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岩王帝姬纪事

要素:大量自设背景,离:female_sign:,只写了想写的部分,存在不合理情节,ooc warning
了解并接受以上提示后请继续往下。

12 个赞

1

——我的孩子,达达利亚,你要前往名为璃月的国度,为璃月的君主,璃月的神明:传承的魔神,摩拉克斯,带去冰封之寒、雪原之风,送去我【冰之女皇】的问候——

作为使节的达达利亚在阶下单膝跪地,耳边是礼仪官冗长的唱词。

摩拉克斯,或者说本代岩王帝姬钟离开口与他对话,而他回答的同时抬头望向王座前伫立的君主。

那人一双上挑的凤目中烙印着极为独特的黄金之色,周身上下流转的皆是平静却带着非凡魄力的威严。

那远远的一瞥让达达利亚回忆起他在故乡雪原中仰望过的天星:遥远美丽,淡漠而耀眼。

2

至冬国执行官十一席公子达达利亚,出使璃月第一晚,睡得很不好。

醒来不过四更天,天色都还擦黑。

躺在床上好生无聊,他想出去练武。

早前就屏退了侍者的宫院里很是清净,达达利亚在昏暗的夜色下伸了个懒腰。

视线本是被他漫不经心地投向空中,达达利亚却为看到的事物浑身一震——璃月皇宫的上空竟然盘旋、游弋着一道像是巨大的龙一样的影子。

好奇心一下在他胸口燎燃起来。

无论在何地的传说中,龙都是神秘而强大的存在。

想和它交手。

达达利亚没多想,乘着那股兴奋就冲着巨龙之影的方向奔了出去。

——冰之女皇认为她年轻的白银利刃即使在入鞘时也必须不负其名,遂把本年度的璃月出使任务安排给了此前一直在硝烟和鲜血里打滚的达达利亚。

好吧,为了女皇陛下。

达达利亚,虽然骁勇善战,但实在不是什么头脑派。他出使前临时恶补璃月常识,脑子里塞进了太多内容就免不得忘掉了一些。很不幸,被忘掉的那部分还好巧不巧在璃月算是最重要的知识点。

因此他此时根本没想到,会出现在璃月皇宫中的龙究竟代表着什么。

达达利亚刚追到半路,空中那龙影就收敛了身形,落进一处宫室之中。

再往前达达利亚只用肉眼都能看到里三层外三层的侍卫。

有趣。

好不容易一路避过森严的守卫溜进重重把守的重地,只见水汽弥漫,室内却空无一人。

这里是个露天的温泉浴池……

难道那么多守卫就守个区区浴池?龙哪去了?

达达利亚转过身不信邪地环顾。

“呜哇!”

他尚在疑惑中就猛然被什么东西一下大力击飞,在那强到可怕的冲击力下以脸抢地。

被撂倒的达达利亚啧一声爬起回头:

袭击他的人一袭白衣,衣衫轻薄,水珠自她发丝和龙角上滚落,身上浮着浅浅的热气,像是刚刚出浴,一条麟甲流光、金绒蓬松的龙尾则在身后悠悠摇动着。

一对融金眸子看不出情绪,只是紧盯着达达利亚。

——完了,是摩拉克斯。

3

“你走吧,回去之后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就当做你从未来过这里。

“若被人知道擅闯此处,你一定会被就地诛杀。”

除了刚才给了达达利亚一下,摩拉克斯倒是没表现出动怒的样子,她似乎一眼就能看出年轻莽撞的使臣出现在这里不过是误闯。

达达利亚老老实实承意:

“多谢摩拉克斯大人愿意网开一面。”

“退下吧,方才你如何进来的,就如何出去。”

但达达利亚没头没脑地问出来一句:

“您在这里是做什么?”

摩拉克斯答得比他问得还利落:

“修炼。”

达达利亚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闪身离开。

第二天,钟离看着再度闯入的达达利亚无语凝噎。

达达利亚的表情天真又无辜,这样的表情再搭上那张稚气未脱的面孔很难真的叫人生得起气来。

“我是真的睡不着了。”

这倒是实话。公子睡眠本来就浅,在璃月的使节生活又与从前在至冬时大相径庭,以致于天光未明他就会醒来。

“也罢……吾给你种一个印,之后你再来找吾,就只有吾会发现你了。”

钟离侧过头,浅浅叹了口气。

4

达达利亚和岩王帝姬私下相处时表现出的态度若为人知,能让全璃月人民把他摁地上大骂何等僭越,可他俩竟真的一来二去地相熟起来了。

每日修炼结束化回人形,一睁眼就能看到背身等待的达达利亚。

她竟然也开始习惯了。年轻的帝姬勾出一抹笑,开口唤他。

达达利亚给她带来广袤雪原上清净而噬人的严寒,摩拉克斯将璃月的千年风月织成一段锦绣华梦送予他。

两人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兴头来了也会切磋一番。

如果对上的只是人形摩拉克斯,达达利亚还能从她手中讨到三分便宜;但……达达利亚真的打不过那条尾巴。

龙尾极具爆发力的肌肉上覆有锋利坚硬的鳞片,攻势凶猛又疾如雷电,伸缩自如如臂如指,简直就是心随意动的绝世兵器。

在达达利亚第不知道多少次被尾巴打翻后,摩拉克斯美目低垂拿袖子半掩着口,神色里写着抱歉:

“龙尾乃是属于摩拉克斯本源的力量,吾现在还未能收放自如……实在愧疚。

“吾还不够成熟……也因此至今未能登上帝位。”

摩拉克斯看起来是在……烦恼?

