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蜜浆月饼

*转世pa

*过程性he

Summary:达达利亚在人间接住了他那被磨损到魂魄不断消散的钟离先生,他知道,他们没有下辈子可言了。

1、

“明年的逐月节我们去璃月吧。”达达利亚嘴里吃着树莓酱馅月饼,望着那轮明月,突然听到声旁的人说这么一句。

说话的那位男人或者说男性幽灵——钟离先生。两人相识几年,达达利亚现在得知的是他生前是璃月的仙人,可以偶尔化出真实人身,武力很强。他是在多年前的雪夜摔进坑里然后被钟离先生所救,现在二人处于同居状态。

还有一点,据钟离先生所说,他们前世有所交集,但契约在身,不可将过往告知。人的好奇心一旦被勾起就很难再平息,任凭达达利亚如何卖乖,但契约毕竟是契约,是不能毁坏的。不过,钟离先生话锋一转,还有一法可以让阁下知道我们前世的交集故事。但,此法条件近期无法达成。

钟离先生,兜兜转转不是我还是现在不能知道我们前世的故事嘛,于我而言,二者都无用处。听着弯弯绕绕的话语,但结果都相同,达达利亚小声抱怨了一下。突然显性的钟离先生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只是笑笑,说你以后会知道的。

2、

达达利亚很喜欢钟离先生,各种层面上,就如同是两个灵魂的相互吸引,好像他们已经千百次的相遇、相交、相知、相别又相逢一般。他记得那个下雪天,他不慎掉落到坑中,壁面的土都被冻住了,很难往上爬,当他还在想办法时,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看到后半夜的月亮照在那人的脸上,但是那双金色的眸子并未被照到,呈现出暗黄色。那双眼睛应该时亮金色的,莫名其妙的直觉这么告诉他。然后他看到钟离先生也跳了进来,将他单手抱起,双脚在墙面上蹬了几下就上来了。太奇怪了,他想,他不可能那么没有警惕任由别人抱,可是此刻,灵魂告诉他,让他抬头看那双眼睛。

按照璃月人的说法,那天是十五,月亮很圆也很亮,他如愿看到那双如同琥珀一般的,闪着碎金光的眼睛。达达利亚觉得那双看着他的蜜色眼睛很像父母曾经从璃月带来的“麦芽糖”,感觉甜丝丝的,心跳突然快了几分。

3、

“好啊,先生,明年一同去璃月过逐月节,我还从来没去过璃月呢。”

现在二人披着同一条毛毯,抬头望着同一个明月。钟离先生端着一杯茶,茶叶来自千里之外的璃月,是新鲜炒出来的,经过十几道工序,软水将茶叶的香味完美展现。即使他们现在肩贴着肩,但水蒸气将钟离的脸模糊了些,只能看到模糊的脸庞、两点金色和那晕染开的眼影,他没来由的有些害怕,慌忙用手将水汽扇散,下一刻,他又看到了那双金色的眼睛,然后又是蒸发的水汽。瞳孔猛地收缩,他伸手用力抱住了钟离,将下巴搁在颈窝,试图嗅出他身上的味道,那股淡淡的霓裳花香味还在,他安心的放松了下来。

他嘴里嚼着树莓月饼,出自钟离先生之手,外层糕点酥软可口,内陷是用来自璃月港的新鲜采摘的树莓。说起璃月,他了解其实并不深刻,大多数来自钟离先生的描述与新闻的报道。那是由璃月七星共同领导的繁华的商业之都,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气候宜人的四季,数不尽的美食,他们曾经的神明是七神中的那位武神——岩神摩拉克斯,那位与至冬末席执行官“公子”相爱的神明。

他向钟离先生求证过,是否他们是真的相爱还是后人的凭空捏造,“二者一人愿意卸任尘世闲游,一人愿意带着热烈的爱意一同相伴,可谓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阁下为何认为他们不是两情相悦呢?”,他曾经也询问过类似的问题,虽然不知为何关于“璃月的神明摩拉克斯”的事情总是让他好奇,但他不愿细想,只当是对强者的好奇心理。钟离先生对他们的爱情存在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持肯定观点。他想,既然钟离先生是来自璃月的仙人鬼魂,那么曾经应该是见过那二人相爱才如此肯定吧。

