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任务报告书

是缠妈点的前怪盗大学生达×战损退休秘密警察阿sir离的恋爱小话。
设定姑且是↑,但海鲜要素远大于怪盗和警察要素。
虽然迟到了一些,还是祝大家中秋快乐!!!



*

什么?你问钟离先生啊……

嗯……他嘛,就像万民堂里的香菱特制超辣绝云咻咻水煮鱼,越吃越香,但确实是……很辣嘴。

           ——提瓦特知名前怪盗·璃大不知名大三留学生·达达利亚



*

但要是问钟离老师,他自己愿不愿意当鱼,那答案一定是:绝不。

璃大知名客座教授·璃月警局不知名神秘顾问·钟离生平最不喜欢的三样东西:有头没尾的悬案、不写作业的学生,还有黏滑蠕动的水产。

“——我回来啦!”

家门一开,姜黄色头发的小青年笑眯眯地走进来,把购物袋往桌上一搁:

“今天菜市场减价,买了好多新鲜吃的!”

沙发上的钟离直直腰,遥控器拿起来又放下,他关掉电视上血糊糊的罪案纪录片,探头往客厅看了一眼。

……一股味儿。

当年落在他头上,至今没有结果的璃大校园怪盗案主角,如今不再热衷于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不爱写作业的大三留学生,偶尔来蹭一节他的民事公开课。当他拎着一袋子食物进来,里头却透出藏不住的海鲜腥味时——

简直是五毒俱全。

钟离皱皱鼻子,走过去打开冰箱,给新菜腾出地方,盯着达达利亚开炉灶的侧脸看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

“那是什么?”

“啊!给你买了香菱特制水煮鱼外带,太辣了对胃不好的,只能吃半份。”

“…………我说的是章鱼。”

达达利亚一听,顿时心虚似地,拿手抹了一把鼻子:“我买来自己吃的!”

“那我不要看见它。”

“你可以不看的嘛!”

确实,钟离想。但只要想到他跟这些海鲜共处一室……他就会想起很多事来。

“我不看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切碎了,偷偷放进我的食物里。”

他那样一本正经地闹起小脾气,看得达达利亚一时无语,顿了一顿,才大笑起来:

“说得好像我总是给你下毒似的……!”

“但你有前科。”

锅烧热了,但洗好的炒勺还在水池里搁着。达达利亚伸出手,接了钟离递过来的勺子和油:

“金盆洗手,绝不再犯。”

说完,在他的老师脸颊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至于钟离念念不忘的前科,是早在他们交往之前发生的事。

当时璃月大学名号响彻提瓦特的“冰雪怪盗”仍在活动,平均每两周发一封邀请函,总能轻而易举又无比张扬地吸走全城人的注意力。而那时的钟离,也才刚刚习惯赋闲人民教师的新身份——

来到璃月大学追查怪盗这事,是他自请的。先前,他在一场艰巨的秘密行动中受了重伤,躺在医院里想了三个月,结论是:他觉得很累,恐怕未来也无法胜任太紧张的任务,是时候该退居二线,做一些轻松的活了。

尽管他还很年轻,要再等几个月才过三十岁生日。

在璃月大学,他遇到了喜欢他的学生们,和喜欢他的“学生”。

这样平静又颇有趣味的日子里,追查怪盗的任务,倒成了一种让他保持思考的调剂。他几乎沉浸在这样的日常中时,不知是刻意还是凑巧,他还是遇上了性质恶劣的犯罪团伙。

跟那些人比起来,“冰雪怪盗”不过是喜欢引人注目的小孩儿罢了。

怪盗被卷入爆炸事件,在火光中消失,一星期生死未卜。而他拼死追击,将犯罪团伙围剿,而后将自己关在家里,生了一场大病。有好几个瞬间,曾经的精英警察还以为自己要这样不明不白地,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送命了。

但昏昏沉沉之中,钟离还是听见:有人急切地敲他的门,连敲了一阵不见应,干脆撬开他家的门锁,将他抱起来塞进救护车,一路冲到医院去。

他好不容易缓过来点,能下床走动走动的第二天,救他的人——也是那个喜欢他的“学生”,自己提了一罐子自己熬的粥来看他。男孩子比平日里沉默许多,脸色也差了许多,没说什么话,坐了一小会儿,就起身离开了。