也许是诸多盛名加予其身,而初次见面时的岩王帝姬又太过气度非凡凌驾众生,达达利亚现在才第一次正视起这个事实——璃月的主宰者,传承的魔神摩拉克斯,还尚且只是少女姿态。

“待到龙角、龙尾消退之日,吾才得以成人、登基。”

一边说着,她修长的手指点上头顶那双枝桠般分叉、造型优美的龙角,从根部缓缓游移抚至末梢。

达达利亚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摩拉克斯羊脂玉般白皙指尖的动作,竟觉得有些莫名地心痒。

“那会是什么时候?”

“……”

摩拉克斯的表情一下变得凝重,一片阴翳覆住了她如画的眉眼。

“……不知。”

顿了一会,她又开口道:

“还有,吾名钟离,你不必时刻称吾摩拉克斯。”

5

钟离睁开双眼,她正置身于一个阴阳不分、晦暗不明的领域,就好似回到了天地未开的混沌之际。

恍惚间,钟离感觉到自上而下、仿佛由亘古绵延至今的一种冥冥的联结隐隐约约地萦绕上她的身体。

她平静地昂首,望向乌墨色的虚空,就像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一般开口,声音清越如金石:

“诸位。”

6

作为本代岩王帝姬,却尚且名不符实,钟离确实是焦急的。

论能力,她自然是无可挑剔。

但在登上帝位之前,她必须完成每一代的摩拉克斯都需要经历的“成人”。

明明诸事俱备,然仍欠一个契机。

一个跟钟离曾付出的百般努力相比简直微不足道,却偏偏最为重要的契机。

而现在,这个契机……似乎近在眼前了。

7

“达达利亚,过来。”

钟离和衣立在浴池里,一步一步划开涟漪趟至岸边。池水波光摇荡,迎出亭亭一朵出水芙蓉。

达达利亚便依言在岸上半跪下来,很乖巧地任钟离抚上他的脸侧。

总觉得今天的气氛有些微妙……

“之后吾要做的事……倘若你不喜欢,吾会停下。”

“你要做什……”

下一秒,极为柔软的触感便印在了他的额上。

“你讨厌吗,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认为钟离这话只有一半是在询问他。

细碎的吻渐次落在眉心、鼻尖、脸侧、唇角,如同霓裳花瓣轻柔地抚过。

钟离的笑声清似银铃,在他耳边轻轻回荡。

达达利亚半垂着眼和莞尔的钟离对视。

这副笑靥未免太过温柔。

他感觉自己快要溺死了。

“……不。”

达达利亚留意到,钟离头顶莹润如玉的一对龙角在渐渐虚化,于空气中消融了形状,化成烁金的光点,而后散去。

而他已经看习惯的钟离的轮廓,竟也在此刻透出几分陌生的成熟韵味来。

“你的角……”

“正是如此,达达利亚。从现在起,吾‘成人’了。”

钟离就在他眼前嗫声细语,吹气如兰,开合的红唇娇艳欲滴。

达达利亚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8

——达达利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钟离滚到床上的,总而言之现在已经滚完了。

温存时分闲来无事,钟离顺便给他上课。

“摩拉克斯被称为传承的魔神,却并非常规意义下的长生不老。

“吾等传承的是灵魂、力量、智慧,每一代实际上都是相互独立的个体。

“摩拉克斯只会自体繁殖,前一代死亡时会化成一颗岩卵,下一代就从中孵化。

“吾等在成长中逐渐褪去龙型,直至成为人之身。

“这就是魔神摩拉克斯当初的抉择——以人的姿态陪伴璃月一同成长。

“所谓成人,便是从作为摩拉克斯的自我认知中脱离,成为璃月的一个“人”、一份子、一个新的自己。”

这是一个形成独立自我的过程,需要每一代继承人去自行体悟。钟离此前就是在这个阶段不着门路。

钟离卧在达达利亚的腿上,达达利亚一边听着,空闲的手便摆弄起钟离的头发。他手指穿过那由乌黑渐变至丹霞色的纤长发丝,触感不可思议地柔滑细软,像掬着一捧水,不留点心抓着甚至会从指缝中直接流走。

“你可曾听懂,达达利亚?”

钟离仰头去找达达利亚眼瞳的焦点,此时一个轻盈的吻停留在她眼睫之上。

总之……璃月并不会对君主伴侣的人选多加限制对吧?

9

璃月纪年岩历3782年,本代岩王帝姬钟离正式成人登基,至冬国第一时间发来祝贺的同时也递来了联姻请求书,人选赫然是当时恰好在璃月出使的至冬使节。

时人曰:好巧哦,总觉得是故意的。

end

7 个赞

哈哈哈哈鸭鸭这算不算捡漏啊

凭本事攻略的老婆,怎么能叫捡漏呢 :de1:

好棒哦,喜欢这样的帝姬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