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Meeting Point(番外)

体委鸭X班长离
【阿贾克斯】X【摩拉克斯】(游戏)

(标准开头?)
番外篇,一话概括小情侣甜蜜蜜的未来+填补一些挖下的坑

•本篇魈空/枭羽出没。枭羽浓度不高就不打tag了

达达利亚:伙伴,我的幸福靠你了啊,加油伙伴!拿下那个小绿毛

———
秋季的校园内,篮球场里依旧挤满了人,那位身着31号球服的少年的表现还是如此令人挪不开眼。
只见球场上,达达利亚接过队友传来的球后运球过跨,闪身躲过敌方扑袭,一个漂亮的转身,踮起脚来双手一托,又是一个漂亮的三分球落框。一声响亮的哨声宣布了比赛的结束,六班又以绝对性的优势赢得了这次比赛。达达利亚还没来得及擦汗,就连忙四处张望,发现目标后他又笑着走进人群。“抱歉,借过一下”达达利亚说着,迅速往篮球场外走去,引得女生们纷纷回头,好奇的偷看向他所走去的方向。
“达达利亚怎么还出去了?”女生A偷偷凑向身旁好朋友的耳朵。

“不知道啊,他以前不是直接在场内休息的吗?”朋友摇了摇头,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噢…外面好像有个人?”

篮球场外,不远处的某片树荫下。另一位少年身上背着跨肩包,手中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静静的在阴凉处看书。

“钟离——!”达达利亚笑着朝他招手,大步跑了过来。听见爱人的呼唤,钟离将书一合,笑着看向达达利亚,“比赛赢了?”

达达利亚哼哼的笑着,走近钟离身边,双手叉起腰来,一副得意洋洋发表情“那当然,差距拉的几十分呢,也不看我是谁,我可是不断变强的达达利亚!”
“辛苦了,擦擦汗。”钟离说着,手拿着毛巾将达达利亚脖子上的汗珠擦去,达达利亚听话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只乖巧的大狗狗一样。
钟离给达达利亚擦完汗,将毛巾折叠放在一旁,正打算从包里拿出矿泉水,但随后钟离就被达达利亚抓住了手,达达利亚将钟离的手移到自己的脸上,带有明显笑意的蓝色眸子,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爱人,片刻,达达利亚又迅速凑身,在对方侧脸上留下了一个吻。“唔……”钟离轻声哼了一句,无奈的看着胡作非为的达达利亚,打量的四周后压低声音说道,“小心点为好,这里是学校。”
达达利亚不满的哼哼的一声,要不是知道背后还有人看着,达达利亚绝对不会只吻对方的侧脸。两人早在重新确定关系的第一周就约定过,在学校里举动不能太过分。但是谁又能忍受爱人在自己眼前却不能抱着亲亲的这种痛苦呢?
达达利亚想,反正悄悄亲一口,也不会被发现的吧。

但是,后面的偷看的女生们炸了。
虽然达达利亚挡住了钟离,从篮球场望过来根本看不见钟离的脸。但光是两人刚刚凑身贴近的这一举动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更何况,篮球场上的哪一位同学不知道,达达利亚从来都是自己带毛巾的呢?
新的八卦又传出来了,大家说,达达利亚和某男子行为举止亲密,疑似情侣关系。

对于达达利亚而言,这样的绯闻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当课间散兵把这一消息告诉给达达利亚,并嘲笑对方又欠了什么桃花债时,这次达达利亚却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很明显吗…?”

“蛤?”散兵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反应这句话的信息量到底有多大,达达利亚就起身离开座位走向教室外的走廊。
此刻钟离正在走廊上背书。达达利亚没有发出声响,慢慢靠在对方身旁,双手撑着栏杆望向天边。钟离余光见达达利亚出来站到了自己身旁,脸上不经挂起几分笑意。两人没有说话,默默的靠着栏杆。
追出来的散兵看到这一幕恍然大悟,脸上的表情复杂万分。
呵,男酮。

又是课间,散兵问道
“我说,你什么时候和钟离搞在一起去了,还有你游戏里不是有老婆了吗?”

