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年轻的母亲

因为还想拿头像
偶然翻到以前写的东西,看看要不要补吧

性转钟离!!且文章内就叫钟离!有养子魈!很雷很狗血,很雷很狗血,一见钟情烂俗梗,还是母亲,更烂俗!!

这么狗血的东西但我当时好快乐,怎么不写完可恶!!姑且就叫年轻的母亲吧(虽然也不年轻了

1

那时魈和达达利亚的关系还算不错,作为来自遥远至冬的交换生,达达利亚初到璃月高中便是吸引到了堪称过量的目光。

这位至冬的“高材”交换生,除去那响当当的名号,还有就是他那自身十足的“男人味”。虽说这般年岁大小的孩子根本没有这样离谱的东西,但这可是得到近全校半数女生公认下来的。

高挑、阳光、帅气爽朗的微笑,耀眼的橙发、像深潭一般夺人心魄的蓝眼。篮球场上的达达利亚风光无限,仅凭第一次出场的联谊赛便赚足了女生们的目光。

继承了来自至冬的狂放和挺拔,这个还未成年的小孩却已经显得十分成熟了。名极一时的达达利亚不仅成了年轻姑娘们青睐有加的恋爱对象,就连男生对他的实力也佩服的五体投地。而情书这种东西,即使是在一向含蓄的璃月港,对达达利亚来说也已经见惯不怪了,甚至几番下来还掺杂着不少小伙子们的怪东西。

“钟离姐。”魈轻轻推开房门,从里探出个脑袋。

被叫做钟离的女人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怎么了,魈。”她一脸慈爱,像极了家中的母亲。

“今天有你爱吃的杏仁豆腐哦。”

魈低低地嗯了一声,看不出来什么情绪。钟离保持着姿势耐心地等着他,过了小半会儿魈才含糊地说了句,“我可以邀请我的朋友来吗?”

钟离稍稍楞了会,随即才明白魈话里的意思,她有些激动地放下餐具擦了擦手朝魈的位置跑来,“怎么了?是要邀请朋友来家里做客吗?”

魈微不可闻地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好…好,当然可以了。”看得出来钟离很激动,话里也是不置可否的喜悦。她俯下身揉了揉魈的脑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当然了,我很乐意。”

魈是在一个大雪的隆冬被钟离发现的,那时他身边只有一只破败的面具,像是哄小孩子的玩具,连同着孩子一起被丢在了雪地里,等到钟离发现他的时候魈几乎已经冻僵,靠着花坛蜷成了小小的一团,连同呼出的气都是冰冷的。那个只有五六年纪的小孩,就这么孤零零地倒在深冬的夜里,等到钟离把人带回去时,他还昏迷着发着高烧。

而作为捡到这个意料之外的孩子的钟离,同情亦或是怜爱泛滥的本能让她自然而然地把自己代入了母亲的角色,而在征得魈的同意以及一系列复杂的程序后,两人不日也便办理了收养手续,自此,魈也真正成为了与钟离有着法律关系上的母子,即使他并没有称呼钟离为“母亲”。

钟离对此不甚在意,也无意苛求,只是唯一让他担忧的是——魈过于沉闷了。

不同于同龄孩子的开朗活泼,魈沉默寡言,甚至直白来讲他显得有些过于孤僻了,但与此同时的是,魈格外的机敏,天赋异禀的他甚至还未读上几年中学便连跳着到了璃月高中,考虑到小时候的经历以及现在年龄上的差距,钟离只觉得那是过去的心理阴影和天才所谓的怪癖,也不急着他的改变,只是耐心地陪着他成长,期待着或许某天他就能高兴地叫着她母亲,打开大门热情地向她介绍他的同龄朋友了呢?

而这一天来的特别的快,魈终于带来了他的朋友,钟离热情地做了一大桌的菜,甚至为对方不厌其烦地料理了生鲜。

“谢谢,钟离…小姐。”一句阿姨如鲠在喉,达达利亚是想不到的魈的母亲居然会这么的年轻…漂亮。他学着魈的样子称呼着这位年轻的母亲,有些艰难地扯了扯嘴角。

他难得的有些吞吞吐吐地落了座,魈虽然看不出明显的喜色但却也是尽职尽责地向两人介绍着彼此的关系。

啊,钟离。达达利亚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听他和钟离的相遇,以及某些随口的胡扯,看着魈墨绿的头发和钟离如黑墨一般倾泻的长发,心不在焉地想着两人陌生的关系。

钟离有多大了呢?有三十了吗?还是只有二十?老天,她看上去可真是年轻,为什么她要收养魈,她结婚了吗?有谈过恋爱吗?现在交往着男朋友吗?