钟离打开他送来的粥罐子,很慢很慢地一勺一勺吃得干干净净,最后拿起手机,想了一会儿,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你这孩子,居然给我下毒。

对面维持了好一会儿“输入中”的状态,最后贴了一个挠头讪笑的表情:

——富含蛋白质,还有维生素哦。

他出院前一天,“冰雪怪盗”发出了最后一封邀请函。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怪盗发表了终止活动的宣言,并邀请全城的人来看一场焰火表演。表演的场地多得塞不进邀请函,涵盖了半个提瓦特,规模史无前例的大,因为他宣称,将“冰雪怪盗”这个身份得到的所有资助和收入投进去了一半,而另一半,已经全部捐给了提瓦特各地的慈善机构。

没有人理解他为什么突然不干了,就像没有人理解钟离为什么年纪轻轻就选择离开一线。

和提瓦特的所有人一样,那天夜里,钟离坐在病房的床上,拉开窗帘,关掉灯光,等待表演开场。

整点一到,七彩的烟花升上天际,将提瓦特的上空照得比白昼更加绚烂,也创造出了足以掩盖一切隐秘心思和悄声行动的噪音。

有人悄悄摸进来,从背后搂住他的脖子。不是他熟悉的那种,要将他毙命的锁喉,而是某种他不曾体验过,也不甚了解的温存。年轻人脸侧的绒毛贴在他脸上,小心翼翼地蹭着他,像在撒娇一样。

“先生,”达达利亚喊了一声,“钟离。”

“嗯。”

他点点头,从鼻子里应道。

“……可以原谅我吗?”

钟离眨眨眼,一时间不知道,他是为之前在他的粥里放了章鱼碎,给他“下毒”而道歉,还是在为曾经的身份,和给他带来的那些麻烦道歉。

说也奇怪,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就是“冰雪怪盗”,但钟离就是觉得毫不意外。

可是,他能怪达达利亚什么呢?按照璃月刑法,他做的那些事甚至无法量刑,充其量是影响力太大的表演秀罢了。他确实是个小坏蛋,但这个小坏蛋,似乎是很懂事的——不愿让爱他的人伤心。

焰火那样喧闹,但耳语却都能听得真切。

“我没有怪过你。跟怪盗打交道的那些日子,我过得很充实,也很开心,”钟离转过头,捂住年轻人一边耳朵,轻声道,“就是下次,不要做让我担心的事了。”

达达利亚听了一愣,苦笑:“这话应该是我说,怎么反倒被你抢先了……”

钟离想了想,歪歪头:“因为我是你的老师?”

达达利亚抿抿嘴唇,没想好怎么回答。他撑着床垫,一跃落到钟离身边,手缠住他,十指交握,毛茸茸的脑袋在钟离肩膀上拱了两下,头发拂过皮肤,有点痒痒的。

“我喜欢被人关注……但我更想你一直看着我。”

年轻人说,眼睛里有烟火的五颜六色。

而他总是会被年轻人孤注一掷,赌上全部的样子打动的。

烟火秀结束的瞬间,他们在漆黑的房间里交换第一个吻。

表演落幕,达达利亚在黑暗中把他抱得很紧很紧,而他手里好像攥住了一颗滚烫的心脏,血肉在他手中跳动,在他身体里跳动,带着一点青涩,和一点新生的怯懦。

他听到达达利亚对他说:以后,你不是阿sir,我也不是怪盗了,你就只做我的钟离,好不好?

年纪大的人,世间什么阴暗面没见过,心里明知这都是些孩子话,却还是不由得点了点头:

“……好。”


在这个小小的,暖洋洋的二居室里,经常出现的矛盾至多不过两种:一是饭菜里切碎的海鲜,二是前警局精英常看的,各种血淋漓的猎奇纪录片。

吃过了达达利亚做的晚饭,就是每周五晚上的电影之夜。钟离挑了一部讲食人族的纪录片,达达利亚给自己倒好了啤酒,又给钟离煮一壶茶,干脆往沙发上一横,躺到恋人腿上,美其名曰:这样要是有少儿不宜的画面出现,好老师就能帮我捂眼睛啦。

片子对达达利亚来说有点沉闷迟缓,钟离却总是看得仔细,甚至有时还要记点笔记。

这样刚好。这样,他就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盯着钟离看,却不被发现了。

可谁知道,他的恋人垂着眼睛,一边玩他的手指,一边看他的眼睛:

“……达达利亚。”

“嗯?”