“嗯…这事解释起来有点麻烦”达达利亚双手一摊,低下头看着散兵,顿住了一会又恶劣的笑道,“算了,反正你是寡狗你也不懂。”

“?”

两人险些又掐起来,还好有班长在场及时把正要扭打在一起的达达利亚和散兵拉开,看着面对着钟离阳光微笑,转头对着自己不屑一笑的达达利亚,散兵真的没忍住上去给他一拳的冲动。

“我去你…”达达利亚正准备要扬起拳头
“达达利亚。”钟离小声斥道,皱着眉摇了摇头,示意对方不能动手。达达利亚马上听话的放下了拳头,抱着手满是一副不爽的模样看着散兵。
狂归狂,看了达达利亚还是个老婆奴啊。看到这一举动后,散兵更加肆意的嘲笑着达达利亚。

不过,听说后来钟离去给每位家长通知事情后,散兵同学被母亲雷电影罚吃了两周从家里带来的盒饭。

慢慢的,达达利亚和钟离在一起的这个消息好像班上的每个人都知道了。虽然散兵确实是有故意提起过他们两个的关系,但其实大家都能看得出来从一开学起,体委和班长的相处氛围和以前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大旋转。
以前达达利亚和钟离虽是同桌但总是各做各的事,就算看到他们聊天也不过三句,而且每次都是达达利亚先语塞闭嘴。现在达达利亚恨不得全天扒在钟离身上,不仅话多了,还常常对着钟离笑。甚至附近同学都有注意过,达达利亚上课总是撑着头看着钟离,又会被钟离提醒后笑着转回头看向黑板。
这恋爱的粉红泡泡快把教室给淹了。

“所以,达达利亚,你真的和钟离在一起了?”班里的几个女生满脸期待的问道。

达达利亚短促的啊了一声,看了看旁边的钟离。对方抱着手,同样也在看着他,表情仍是那副平静的模样,那金色的眸子看着他,好像在默许他说出去一样。

“嗯……要不你们猜?”达达利亚笑道。

“说嘛说嘛!!卖关子可不好!”

达达利亚笑着摊出手,“哈哈,怎么说呢……嗯,情况确实是你们想的那样。”钟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两人还顺势拉上了手,十指相扣的那种。

整个六班都炸了,今晚是班里cp粉痛哭我的cp是真的之夜,是失恋女孩泪转cp粉之夜。也是散兵正式带领六班各位连夜爬上崆峒山之夜。
不过在达达利亚和各位的约定下,他们两个在一起了的这个消息也没有传的特别广。

但如果要说高一下学期发生了什么震惊全校的大事,那大家都会和你说起一件事。
年级第一的钟离,平时考试基本分数900分科的可怕人物,分科要选文科。

“钟离啊…你真的不考虑了吗?”老师们将钟离喊去办公室一遍一遍的苦口婆心的劝着。

“谢谢老师们的教导,我此番心意已决,未曾动摇。我自幼志向在文,已经慎重考虑并和父母说明,且以我自身状况来看,即使文科分数线高理科百分又余,我也能上到最好的大学,并无不妥。”钟离慢慢说道。看着一番话下来被说的哑口无言的老师,钟离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老师只能无奈的让钟离离开办公室,钟离刚跨出办公室的门,转头就能看见在一旁等候的达达利亚。
“怎么样,他们没有难为你吧?”达达利亚抓上钟离的手焦急的问道。

“大抵不算……”钟离看着达达利亚,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微微皱眉道,“达达利亚,我也许是真的嘴拙吧…”

“?”达达利亚缓缓扣出来一个问号,拉着钟离的小手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如果说钟离嘴拙,那么大家都是哑巴了。

“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总是词不达意,包括之前与你相处也是…很多话传递出来的意思其实并不是我本意。”

达达利亚不自觉想起了之前自己对钟离的种种误解刁钻,那种想穿越回过去给自己一巴掌的心情又一次涌了上来。
如何穿越时空,在线等,挺急的。

达达利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两根呆毛都往下垂了的钟离又十分焦急,情急之下达达利亚张开了大大的怀抱,抱住了对方。