这顿饭达达利亚吃得食不知味,低着头随意扒了几口便躲闪着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钟离,钟离只觉得是自己生疏于海鲜料理做得不甚合对方心意,有些抱歉地朝他微笑,两人目光相接之时达达利亚只觉得面红心跳,埋下头又随意扒了几口菜来掩饰自己的生涩。

“魈。”达达利亚小声地叫了叫对方,此时两人已经吃罢晚饭,留着在魈的房间准备打电动,钟离依旧在厨房里忙碌着洗刷收拾,丝毫不会想到两人此时谈论的话题绕在了自己身上。

“钟离…小姐”,达达利亚斟酌着用词,“是你的妈妈吗?”

“名义上,是的。”魈肯定地回答,有些好奇他问这个干什么,“我不是介绍过了吗?”

“哦,没什么。”达达利亚哈哈地干笑两声,该怎么解释他其实饭桌上一句话也没听下去呢,“呃,我只是想说,她可真是够年轻的,对吧?”

“嗯…”魈有些闷闷地回答,借着这个话题,达达利亚顺藤摸瓜地往下,“虽然有些失礼,但是钟…你母亲现在多大了啊?”

“快三十了吧。”魈一五一十的回答,说完又有些警惕地眯起了眼睛,“只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

“啊…”达达利亚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不能直说我好像有点喜欢上你妈了吧,于是尴尬地僵在原地,好在钟离此时敲响了房门化解了这场危机。

“需要点餐后小水果吗?”钟离大方得体的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挽起了头发在脑后简单地盘了个结,些许发丝随着她的动作垂在胸口,俯身的姿势让达达利亚有些不忍直视地看着钟离胸前稍露的白花花的两股。

“谢,谢谢!”飞速地接过果盘,达达利亚觉得自己又开始结巴了。希望钟离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他关上门目送着对方远去,有些心有余悸地大口呼吸,他现在万分庆幸的是他背对着魈,不然这幅模样今晚恐怕是得有血光之灾。

“你好像很紧张?”魈有些不解地看着达达利亚,伸手接过对方手里的果盘,“是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有!”达达利亚答的迅速且果断,“我只是,有些不太习惯。”

他随口扯了个谎,“我家里父母一向很严肃。”

“呃,你知道的,我家家教很严的,根本不会有这种,嗯,你母亲这样的…”

“大概你理解吧?”达达利亚有些心虚地眨了眨眼,魈虽然有些困惑,但好像又有些理解,想了想也便没有深究这件事了。

达达利亚长舒一口气,有些心不在焉地瞟向房门口,像是期待着钟离再一次推门而入。

“谢谢你钟离小姐,我今晚过的十分愉快。”临近九点,达达利亚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钟离作为屋主人和魈一同把他送出了院子,连带着一些小礼物。

“我也很开心,希望你和魈能成为好朋友。”

钟离说这话时是笑着的,屋后透出的灯光打在她身后给她渲染了一圈橘黄的暖调,她摸了摸达达利亚的脑袋像是一位正正经经的年长者,虽然她的确就是,但这样美好的假象和钟离的脸让达达利亚始终不能相信,直到现在他脑子里都还是钟离先前吃饭时蛊人的微笑,以及那白花花的胸。

察觉到自己思绪的跑偏,达达利亚有些害羞地点了点头,虽然一旁的魈眼神又开始古怪,但他还是打着包票说他一定能成为魈的好哥们。

带着这个温暖的笑容,达达利亚几乎是飘着回了家,一路上脚步都不知道轻快了多少。钟离送他的礼物是个天蓝色的小鲸鱼摆件,达达利亚爱惜得甚至觉得这东西能陪他到入土。

“嘿,魈。”达达利亚勾住了魈的脖子,稍高的体型优势能让他几乎把魈整个人脑袋都圈起来,“你说钟离小姐知道我们干的事吗?”他细细地把“钟离小姐”这四个字故意拉长,像是这样就能多在嘴里品味一番。

