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鲸鱼搁浅在孤岛

*幻想现pa,人外达×旅人离*全文2.5k

【我爱着我所爱的,孤独终老。】

“咚咚咚……”

“您好,请问有人吗?”

“……”

四周弥漫着草木疯长的潮湿气息,郁郁葱葱的枝桠藤蔓弥漫了整个岛屿,如果不是实在夜深找不到回民宿的路,钟离觉得自己是绝对不会随意叩响这扇生满青苔的斑驳木门的。

没有人回应。

钟离皱着眉抬起手腕看了下腕表,这个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凌晨一点半了,按道理来说这位不给人开门的守林人或许是休息了,可问题是这间屋子里面的灯光还是亮着的。

既没有休息也不过来开门……

有没有可能是睡着了忘记关灯?

钟离不知道,总之他不能就这么在外面的地面上睡觉,倒不如就这么在门口直接等到明天,等守林人过来给他开门之后他再回去好好休息。

如此计划着,钟离脱下自己身上穿的一件登山服放在地面上垫着隔灰,盘腿坐下来靠到斑驳的门框上。

他是一个人来这里旅游的,旅行开始之前也没有什么计划,只是突然有一天觉得,自己理当过来这个不知名的小岛看看。

虽然他对这座小岛根本就是一无所知,而且他也不喜欢虚无缥缈又浩瀚无边的海洋,这种飘忽不定的感觉远没有陆地给他带来的踏实感让人舒服,更何况他对各种腥气的海鲜实在是敬谢不敏……

海鲜?

钟离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如果是海岛上的守林人或者原住民的话,现在正值雨季结束,家门口多多少少应该会有晾晒的干鱼条什么的吧?

可是——

钟离环顾四周,这栋简陋的木屋四周别说干鱼条了,连道像样的、用来阻拦野兽的篱笆都没有。

在这个生长着莽莽丛林危机四伏的海岛上连基本的防护措施都没有?

不对!

一股诡异的感觉涌上心头,钟离瞬间站起欲逃,却感到身后门开了,一阵腥甜的风措不及防从身后暴起,直接把他掀翻在地。

他摔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转头去看身后那扇奇怪的门,意识就陷入了一片混沌。

……

窗外,是鸟叫吗?

钟离试探着睁开眼睛,却被猛烈的光刺痛角膜。

“抱歉啊,这位先生你现在还不能睁开眼睛。”

一只微凉的大手敷在钟离眼前轻柔地揉动,让他觉得很舒服。

“多谢。”

“哈哈,不用跟我道谢。”那人爽朗地笑笑,“都是我应该做的——哦对了,这位先生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阿贾克斯。”

“阿贾克斯?”

“对。”阿贾克斯又哈哈大笑起来,“跟传说中那个无所畏惧的大英雄同名,怎么样,这个名字还不错吧?”

“非常不错。”

钟离衷心的赞扬道。

他一直躺在床上没能睁开眼睛,不过单凭声音判断这个叫“阿贾克斯”的人应该是一个挺年轻的小伙子,估计是跟他一样来这个海岛上旅游的吧。

“不是哦。”

“嗯?”

“钟离先生,我不是来这里旅游的。”阿贾克斯说,“我家就在这里,就在这个潮湿闷热的海岛上——当然过去不是这样的,我搬过家。”

“……阁下是怎么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的?还有,我好像不记得告诉过你我的名字。”钟离皱起了眉头,却被阿贾克斯用两根拇指捋开。

他抓紧时间睁开眼睛四处查看,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诡异至极的景象。

原来,他所躺之处根本不是什么柔软的床,而是一只巨大而柔软的……鳍?