有时候,不用言语,爱意会从别的地方偷偷钻出来。
达达利亚在班上总想着逗逗钟离,比如在自习课上立起一本书,达达利亚拍了拍对方小声说道,“钟离,你快来看这道题”等到钟离把头低下凑过来时,又措不及防的亲上对方的唇。时间很短,亲完后又傻兮兮的对着钟离笑。钟离抹抹嘴唇,满脸无奈的看着达达利亚。任由他闹也不是办法,钟离盘算着,在课间拿着一本书达达利亚身旁。
“达达利亚,看这里。”钟离说
“啊,什么?”达达利亚刚伸出脖子探头,就猛的被俯身下来的钟离亲到嘴唇,达达利亚懵在原地,没过三秒,脸红成了个桃子。
“啊啊,先生你真的是……过分,真的太过分了!”达达利亚整张脸埋在桌子上,左手还不停锤着桌。
钟离默默的在一旁笑着,没有说什么。

虽然钟离早就确定了要学文科,理科也丝毫没有落下,在钟离又一次拿到物理满分后,达达利亚看着自己与钟离成绩单相差甚远的分数陷入了沉思。后来,达达利亚就下定了决心,自己必须要更强,强到足够站在钟离身边,要能攀到高处才能看到未来。

那是属于他和钟离一起的未来。

不知从何日起,两人的课后氛围就变成了一起刷题,有爱人陪伴在身旁的感觉无比令人安心,刷起题来也更加得心应手。有了钟离的爱情辅导和自己的不断努力,达达利亚的排名也在不断往上升,一百名,五十名,甚至上次考试还差点挤进了前十名。
写题写累了,就扔下笔,直接靠在爱人的肩上索求个贴贴,贴完也就满血复活继续与数学题斗智斗勇。

可谓是学习与老婆兼备,鸭生赢家。

———
高二分班了,钟离毫无疑问的在一班,文尖班,而达达利亚也终于如愿进了二班理尖班,虽然隔了一个班级,但这丝毫并不影响达达利亚找钟离贴贴。
但,刚入学的高一新生,魈,会影响达达利亚找钟离贴贴。魈因为独特的,犹如仙人般高冷气质,短短几周便在学校出了名。特别是大家直到魈是钟离的表弟后,对魈的关注度更高了。
每次达达利亚和钟离站在一起总有种背后发冷的感觉,回头一看又什么也发现不了。直觉告诉达达利亚,如果他现在敢碰钟离一下,自己马上就会和钟离的表弟,魈,在这打一架。为此达达利亚一直萎靡不振,闷闷不乐。就连去干饭的热情都少了几分。

从高二开始,学校就要求学生就强制性要求住校了。分到室友都很有趣而且大家相处的十分和谐友爱。一对关系很好的义兄弟,每天的日常就是吵架拌嘴,达达利亚只求在高三毕业前他俩打架别把寝室拆了就行。一个比较沉默寡言但会讲科学笑话的画画大佬,听说他就是那位被钟离甩下五十分的年级第二。还有一个黄色头发留着长发的少年,看着十分温柔阳光,只不过会在游戏抽卡歪了的时候口吐芬芳,据达达利亚所描述,那位骂起人来是真的可以把一个大老爷们骂哭。

达达利亚看着那位黄发少年,隐约想起来点什么。

—“魈…才初三吧,生活上有什么烦恼吗?”

—“之前魈曾和我说过,与一位黄发黄眼的少年有着一面之缘,从此念念不忘。”

—“噢,懂了,魈有喜欢的人了?”

