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把耳朵藏起来

我最近真的是馋完猫猫龙馋猫猫离

(/ω\)馋就算了还要动手霍霍一下。

预警:公钟二人都兽化了,极度ooc。

————————————

(1)

“钟离先生!你在吗?”达达利亚捧着一束霓裳花站在了钟离的房间外。

房间叮叮咚咚的响了一阵,似乎是主人把什么东西撞倒了。

“钟离先生!你怎么了?!”达达利亚心头一紧,刚要破门而入,门就开了一条小缝,钟离从门缝中探出了半张脸,“公子阁下,不用担心,我没事……”

见达达利亚要推开门,钟离忙道:“抱歉,我今日抱恙,不便见客……阁下请回吧。”

达达利亚愣愣的看着他,有点没反应过来,“哦,好……那,那需要帮你把白术医生叫来吗?”

钟离摇了摇头,“不必了,谢谢。”

“诶?钟离……先生?你头顶上是什么?”达达利亚眼尖的看到了钟离脑袋上的异物。

见自己藏不住了,钟离就将达达利亚拽进了屋内,而他头上的异物也完全暴露在了达达利亚的面前——是一双猫耳。

达达利亚呆呆的望着钟离,手中的花吧嗒一下掉在了地上,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钟……钟离先生,你这是……怎么回事?”

钟离摇了摇头,俯身捡起了花放在桌子上,尾巴在身后不安的摇晃着,“我不清楚,只是今日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样。”

达达利亚看了他几眼,有点担心:“钟离先生?那你的身体有没有不适啊?难不难受?”

听他这么说,钟离闭着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然后道:“并没有,只是这个尾巴我无法控制它。”

达达利亚松了口气,“不难受就行,先生这样也很好看的!”

钟离神色不变,但是那双毛茸茸的耳朵却违背了主人的心意骄傲的抖了抖,达达利亚瞄了两眼那看起来就手感极佳的耳朵,终于忍不住问道:“钟离先生……我,我能摸摸你的耳朵吗?”

间钟离没有反对,达达利亚将手放在钟离的耳朵上抚了一下,柔软的猫耳在他的手中抖了抖,乖顺的在他的手中蹭了蹭。果然跟他想象中的一样,那双猫耳确实手感极好。

rua够了的达达利亚松开了钟离的耳朵,心满意足的贴住了钟离的脸颊,“钟离先生,我好喜欢你啊。”

钟离压抑住想蹭达达利亚的动作,稍微有点不自在,“嗯,我也喜欢你……”

“对了!钟离先生!你应该还没吃饭吧?”达达利亚突然想起来什么,笑道,“既然变成猫了?那我去给你做极致一钓怎么样?”

钟离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耷拉了下去,他有点为难的道:“只是长出了猫的特性,并不算是变成了猫……”

达达利亚有点伤心,“好吧,那我去万民堂给你带吃的回来吧?”

钟离揉了揉他的头,算是给他吃了一颗糖,“不必,我们可以一起去。”

“诶?为什么?你不是不便见人吗?”达达利亚疑惑的看着他的耳朵和尾巴,“不行不行!这样的钟离先生我一个人看见就好了!别人不许看!”

钟离噗的笑了一下,“我总不可能一直呆在房间里吧,况且有你在,我也不用担心这副模样被人议论了。”

达达利亚还没明白他的意思,钟离就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达达利亚还没来得及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头顶一痒,也冒出了一双耳朵……身后还有一条狐狸尾巴。

钟离揉了揉达达利亚的耳朵,“嗯,手感的确不错。”

达达利亚将钟离环在了身前,不满的将他亲了好一会,顺便在他的脖子也啃了一个痕迹才放他出去。

钟离:果然应该把他变成温顺一点的动物的……

(2)

“呀!钟离先生?公子?你们怎么都长出耳朵了?”和荧一起路过万民堂前的派蒙问道。

听派蒙这么说,急着去冒险家协会提交委托的荧也注意到了他们二人,“嚯,兽耳play?真会玩啊……”

钟离疑惑的目光和达达利亚的微笑一起对着她的时候,荧突然意识到自己看一些奇奇怪怪的本子看昏头了……

“啊哈哈,我是说,那什么,你们……咳,是道具对吧……不是不是,是那个装饰物,对,装饰物对吧?”荧打着哈哈,暗自懊恼自己为什么会看到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本子,看就算了,怎么还舞到正主面前了。

钟离没理解她的意思,解释道:“不知为何,一觉醒来就成这样了,至于公子阁下……咳,是为了让我看起来不要那么突兀而幻化的。”

派蒙好奇的问道:“钟离先生可以帮别人幻化出耳朵吗?”

钟离喝了口茶,笑道:“你要试试吗?”

达达利亚也笑道,“对啊,你要试试吗?”

听着达达利亚口吻中赤裸裸的威胁,派蒙忙道:“不了不了,我看这样就很好了。”

荧和派蒙似乎有坐下来跟他们好好叙叙旧的打算,达达利亚突然提醒道:“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比如说你的委托还没提交哦。”

荧一拍脑壳,“啊对,我忘了,谢谢你的提醒!”说完,就拉着派蒙走了。

见她们二人离开了,达达利亚撑住脑袋望向钟离,“钟离先生?我那个提议怎么样?今天晚上要不要试试……”

钟离假借喝茶来挡住脸上的红晕,“你啊,真的是……”

达达利亚:无论是谁都别想打扰我跟先生的约会(ノ`⊿´)ノ

(3)

钟离蹭了蹭达达利亚,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晃来晃去,“阁下……”

达达利亚看了看桌上的酒,又看了看身上的钟离,“那个,钟离先生?你不会喝醉了吧?”

钟离疑惑的看着他,“嗯?”他眯着眼,脑袋在达达利亚的脸上蹭着。

达达利亚想了想别人是怎么撸猫的,小心翼翼的在他的头上揉了揉,钟离似乎很喜欢他这样,乖乖巧巧的眯着眼睛。

看他这样,达达利亚忍不住挠了挠他的耳根。见钟离反应不大,甚至还在自己的手上蹭了蹭,他将手挪到了钟离的尾巴边缘。

说实话,达达利亚想rua那毛茸茸的尾巴很久了,只是碍于钟离先生的威严一直不敢碰,刚才看到喝醉的先生,rua尾巴这个念头就再次冒了出来。

据说,猫咪都很抗拒被摸尾巴……

达达利亚揉着钟离的耳朵,手悄咪咪的揉了揉他的尾巴。

钟离在他的怀里抖了抖,一双金瞳愤怒的看着他,泄愤似的在他的脖子上啃了一口。

达达利亚松开了手,“啊哈哈,钟离先生?你醒了?”

钟离闭上了眼睛,平息着心情,他蹙着眉,“抱歉,刚刚我也不清楚为什么……”

达达利亚将他扑倒在床上,故作伤心道:“钟离先生,你刚刚好吓人啊……”

钟离愧疚的摸了摸他的脑袋,一句抱歉还没说出口,达达利亚就道:“既然如此,先生肯定要补偿我吧?我今天上午的那个提议怎么样?”

钟离无奈偏过头不去看他,达达利亚兴奋道:“先生这是默认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end.

16 个赞

好可愛阿,貓貓狐狐貼貼

猫猫太可爱啦,毛茸茸的小动物最好了

1 个赞

诶嘿嘿嘿鸭梨贴贴(‘▽’)♪

我永远喜欢猫猫离!!(嘶吼)

所以还是来了兽耳play呢嘿嘿

嘿嘿嘿这你得问我的脑子(/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