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浮沉

长篇无厘头娱乐圈pa。

公子跪在血泊中,垂下满是血污的骄傲头颅,强迫自己不再去看面前的人,却又不舍得般,暗中微微翘起一分,偷偷瞧着对方。

对方一身素色衣衫站在昏沉的天色下,蹙眉看着他,胸口的剑刺入心脏的感觉远不及此时对方流转的眼神,宛如自己自始至终只是他生命的一个过客,与旁人无差,是他自己僭越了。他的头疼欲炸,想问问对方为什么会不记得自己了呢?为什么呢?

但开口,他只是喏喏地唤道:“先生…”,公子还想说很多的话,但一动嗓,又带起血脉喷涌带上的血堵在喉间,梗得他又吐出几口鲜血,他索性摇了摇头,扯出一个苦笑,最后失了力后仰倒在他流出的血水里,惊起一摊红色粘在名唤“先生”的素色衣衫。

清丝随风微起,拂去此地留下的印记。

先生面无表情,单手抽出插在公子心腔中的银剑,失了阻塞后堵在对方心腔的瘀血顿时涌出,汇成一道血河,径直染红浸透身下人的衣衫。他慢慢弯下身,蹲在公子的身边,伸出握剑的手盖上对方涣散的双瞳,不小心触到了道未干的水痕,他像是在问身下魂散的人,“是哭了么?”

他不懂此人为何哭,也不懂最后此人在使了杀招后又突然撤去剑招,双臂大开摊开胸腔候着他,等着他剑刺入他的身体。

他是在赌么?

堵自己会心软?

万千银竹似箭,他背身走远,愈来愈远,身后的远处只留下一座堆满新土的坟丘。

“卡!”镜头后的导演大喊,泽维尔有些激动,好久没遇到如此合拍的演员了,他忍不住拍掌叫好,“钟离和达达利亚你们演的太好了!太好了!”

泽维尔的眼眶有些泛红,跑到场内,他没想到两人初次搭档第一场戏就能演出他心头那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就是那种生离死别的遗憾。

达达利亚捋了捋挡在眼前的假发,垂眸有些紧张地说道:“这都是有钟离先生,我…”

他本想说都是有着钟离领他入戏,却听到对方在夸他,“很久没遇到过这么入戏的新人演员了。”

顿时,达达利亚满脸血污的脸爬上一丝羞红,说话也变得有些结巴:“谢谢导演,谢…谢谢钟离先生,我,我先去卸妆了。”

他现在只想绕着片场跑五圈,或者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呐喊——偶像夸我了!!!他兴奋极了,坐在梳妆台上忍不住动弹。八重神子在此人第n次乱动后,终于忍不住重重拍了拍他的肩,“激动啥,不就是第一场戏被导演夸了么?至于这样。”

八重神子上次与公司对赌失败,这次公司就派她来带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还整个团队只有她一个人,经纪人,助理…都是她,她现在心头冒着一团火,自然也不高兴。

化妆间里很快只剩下尴尬,见镜子里的人一下子表情变得严肃了许多,她又用稍微柔和了些语气解释:“别乱动了,卸妆卸的快,咱们也好早点回酒店休息。”

达达利亚绷直的身子顿时松懈了许多,他的脸在暖色的聚光灯下重新露出微笑,“对不起八重姐,我刚才是有点激动,一丢丢,一丢丢。”

“没事没事,反正这次八重姐就只有靠你东山再起咯。”八重神子在达达利亚脸上补补画画,不得不承认达达利亚的外在条件太优越了,天生的橙发,澄蓝的双眸,还有那张自带微笑的唇——她好像发现泽维尔为什么要特意找这个新人来演这部古装戏了。

因为他就是剧本里的公子,那个热情而神秘的青年。

飞驰的轿车上,钟离卧在靠椅上闭目养神,又不禁想起刚些与达达利亚的对手戏,细品好像还是有些瑕疵,例如拔剑的速度太慢,导致喷出的血未溅到他半露的下颌,还有他的表情应该更懵然些,就像是真的从未见过此人…

“钟离先生。”甘雨打断钟离的假寐,将手机递给他看,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今晚直播的台本,她解释道:“这是今晚直播公司要求说的话。”

钟离“嗯”了一声,侧过头望着车外,天色已晚,城市夜景灯火阑珊,到处闪现出繁华的浩景。

甘雨补充道:“不过,我们也可以不按公司的套路出牌,我们今晚搞随机抽问。”

“唔?”