“你是不是又给我下毒了?”

“诶?”

“从实招来,今晚的汤里是不是有碎章鱼。”

达达利亚噌地坐直身体:“你哪里难受?”

钟离看他这样,觉得有些好笑,摸着他的胳膊把他往下拽,坦诚道:

“别紧张,我就是突然想起,刚才好像不小心吃下去了……”

达达利亚看了他一会儿,失笑。虽然比他大了好些岁数,但他的恋人,有时候就像是被妈妈塞了蔬菜进饺子里,不小心吃了下去才回过劲来要闹的小朋友似的。

“我买的应该都是很新鲜的,应该不会吃得肚子难受才对……”

他碎碎念着,还是去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顺便拎出切剩下的半根章鱼脚,酱也没蘸就塞进了嘴里。

“哇——超新鲜的好吗,早知道多买几根了!好吃好吃……”

他开开心心嚼了半天,回头一看,钟离眯着眼睛,脸黑黑的。

“……你是故意的吧。”

“啊!没有没有!完全没有哦!”

达达利亚嘿嘿一笑,又跑回来躺到钟离腿上,手腕一圈一圈地绕他的长发,语气也比方才软和:

“我总担心先生缺了营养,身体会不好,才老想着给你加点佐料补一补的嘛,你可不许怪我。”

他这样撒娇服软,温柔又诚挚,钟离哪里还气得起来——更何况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久了,早就对章鱼碎没什么排斥心理,反而嚼起来脆生生的,还有点好吃。

“我想跟先生长长久久,所以保护你的健康,责任最大的就是我啦。”

他嘿嘿一笑,一分奸计得逞,九分单纯可爱。他每次这样笑,钟离心都能软了一截,什么计较他偷换概念,批评他屡教不改,通通都拿不起劲儿来。

只好伸手刮刮小孩鼻子:“你要是再惹我生气——”

“再惹你生气?”

钟离一抬眼,看见正在播放的食人族史料,灵机一动:

“再惹我生气,就吃了你补补。你这样的年轻人,吃了一定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达达利亚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好啊。”

他坐起身,反把钟离圈进怀里,把脸蛋送到他嘴边:

“吃吧,但是每次只能吃一口哦。”

钟离挑眉:“为什么?”

“因为你要吃一辈子,一口气吃太多的话,到后面就不够吃啦。”



《一封不会寄出的任务报告》

……前略,我查明了“冰雪怪盗”的真身。

只是,在我可以逮捕他之前,他就已经从我这里,偷走了重要的东西。

我无法控诉,也不能要回;而他更是不打算还给我,实在让我困扰。

我想,身为怪盗的那孩子,如果在他的表演生涯里,真的偷走过什么东西,那就是这一次吧。

法律不能制裁他,但爱情可以。

他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地将我的心拿走;而我亦可以用喜爱,给他以无尽头的制裁。

总结:任务失败,但或许也算是……成功了。

END


是之前跟缠妈口嗨的怪盗×老师!写作怪盗老师,读作昨日的美食(……

还有好多支线小故事没有写到,比如老师是怎么找到小孩的藏身处的呢,是因为小孩总给他点外卖,点到最后都是手作料理假装外卖,刚好那天给老师塞了煮鸡蛋,又刚好那天的煮鸡蛋黄有神秘的(岩元素)花纹,再刚好那家农场的鸡,因为生出神秘花纹的鸡蛋上了电视新闻,于是精英警察老师就这么顺藤摸瓜,找到了小孩的基地……(好怪

35 个赞

连章鱼碎都能面不改色吃下去了,明明是偷心大盗。

1 个赞

侦探和怪盗好香好香w是火水老师的美味饭饭
小支线或许可以番外 :da:

1 个赞

火水老师!我的卡密

反而嚼起来脆生生的,还有点好吃。
——好像在形容男大学生的口感哈哈哈哈

5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