—“我想是如此。”

达达利亚若有所思。

黄发少年名为空,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妹妹。空平时阳光温柔好相处,和寝室里的人混熟后也暴露了他一点小顽皮的属性,空和达达利亚在多种方面很聊的来,尤其是关于家人。他们两个对于弟弟妹妹宠上天的态度可谓一模一样,不像隔壁蒙德兄弟天天吵架。久而久之两人就成了朋友,虽然有些时候达达利亚确实嘴欠,又加上喜欢打斗,多次邀请空单挑,不过空的实力也并不弱,与达达利亚在别的体育方面几乎打成平手,也就只有篮球比不过天生高人一截的达达利亚。

又是一天比赛对决,今天空倒是赢了达达利亚。“哈,表现不错嘛。”达达利亚即使输了也还是依旧笑嘻嘻的说道
“说好了昂,输的请吃饭。”空得意的哼着,也不是因为喜欢白嫖,而是因为他的饭卡不知为何绑定不上银行卡,这几天都在挨个找人蹭饭。

“对了伙伴,你认识魈吗?”

“你是说高一那个新生吗,没见过但是有听过他名字。”空疑惑的问,“怎么突然说这个?”

达达利亚打着一副纯良无害的笑容忽悠道,“哈哈,没什么。”说完,达达利亚就转移了话题。

鸭鸭坏心思多的很,无辜的空丝毫不知道每天挂着微笑的达达利亚算盘里在捣鼓什么。

“你的室友,空?”钟离听达达利亚一番描述后重复道。
“嗯,黄色头发而且也是黄色眼睛,挺像魈所说的那个人的。”

钟离环抱着手做出一副思索状,凑近达达利亚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达达利亚听了后高兴的直拍手,“好,就这么办!”又笑着看向钟离,“先生没想到你坏心思比我还多啊。”

“嗯?”钟离又装傻似的摇摇头,“我刚刚有说什么吗?”
达达利亚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往钟离额头上亲去,“没有,什么都没有。”

……

“你说今天就请我吃饭!真的?你不和你小男朋友吃饭去了?”被达达利亚拖着去吃晚饭的空有些莫名其妙。“昨天不是我输了嘛,愿赌服输,请你吃顿饭。”达达利亚没有给空反应时间,直奔食堂。
有饭吃,空当然是很乐意。达达利亚带着空去食堂四楼排队,四处张望着,看到熟悉的身影,远远比了个手势,两人站在食堂餐厅排队处,达达利亚突然大叫道,
“哎哟,伙伴,我突然肚子痛,你先排着,我上个厕所就来。”达达利亚说罢夸张的捂了一下肚子,一溜烟跑了。
达达利亚跑的快的连人影都没留下,丝毫看不出哪里肚子疼。空正疑惑时,阿姨已经热情的问道,“你要吃什么同学,都是十块钱,往那边刷卡哈!”
空暗叫不妙,合计着自己还被达达利亚跑单了?尴尬的看着眼前的阿姨,空只能硬着头皮缓缓解释“对不起阿姨,我饭卡没钱……”

话还没说完,空只见一只手滴的一声把饭卡往上一刷。转头一看,一位绿色头发的少年,长相清冷,同样与空金黄的眸子里透露的却是冷静与平定。对方缓缓开口道
“先刷我的。”

………
魈是被钟离带过来的。一路上,钟离都在询问魈上了高中后的状况,魈也都如实一一回答了。
“那位一面之缘的少年,你还在寻找吗?”钟离问魈。
“……我曾多次在梦中见过他,他呼唤我的名字。当他喊起我的名字之时我总有一种熟悉感…像是,曾经就被喊过多次一样。”
钟离听完后点点头,“那既然如此,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食堂的四楼,当钟离看到达达利亚和空后,拍了拍魈的肩膀。“是不是他?”
魈顺着钟离目光看去,眼前那位金发金眸的少年与自己一年前的回忆重叠,他身后那一撮辫子更是让魈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人。

银杏,蝴蝶,无人的校园和温柔的少年。

“……”魈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去吧。”钟离笑着朝魈挥挥手,看到达达利亚一溜烟跑了后朝着达达利亚逃走的地方走去。魈看着钟离远去的身影,又看着焦急的空,飞速走上前。

……
空端着一盘甜甜花酿鸡,身旁坐着刚认识的魈,对方点了杏仁豆腐,正在一点点品尝。
达达利亚死哪去了?空现在无比尴尬,虽说被小学弟救了场,但空现在无比想要回去揍死达达利亚。

“那个,你好啊,我叫空,你叫什么?”