“就是筛选出一些粉丝的弹幕你来回答她们的问题,这样更有趣些。”

“听起来不错。”

钟离先生的狗:爹地,最近再拍什么戏呀!!!

想嫁给钟离的第n天:啊啊啊啊,先生好帅啊!颜值暴击,阿伟死了!阿伟死了!

钟离的圈外女友: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与钟离的公开恋情直播(狗头)

想和钟离买可乐:爹地,和我一起买可乐吧,买可乐!(咧嘴笑)(哭泣)

钟离盯着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弹幕,一本正经地回答:“为什么要叫我爹地?我最近在拍《弑仙》,阿伟死了又是什么?”

甘雨在屏幕外尴尬极了,她没想到粉丝会用些网络词语和这个不怎么上网的“老干部”聊天,红着脸给钟离解释:“爹地是粉丝给你取的昵称,阿伟死了是表示她很激动,快要死了的意思。”

“那买可乐又是什么意思?”

甘雨看着钟离侧过头问她一脸正经的表情,刚才还有些红的脸一下子变得更红,像是熟透了,她觉得该早点在粉丝群里告诉直播内容的啊…健康绿色,她怀疑钟离直播间不会是第一个要被粉丝搞封禁的吧。

“就是她很喜欢喝可乐,但是好像买不起的样子。”甘雨耐着性子胡乱解释,可不能让钟离知道他的粉丝都是这么的…狂野,嗯,狂野。

“那恭喜这位‘想和钟离买可乐’朋友,你中了一个季度的免费可乐哦。”钟离转过身盯着直播间,嘴角露出酒窝,笑了起来,像是在完成粉丝的心愿,“一会记得私信甘雨领取。”

想和钟离买可乐:啊啊啊啊啊!阿伟死了!阿伟死了!先生真的要给我买可乐!买可乐!

钟离的呆毛:羡慕这个姐妹!!!我也要,呜呜呜。

钟离的初吻:啊啊啊啊啊!!!我也要和爹地买可乐!!!

于是直播间的弹幕都变成了一长串的想和钟离买可乐,这让钟离知道了自己的粉丝们都这么喜欢喝可乐,于是在直播间的每个人都见着有份收到了一个季度的可乐劵。

于此同时,#钟离买可乐#的词条也一窜凑上热搜。路人与黑粉同时挤进钟离的直播间,参与今晚的买可乐大战。

钟离盯着顿时变得卡顿的直播间,再正常的时候已经变成500w人在线观看,原来这么多人都喜欢喝可乐吗?钟离索性大手一挥,摩拉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开心。

甘雨和其他后台工作人员脸色都绿了:先生你是准备赔了老本么?!!

达达利亚早就洗完澡窝在被窝里,守着看钟离的直播,直播间里的先生好像比现场看起来更加安静,脸上分明的棱角也被灯光柔和。

他对着钟离盯着满直播间的买可乐露出的皱眉表情傻笑,忍不住腹诽道:先生是个老年人么?买可乐可不是真的买可乐啊。

她们是想和你那个啊!

笑完后,他退出直播间,点开甘雨小秘书的微博私信:甘雨小姐姐,我也在今晚的直播间哦,(可爱)这是我的截图!我也想和先生买可乐!

他发完消息后捧着手机傻笑,想着明天早上怎么招呼钟离,“先生,要一起买可乐吗?”又或是,“先生,你的可乐真好喝。”

等达达利亚在床上翻来覆去,劲头稍稍降下来些时,已过12点。

“糟糕!”他用被子蒙住头大喊,“明天早上6:00还有一场戏啊!!!”

10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