔点开手机文档,递给八重,“三线并进,围绕弑仙这个标题共进,我还特意叫了制作人去联系芭芭拉和云堇。”

八重盯着手机屏幕,手一直向下滑,“啊?芭芭拉不是唱欢快类型的吗?云堇我是知道的,她的歌就是虐剧bgm专配。”

说到这儿,她又想起她以前看剧时听到云堇的声音就忍不住流泪的回忆。

“嘿嘿,八重姐,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要得就是把观众骗进来杀,让他们想起虐,第一个想的就是我们弑仙……”

八重对着泽维尔翻了一个白眼,觉得这人有病,在最后终于记起自己的艺人,“那达达利亚在这里面岂不是要?”

要被碾压……纵使她觉得达达利亚演得已经很不错了,但其他要么是老演员,要么是童星出道。

都是前辈,她感觉压力倍增,这次的机会稍纵即逝,公子如果不能把握住机会一炮而红,就会被别人力压,从而一直被别家吐槽演技。

被戴上演技差的帽子,那公子基本就和演员无缘了。

“要怎么?肯定是要红啊,能得到三冠视帝加影帝的赏识,和这么多顶流合作,再加上他自己本身素质也不必娱乐圈那些老人差,估计达达利亚再过半年就成顶流了……”

八重神子心想弑仙这配置简直是近几年绝无仅有的规模,从男演员到从女演员,再到片尾片头的演唱者——全是当今提瓦特娱乐圈的顶流。

制作人真的是有钱任性!!!

“行了行了,一会给公子说一声我在休息室等他啊。”八重收拾好东西,她不想看达达利亚演了,这都还没后期剪辑呢她就想哭了,那剧到时候播出,她不得哭死,天天肿着个大眼。

 能不看就不看,她的眼泪要留着以后哭。

她起身正好盯见坐在道观门口还在傻笑的小傻子,感叹道:“命也太好了,这小子……”

“钟离先生。”甘雨递给钟离一份文件,“这是昨晚两家可乐公司紧急做出的代言方案,你看看我们是要代言么?”

“代言干嘛?”钟离有些不解却还是接过策划案,做着对比,“猫尾可乐,晨曦可乐……”

甘雨蹙眉,觉得钟离像是还没有认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原因就是很久没有自己管过钱了,花钱没有一丝顾虑,“我们昨晚直播间最高有500w人观看,每人送一张季度卡就是270摩拉,500万个270……先生您确定我们有那么多钱么?”

虽说钟离是现在娱乐圈的顶流,但是他从来都不接品牌代言与真人秀,流量变不了现……再说大多数的存款全被团队用来搞投资了,用于流转的经费也没有这么多……

钟离像是听到天方夜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皱眉道:“没有么?”

“没有。”甘雨斩钉截铁地摇头,“真的没有。”

“那你觉得哪家好?”钟离两手分别举起策划案,“给我个建议。”

甘雨早就看过,指了指他左手的那份,“晨曦可乐给的条件更优越一些,能帮我们度过难关。”

帮团队亲手度过钟离先生亲手制造的危机。

6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