“魈。”
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空一时间没想起来,看着魈,空发现又差点忘了没谢谢他,连忙向人家道谢,“今天谢谢你昂,要不你给我个联系方式我把钱转给你吧。”空从包里掏出笔和纸递给魈。

“嗯。”魈接过笔,把自己的qq和电话留在了上面。字体十分清秀,和本人一样不经意间透露着高冷风。
“好,那么谢谢魈啦!”空阳光的笑着,把纸收回到包中。
魈听见空如此一喊自己名字,脸上表情好像有些许波浮,心中的那种熟悉感越发强烈。但魈没说什么,撇过头默默的吃起盘子中的杏仁豆腐。
空悄悄打量着魈,脑海中忽然记起来大家描述魈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忽然觉得他确实非常贴合这一比喻。

回去后空几乎是和达达利亚绕着教室你追我逃的。
“伙伴!你听我解释!!!!”达达利亚一边闪躲着一边喊着。

空现在气的哪能听进去一句话,“你解释个屁,崽种速来受死!”

“停停停,听我说,听我说!”达达利亚无奈停了下来,挨了空重重一拳,揍的手臂处泛红了一圈。
经过一番生动形象的描述,达达利亚把魈的故事说了一遍,自幼缺失父母关爱,孩时四个朋友全死于一场火灾,只有他一人活下来。从此封闭自己不愿与外人交流,有了兄长的引导才好一些,直到他遇见一位少年,一见钟情后一直在默默寻找他的故事,钟离编写的版本似乎更加具有感染力,听得空快要呜呜的哭出来
“魈好惨啊……”
达达利亚咂咂舌,“我也觉得他挺惨的。”

“所以这关我什么事?”空片刻马上神志清醒的回了一句。

“当然关你事了!!伙伴,你想,黄发黄眼笑得灿烂的少年啊!”空疑惑的指了指自己。达达利亚点点头。
“你是说,我是他白月光??!”

“很有这个可能啊!”达达利亚接着空的话顺势说下去。

“可是我之前没见过他啊?”

“就算不是……伙伴,为了我的爱情,你帮我拖住魈好吗!”达达利亚将双手合十举起来。“魈他是钟离弟弟,而且贼护钟离,我现在,在学校碰都不能碰钟离一下,救救我啊空,我是真的受不住了。”

“可是假扮他白月光这种事情……”

“你假扮多久我就包你多久伙食费。”

“成交。”

空也不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可是达达利亚他给的是在太多了。
空加上了魈,两人聊的很顺利,魈其实并不像空想象中的那么高冷,只是确实人有些话少,对别人的心还是好的。
空按照金主达达利亚的意思,经常去找魈一起吃饭。不仅有长相帅气的小学弟可以看,饭钱还是由达达利亚报销,空觉得自己这波一举两得。但空可能真的不知道达达利亚已经把他给卖了。
对于达达利亚而言,这件事更加值得高兴。这下可算没有人时刻盯着他俩谈恋爱了,达达利亚开心的抱着钟离狠狠亲了一大口。
“先生,你说空真的是魈要找的人吗?”

“据我的调查,应该是。空有个妹妹,一年前在一中读初一,而魈正是从一中毕业的。如果按照这么假设,空极有可能去学校接妹妹的途中遇见了魈。”

“哈哈,那还真是误打误撞,不过嘛,这也挺好的……”

在空的掩护下,达达利亚谈恋爱谈的那是越来越嚣张,经常往一班班里里串。每位一班的科任老师,一定都让这位橙毛的同学回到隔壁班去过。
一二班的同学更是习以为常,都说一班二班只有两种人,达达利亚和钟离,还有他俩的cp粉。二班的钢铁直男见了钟离都要稍动摇下取向,一班的海王男主也得佩服达达利亚的手段高超。老师们也不是没有发现过不对劲,可是一个是文科第一,一个是理科前十,听说两人在一起一年多,属于相互促进,蒸蒸日上的小情侣,又有谁会反对呢?
空和魈相处了两个月,心生情愫,两人也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达达利亚知道这个消息时,笑得是最欢快的。
“那真是恭喜啊空,看来我们这就只有迪卢克老爷谈不到对象了~”

“你自己也没有对象。”

“那是我不想谈好吗,追我的人大把是呢。我收到的情书都漫天飞。”

“哼,是吗?”