“不知道。”魈有些厌烦地拍开了对方的手,和达达利亚保持着不小的距离,“也不需要知道。”

他有些威胁似地看着对方,“你知道后果的。”

达达利亚有些无奈地举起双手摆了个投降的姿势,“好,好,亲爱的乖小孩。”

不置可否的是两人的关系还是朋友,但却是十分古怪的朋友。在学校里热情开朗的达达利亚和冷漠孤僻的魈,两人八竿子打不着的性格看起来就是不容水火,旁人甚至想都不会想。以至于当两人真真正正的站在一起时任何人都会惊觉是不是还在做梦。

直到身上不容忽视的痛给了他们最明确的回答,“你…你们给我等着!”

达达利亚朝地上又给了两脚,蹲下身坏笑着说“好”,那人连忙捂着肚子嘶嘶抽气,闭了嘴不敢再说一句。

“作为封口费你可得请我大吃一顿啊。”

这话明显是说给魈听的,和第一次一模一样,无可奈何的魈本想着敷衍着把人打发走,但却不想这人真有那么厚的脸皮跟到了家里,还意外地促成了他和钟离的相识,以至于之后达达利亚隔三差五便要在他面前提上这么一嘴。

“我只是想再尝尝你妈妈的腌笃鲜而已。”达达利亚抢先一步回答,说得一脸情真意切,“真的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璃月菜呢。”

达达利亚眨眨眼睛,无光的眼神意外地透出点期待,魈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作为这个疯子的“封口费”,他算是真没法拒绝。

2

“钟离姐。”

魈带着达达利亚如愿以偿地回了家,准确来说是达达利亚的如愿以偿。但这次房间却是罕见地没了人。

“钟离姐?”魈朝空荡荡的屋子再喊了一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指针已经是七点多了,照常理钟离应该已经回了家,怕不是路上有什么事耽误了,他有些失落,还是达达利亚眼尖地看见了对方放在桌上的留言条。

达达利亚拿起留言招呼着魈,“好像是加班,可能要晚点回来,说是让你出去吃。”

比魈更失落的是达达利亚,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来一趟,结果想见的人却不在,他挥挥手准备离开,只是让魈记得还欠他一顿饭。

但事实证明两人确实是有缘的,达达利亚暗自开心。当他眼尖地看向路边一个抱着垃圾桶呕吐的女人的时候,他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钟离!”达达利亚大声地朝对方招呼,钟离像是没听到一般头也不抬,等到达达利亚凑近时才闻到了对方身上过量的酒气。

“钟离小姐?”沾满酒气扶着垃圾桶呕吐的钟离着实算不上雅观,但达达利亚却惊喜于这天赐一般的相遇。

他顺着钟离的背轻拍想让对方好过一些,等到钟离终于回过神来时才勉强认清了他。

“啊,达达利亚。”

她的声音有些小,精疲力尽地,达达利亚扶着钟离的腰才把人勉强带起,对一个几乎快失去意识的人来说这点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还认出了达达利亚。

“怎么喝了这么多?要去椅子上歇歇吗?”

达达利亚好心地半搂着对方移向路边的公共座椅,天知道他现在有多开心,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简直是天赐良机,但另一方面对于钟离这样不设防的喝酒他又有些生气。

人果然就是矛盾产生的纠集体,但当达达利亚再次看着钟离难受的脸之后什么想法都抛之云霄了。

“呃,你这是喝了多少?”

直到坐上椅子钟离还是一副要倒不倒的样,达达利亚撑起一边的肩膀好让钟离把头靠在上面,好在他和钟离身高不算太差,虽然现在还要稍矮对方,但让钟离稍微靠靠还是没问题的。

“钟离小姐?钟离?”

达达利亚试着再叫了几声,他现在不好转头,肩膀上暖呼呼的脑袋和头发磨蹭的他心里发痒,生怕一个转头钟离就滑了下去,但奈何几声下去都没个回应,达达利亚有些不放心地摇了摇身旁的人,直到对方顺着肩膀挂在达达利亚身上时他才发现钟离早就睡着了。

是喝太多了吗?

25 个赞

更新呢太太:sob::sob::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