“阿贾克斯”还在笑吟吟地看着他,一双深不见底的蓝色眼睛笑得弯弯的格外讨人喜欢——如果不是他或者它的体型足足比钟离大了几十倍不止的话。

钟离张了几次口都没能说出一个字,只能瞪大了眼睛去注视眼前这只巨大的非人之物。

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愿意称他为怪物。

震惊之余,钟离能感到自己身下柔软微凉的鳍状物正在慢慢化作奇迹般的泡沫慢慢消失,像极了那种离开水就会融化不见的水母。

“抱歉钟离先生我好像吓到你了。”说着抱歉,可眼前的这位根本没有任何一点不好意思的味道,“如您所见,我并非人类。”

“这样啊。”钟离若有所思。

“先生果然不会在意呢。”

奇怪的非人物种轻轻笑着,把庞大的身体变幻成了人类的样子,端正地站立在钟离面前。

“冒昧问一下,阁下是什么……物种?”钟离坐在房间里的一团柔软而富有韧性的草蓬上,双手抵在下巴上看着面前的青年。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对于所有海鲜都敬谢不敏的人,对于这个奇怪的非人物种居然没有任何抵触情绪。

甚至,在见到他那双黯淡无光的深蓝色眼睛的时候,钟离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就好像他们之前见过。

“额……大概是鲸鱼?之前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阿贾克斯不好意思地抓乱了一头凌乱的橙色发,说,“不好意思我之前的样子应该没有吓到您吧?”

“没关系,”钟离低头看看自己进水报废的手机手表,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有这里又是哪里?”

“抱歉我不知道时间,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太遥远了。不过地点的话……”阿贾克斯说,“或许你会不相信,但这里确实是海底。”

“海底?”钟离起身往窗外望去,“房子”周围洒满了明媚的光让人看不清,但是完全没有闷热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清爽的凉意。

“那我要怎么回去呢?”

“你要回去?”青年瞬间蔫了,“可不可以再陪我一会儿?”

“……好。”

钟离本来打算拒绝的。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就一直这么跟这位奇怪的鲸鱼居住在一起,眼看假期就要结束了,可他完全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思。

几乎是本能的亲近,让他对阿贾克斯提不起任何警惕——就算他知道它在自己睡觉的时候会忍不住凑近,像小孩子讨要糖果似地吻遍他的面颊,缱绻至极。

但是,他甚至不敢过来直接亲嘴啊。

钟离一直觉得好笑。

他并不是一个刻板的人,对于来自“它”的爱并不是不能接受。

更何况他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自己绝对见过这位阿贾克斯,或许,在他觉得“时间”概念并不遥远的时候,他们就早已熟识。

说来好笑,但是钟离确实是一直在期待着阿贾克斯的告白。

直到某日,钟离刚刚睡醒,突然在迷蒙之中睁眼看到了太阳。

太阳?

他起身,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那个孤寂的小岛,靠在那扇青苔斑驳的门上,好像只是打了个瞌睡。

这是怎么回事?

“喂!”

“那边的小哥你还好吗?!”

有人来了。

钟离起身,原地跳两下缓解自己麻木的双脚双腿,走过去认出了来人正是之前民宿店的老板。

老板满脸惊慌的神色,见到钟离不住地道歉,说什么自己对这个海岛的地形也不熟悉,在迷宫似的雨林里找了一晚上才能把钟离寻回。

“一晚上?”

“啊,对啊,这位小哥你可不知道我急得,要不是不行,我就要去联系搜寻队派遣直升机来找你了!”

“……”

就钟离自己估计,他跟阿贾克斯一同生活少说也有十日有余,怎么到了这里就成了短短一夜了呢?

回到家里,打开电视让新闻播放的声音充满整个房间后,钟离疲倦地躺在沙发上乱七八糟地想:要不下次假期再去旅游一次吧。

那台老电视机嗡嗡地播报着近几天的新闻,哪家的葡萄丰收啦,某女士的爱犬走丢啦,还有某个孤寂的海岛突然沉没啦……

人生百态纷乱嘈杂,钟离很快睡着了。

他正梦见鲸鱼。

END.

17 个赞

?,?(哽))

1 个赞

?怎么,怎么没了(泪.jpg)

1 个赞

:chonglang: :chonglang: :chonglang:

嘿嘿嘿 :d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