迪卢克和凯亚还是像往常一样拌着嘴,达达利亚和空不嫌事大的笑着吃瓜,只有阿贝多一人默默转过了身。据他所知,凯亚的追求者确实多,不过真正到达凯亚手上的情书并没有几封。至于原因嘛,为什么不问问那个用火烧掉情书的吃醋红发男子呢?
阿贝多老师看着画板上无意间粘上的两坨颜料,一坨红色,一坨蓝色,陷入沉思。

……
达达利亚在五一节时把钟离带回了家,拉着钟离的手坐在爸妈面前,正正式式的宣布了自己的出柜。
“你小子……唉,你可对人家钟离好点,听到没有?”达爸指着达达利亚说道。

“谢谢叔叔,达达利亚对我很好。”

“是我们小达有福了,钟离这孩子这么好,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达母笑着给钟离递水果,不停问着钟离关于他父母的问题。钟离一一回答了,并说会等有机会和自己爸妈当面说明两人的关系。钟离笑着,看向一旁一直坐立不安的达达利亚,安慰似的捏了捏对方的手。弟弟妹妹更是懂事,见到钟离都甜甜的喊一句“钟离哥哥”,安妮娅悄悄问过达达利亚,“哥哥,钟离哥哥是不是你的男朋友?”达达利亚愣了一下,又笑着伸出手揉了揉安妮娅的头,“是啊,超级棒的男朋友。”

钟离被达达利亚的父母又劝又强行的让他和达达利亚在家中住了两天,两人同吃同睡,挤在一张床上。
钟离来到达达利亚房间时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房间里挂着的那把大吉他,达达利亚后一步进来,看到钟离正对着墙上那把吉他思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在看那个吗?说起来,那把吉他是我初中买的,高中了几乎就没碰过了。”
“嗯”钟离看了看达达利亚,嘴微微张开想说什么又慢慢闭上。
达达利亚疑惑的关上房门“怎么了?”

“嗯…我只是想起,在军训时,你也曾弹过吉他。”钟离伸手碰了碰墙上的那把吉他。“哦军训时啊……”达达利亚突然来了兴致,往前走一步从墙上的钉子上把吉他拿下。吉他挎在身上,试着拨动了一下音弦,还算可以。即使两年没用,问题也不算大。
“来,我看看我还记得不”达达利亚的手一边滑动着音,另一只手撑地坐下。
钟离跟着达达利亚一起坐下,达达利亚一边摸索着旋律一边看着钟离,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导致许久都找到正不到确的旋律。好不容易调整过来,终于找到了调子,感觉渐渐上来,达达利亚轻声开口唱道,

{雨停滞天空之间,像泪在眼眶盘旋。}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面}

{沿途经过的从前,还来不及再重演。}

{拥抱早已悄悄冷却}

{星空下,拥抱着快凋零的温存。爱只能,在回忆里完整……}
达达利亚抬头看着钟离,对方的金色眸子盯着自己盯的出神,看到自己看向他时还慌神了片刻。达达利亚笑着,温柔的注视着钟离

{想把你抱进身体里面,不敢让你看见。嘴角那颗没落下的泪}

{如果这是最后的一页,在你离开之前。}

{能否让我把故事重写}……
一曲结束,达达利亚放下吉他,扑向钟离的怀抱,头靠在对方肩上。“先生——你在想什么呢?”
“没有,达达利亚,你弹的很好。”

“我也就只会这一首,军训时我也弹的是这个吧……啊。”达达利亚好像回想起了什么,沉默片刻,抱着钟离的双手更加用力了。
“好吧,我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钟离,我是傻*”
钟离有些手足无措,拍了拍达达利亚的肩“没有,你不是。”
“…我之前好像还说过我再管你的事我是狗。”达达利亚想起自己之前种种flag,头疼的反倒气笑了。

