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傻媳妇儿(三)

“他现在这样……也挺好的。”白术看着达达利亚身后乖巧听话的钟离,想起这人找自己配药的原因,真心觉得这样也还不错。
“所以白先生是承认自己对他下手了?”达达利亚微微笑着,眸中却闪过一道电光。
“这也不能怪我。”白术抿了口茶,透过蒸腾的热气看着达达利亚,“是他自己来找我求药,说是要想办法缓解磨损,那药本就是个半成品,我劝过他的。”
“那我想……”达达利亚手腕一转,一柄水刃便架在了白术脖子上,“您一定有办法治好他的,对吧,白术先生。”
“不能……白先生……”小腿突然有些沉重,达达利亚低头一看,发现被一个戴着僵尸帽的小女孩抱住了,似乎是不想白术受伤。
“七七,松开吧,我不会有事的。”白术说话还是管用的,七七松开了达达利亚,随即咬了咬手指,一副懵懂稚子的模样。
“这药无法可解,不过……”白术在水刃即将抹了自己脖子之前转了话锋,“毕竟是半成品,维持的时间不会太久,保守估计也就三天左右,至多一周就能恢复。”
“但愿你说的没错。”达达利亚收起锋芒,转过身安抚被吓到的钟离,临走了还趁人把头埋进自己怀里的空当又瞪了白术一眼。
“真是……有意思啊。”待到那两人身影从视线中消失,白术才松了口气,俯下身摸摸七七的脑袋以表安抚。
还有一周,钟离先生就能变回去了……
达达利亚看着身旁同平时一般无二的钟离,回想起以往跟他出门总能听着些有意思的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如今却这样安静,倒也是种不一样的体验。
钟离突然停下,达达利亚迈腿时感觉身后人没有跟上,便回头去看,发现钟离正盯着路边的一大扎糖葫芦出神。
“想吃吗?”达达利亚见钟离眼巴巴地看着那一把红色,便知道他这是嘴馋了。
不过想想也对,都已经是孩子心性了,又怎能经受得住零食的诱惑呢?
“嗯,想吃。”被评价为“孩子心性”的钟离很直白地承认了自己的想法,然后抬头看着达达利亚,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可怜。
“这么看着我作甚,又不是不给你买。”达达利亚被钟离这眼神看的心里一阵发痒,恨不得把人就地办了的那种,可且不说这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就算真回了家,锁门关窗拉上窗帘,自己也下不了这个手……
罢了,以后总有机会讨回来的。
达达利亚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之后,从兜里掏出几枚摩拉,买下最大最红的那一串糖葫芦交到了钟离手上,然后牵着他没拿糖葫芦的手继续往前走。
“好吃吗?”达达利亚见钟离小口咬着糖葫芦,像是在吃什么稀罕玩意儿,突然后悔没多买上几串,要是让他以为家里穷的连多买上一串糖葫芦都做不到就麻烦了。
“好吃,很甜。”钟离细细的嚼着山楂,像是想起了什么,将糖葫芦递到达达利亚面前,毫无准备地来了句,“老公也想吃吗?”
达达利亚差点当街给钟离跪下,什么叫“童言无忌”,今天他算是切身体会到了,也不知道钟离是哪根筋搭错了,之前明明喊“公子”喊的挺好,咋突然就改口了……
“啊……公子,对不起……”钟离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似乎叫错了称呼,见达达利亚脸色不好还以为他是生气了,紧张到攥着糖葫芦的手都渗出了一层薄汗。
达达利亚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见钟离低垂着脑袋,一副要哭了的表情,当即慌的六神无主,情急之下一口咬掉了糖葫芦,还故意大声吧唧嘴来吸引钟离注意。
“甜吗?”钟离偏头看向达达利亚,见那人嚼的挺香,感觉应该不会很差。
“没你甜。”达达利亚眯眼一笑,往钟离耳边凑了凑,呼出甜甜的气息。
滚烫的呼吸喷洒在耳廓,钟离脸瞬间变得比糖葫芦还红,还烫的厉害。
“真可爱。”达达利亚看见钟离难得一见的腼腆模样,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突然觉得……这不比那糖葫芦好吃多了。
“唔……脏。”钟离想起达达利亚才刚吃过糖葫芦,嘴里也肯定全是糖,好脏啊……
“更脏的事也不是没做过,怎么这会儿子倒讲究起来了。”达达利亚调侃归调侃,身体却很自觉地掏出帕子替钟离擦了脸。
“嗯?”钟离无法理解达达利亚的意思,只好一直盯着他看,似是在等一个解释。
“呼,算了,跟现在的你说这些也没用。”达达利亚长叹了一口气,将糖葫芦塞回钟离手中,“走吧,我们回家。”

(两天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钟离的“病情”似乎在逐渐好转,明明前两天还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现在就已经勉强能留在厨房给达达利亚打下手了。
当然,不排除某人学习能力逆天的可能。
“先生,你这刀法……跟谁学的?”达达利亚才一会儿没盯着钟离,回来时就看到了一地的西瓜皮,还带着大块果肉的那种。
“西瓜,不能吃皮,削掉。”钟离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反而朝达达利亚扬了扬手中的水果刀,看着还挺骄傲。
“谁家跟你一样削西瓜皮削掉半个西瓜……”达达利亚话说到一半,看到钟离一副要哭的表情,才想起如今他思维异于常人,不能用成人的思维来要求他的言行举止。
“罢了。”达达利亚突然庆幸自己还算有钱,经得起钟离这么嚯嚯,“以后别这样了。”
不过……真要到了以后,也许就不会再看到这么可爱的钟离先生了吧,达达利亚这样想着,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钟离的脑袋。
钟离见达达利亚抬手还以为是要打自己,结果落在头顶的手掌很轻很温暖,舒服的让人想要沉溺其中。

时间过得很快,第七天的清晨,达达利亚醒来时发现钟离早已穿戴整齐,看起来似乎是准备出门,便出声问道:
“钟离先生,你这是要出去吗?”
“嗯。”钟离已经彻底恢复正常,语气也恢复了往日的平淡,似乎前几日的活泼可爱都只是一场幻梦,如今不过只是梦醒罢了。
“早点回来,我给你炖腌笃鲜。”达达利亚先前为了照顾钟离请了一周的假,如今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给钟离多做些好吃的,把人养的白白胖胖手感也会更好。
“好。”钟离微微颔首,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折回房间,出来时手里多了几个摩拉,还不待达达利亚询问什么便离开了屋子。
“哈啊……也不知道钟离先生是不是还记得前几天的事情。”达达利亚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喃喃自语,“其实也没事,就算他不记得了,我也会一直记得的。”
腌笃鲜要炖上好几个小时,达达利亚便索性设了个闹钟,在沙发上睡了一会儿。
等到“听书人”的旋律将达达利亚叫醒,钟离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查看腌笃鲜的情况,而在自己面前的桌上,放着一串鲜艳欲滴的糖葫芦。
看来情况似乎比我想的还要好。达达利亚笑看着在厨房忙碌的钟离,顺手拿起桌上的糖葫芦,剥开外衣后咬上一口。
熟悉的酸甜味道在唇齿间绽放,同那天下午的一样,从来都未曾改变。
end

6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