“这个的话……你说是便是。”

“那好吧,先生我是你的狗!”达达利亚声情并茂的这么说着,两人没忍住噗的笑了出来,笑得直接躺在了地上,看着对方,那种幸福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
之前的遗憾好像得到补足了。

———
至冬和璃月合服了,在达达利亚和钟离高三的下半学期。说起来两位自从在现实中谈了恋爱上游戏也没那么频繁了,特别是高三临近高考,已经打算退游之时迎来了两国的合服,达达利亚和钟离决定还是回去看一眼。
合服当天,无数璃月人纷纷换上早就准备好了的棉袄,纷纷前往至冬的雪山上看雪。至冬人则换下大衣穿上气泡,一位位玩家兴高采烈的在璃月港游玩着。
“先生,冷吗?”达达利亚握着钟离的手,两人站在雪山上。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因为钟离说,喜欢达达利亚蓝色的眼睛。
“尚可,不过至冬确实比璃月要冷些。”
呼出来的气变成了白色的烟雾飘出,他们这次是来见女皇的。虽然女皇在半年前就知道他们两个早已经谈恋爱这件事,当时,女皇笑道,“好事,值得两国人民共同庆祝。”要说起来,女皇早在和摩拉克斯商量合服那一次会见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两人的不对劲。
寒暄片刻,钟离与女皇交流了一些关于合服所要注意的问题,达达利亚一个人抱着手在旁边等了许久。今天愚人众的执行官们全都到齐了,达达利亚还是不想和女士交谈,散兵依旧没怎么长高,少女自顾自的哼着歌,仆人抱着手冷哼,富人黑着脸,笑着问达达利亚上半年的财政支出都花哪去了,达达利亚吐舌,总不能说全拿去陪钟离逛街了吧?

璃月七星也全来了,达达利亚还是第一次正式会见群玉阁的会长凝光。凝光见到摩拉克斯后恭敬的行了握手礼,随后又带领手下和女皇进行了会谈。这阵仗是挺大的,璃月和至冬的重要人物全过来了。
会谈结束,女皇和凝光在前走着,身后是一大群护卫。
女皇看着达达利亚,“对了,阿贾克斯,既然你和摩拉克斯喜结连缘,不如择日在游戏里把婚事定了吧。”
达达利亚短促啊一声,在全场目光的注视下转头看向钟离,钟离仍是那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决定权交给了达达利亚。婚事二字两人这个年龄还没敢想过。
“那就这样吧,虽然我不太懂璃月的传统,但婚事在璃月应该是件非常注重礼节的事情吧?”达达利亚挠挠头,旁边璃月的甘雨站了出来,“如果要举办婚事的话,可以让我们来筹办。”
“婚礼日子选在七月吧,我刚刚查了黄历,今年七月的二十七日是最适合结婚的日子。”一名小妹附和着甘雨的话。
“七月的话,可以 。”钟离点点头,七月两人已经高考完了,再加上七月二十就是达达利亚的生日,过完这个生日达达利亚就满18岁了,是个成年人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达达利亚哈哈的笑着,不忘转头对满脸无语的同事们说,“到时候别忘了来参加我婚礼哦。”

六月,高考结束。达达利亚和钟离也正式宣布从高中毕业。
游戏里婚礼的日期越来越近,甘雨等人为了愚人众的【公子】和璃月武神【摩拉克斯】这一桩促进两国人民和睦相处的婚事忙的站着都能睡着。婚礼选择采用璃月古典风格,由往生堂的堂主友情提供帮助,当被问起往生堂的人一向只办白事为什么这次会参与红事时,年轻的堂主吐了吐舌头,“诶嘿,怎么说我也是家属嘛,嗯……摩拉克斯他啊,是我哥。”
钟离假期时常被请到达达利亚家里,甚至父母专门为了钟离给达达利亚换了个大一点的床。七月二十日,达达利亚生日,与家人一起渡过,其中也包括钟离。
七月二十六日,达达利亚出门一趟后神秘兮兮的带了个什么东西回来。回到房间,关上房门,钟离正坐在床上看书,看到达达利亚如此不对劲的模样,合上书问道

“怎么了?”

“嗯……就是,本来我想选个最大的,但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应该正式结婚后再给你买一个。”达达利亚眼睛瞟向一旁,趁着钟离还没反应过来,单膝跪地,从身后掏出了一个小盒子,盒子中间装着一枚银色的素戒。

“你愿意嫁给我吗,先生?”

钟离瞳孔震惊,一抹红晕染上脸颊,片刻钟离又笑着问道,“达达利亚,哪有明天结婚今天求婚的道理?”

达达利亚看起来还是有些羞涩,但他又十分认真的注视着钟离,蓝色眸子里倒映出黄色的光晕,“我不仅是想和你在游戏里,我更想在现实中,永远陪着你。”

沉默片刻,钟离将左手伸出来。
他笑着,缓缓说道,“我愿意。”

第二天,结婚时那画面得堪称是全提瓦特最壮观的场面了。整个璃月城都特意装饰了一番,群玉阁,愚人众,一路知名人物浩浩荡荡的跟着送亲的轿子走了大半个璃月城。新郎官达达利亚穿着一袭红衣在婚房紧张的等待着自己的新娘,早被魈喊来玩提瓦特的空在一旁直言看不下去。轿子抬到了房门口,胡桃和魈扶着带有红色头纱的钟离进了婚房。

“一拜天地——!”
两人跪下,朝着正前方拜去。

“二拜高堂——!”
两人再一次跪下,朝着正前方再一次拜去

“夫妻对拜——”
转身,面对着对方跪下。在一阵欢呼声中站了起来。
“恭喜阿贾克斯先生和摩拉克斯先生,喜结良缘——!”
众人鼓掌着,高声为二位新人庆祝着。
“现在,新郎官先生,你可以掀开新娘的头纱了!”

达达利亚紧张的吞了一口泡沫,双手轻轻抓着钟离头上的红头纱,往后推开。

先生今天美的不像话。脸上的妆容经过精心打扮,平日里本就色气的红眼影被勾勒的更加精细。看着爱人的金色眸子倒映着自己的身影,达达利亚此刻的心在噗通噗通狂跳。

“阿贾克斯。”钟离小声喊了一句爱人的名字。眼里净是对少年的温柔和偏爱。

“先生,你今天好美…”达达利亚激动的说不出话,两人相视,便凑上身拥吻起来。

“好了好了,接下来的环节是,送二位新人入洞房——!”

“?”听到入洞房三个字的魈瞬间不淡定了还好有空在一旁抓着魈,才没让这场喜事变成丧事。达达利亚,你可要谢我啊,我为你做出了好多。空望着幸福的达达利亚不由自主的感叹到。

新婚的床上,两人端端正正的坐着,谁也没说话。入洞房……这个流程好像提前没有给他们说过。
“今天这婚礼怎么样,先生,你喜欢吗?”

“很喜欢。”

“那既然中式的婚礼体验过了,我们现实中的婚礼,办成西式的吧?”达达利亚凑近来抱住钟离的腰

“西式的婚礼吗,那也可以。”钟离笑着。
达达利亚没有把想让钟离穿婚纱这个想法说出来。现在是洞房之夜,不干点什么,那属实可惜了。

“先生……钟离……”达达利亚慢慢抚上对方的脸。
“达达利亚。”钟离感受着达达利亚的手划过自己的脸颊,回应着对方的呼唤。

“我爱你,钟离,我爱你。”

“正如你爱我那样,我对你的感情,一直如此。唔……达达利亚,等等,先把灯关了。”

房间的灯被啪的一声关上,月亮在屋顶高高挂着。
看来今晚,是一个良夜啊。

43 个赞

嘿嘿嘿,在一起嘿嘿了,嘿嘿嘿嘿嘿嘿:smiling_imp::smiling_imp::smiling_imp::smiling_imp:

1 个赞

:drooling_face:小情侣终于在一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