他又看向了那双金色的眼睛,看着清冷的月亮,可是那温柔已经要在眸子内泛滥了,他的内心有些酸涩,然后更用力的将他抱紧,仿佛要将他揉入骨内,永不分开。

4、

达达利亚知道,钟离先生是可以幻化出真实身体的鬼魂,无法真真切切触碰到他,总会让他感到害怕,所以他曾经和钟离先生随便提了一嘴:好想一直抱着有实体的钟离先生,不然总感觉下一刻先生就会消失。

太阳日复一日把阳光洒向地面,在他视线所及之处,他永远看得到钟离先生的影子。

5、

总觉得先生好像要比以前稍微瘦一点,达达利亚把红菜汤从厨房内端出来时无端想到,好像自己现在和钟离先生切磋都能打平手了,是自己在不断变强吗?他又把馅饼端了出来,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新闻的钟离,不是错觉,先生他真的瘦了,就好像是被路过的时光不断削减一样,好像下一刻就会散于微风之中…呸呸呸,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可是他真的瘦了好多。

“钟离先生,我午饭做好了,快点来吃吧”他催促道。

6、

他并没有看错,直到下一年逐月节前,先生已经消瘦到连形都快稳不住了,而他除了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其余什么也做不到,好像一把钝刀每日往他心上砍一刀,很疼,非常疼。他问过钟离有没有什么可以改变这一切的方法,或者为何如此。得到的永远都是“阁下,我签下过契约,不可告知于他人。”契约,契约,还是契约,有时候达达利亚真的觉得他的钟离先生想一位严格到变态的契约执行者,就像那位消失于千年以前的契约之神一样,把契约置于生命之上。

至冬是冰雪的宠儿,一年四季都会积雪,温暖的炉火将室内烘热,木制门把寒冷挡在门外。现在钟离先生把身子靠在铺了厚毛毯的落地窗上,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惹人熟睡。

他曾经在这样的明朗的天气下和先生一同在湖边冰钓,钟离先生的耐心比他好太多了,像一块立于寒风中的磐石,无论何种狂风大雪或是别的什么,好像什么都无法让他动一下身子。

后日便是中秋。冰钓结束钟离先生突然说呢这么一句话。

是的先生,机票我已经订好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先生会突然说这么一句,但他还是把机票的时间、班次、座位号和那位正盯着桶里的章鱼的男人复述了一遍。

7、

他曾经无数次撒着娇和钟离说“先生,我真的好喜欢你。”他总能得到眉目中带着笑意的回复“达达利亚,我也很喜欢你。”

达达利亚想,老天,他肯定不知道我听到这句话有多高兴,多少次都听不腻。

这绝对是世间最美的情话。

“钟离”是他口中最为缠绵的情话。

8、

这是最不寻常的事情,达达利亚想切着章鱼须想,钟离先生竟然说想吃一次自己做的极致一钓,可是钟离先生明明非常讨厌海鲜啊?达达利亚决定把这件事情归到世界最不可能发生事件中。

他把章鱼端给了钟离先生,笑着说:“达达利亚牌‘极致一钓’期待钟离先生的品尝。”

他看见钟离先生把章鱼腿块吃进了嘴里,真的太奇怪了,先生怎么会那么温柔的去看一碗海鲜?他又看到了那双如同融化麦芽糖的蜜色眼睛。至冬人嗜甜,他也不例外,想现在立刻马上去亲吻那双眼睛,看看是不是真的如蜜浆一般甘甜,可是他没有,他和钟离先生的关系还没有到能做亲吻这么亲密的事情,他握了握拳。戒指他已经买好了,就放在行李箱的最外层,一打开就能看见,他早已下定决心,要在逐月节这个意味家人团聚的节日,在先生的故乡璃月,和先生正式告白求婚,让月亮为他们见证,然后他会拉上窗帘,为他此生的挚爱钟离戴上那一枚戒指,在意.乱.情.迷的时候,去吻那双被爱意融化的眼睛,对他说出上百遍的“先生,我好爱你”,然后一同在黑夜中翻云覆雨,感受对方的温度。

他知道钟离先生是喜欢他的,他知道他是被先生爱着的。他也爱着钟离。

他其实并不在意上辈子的事情,既然这辈子钟离先生还选择于他相逢,直到现在还与他生活在一起,他能从那双眼睛中看到“他”,不是上辈子的他,是现在的他。不过是好奇上辈子于钟离先生的故事罢了。

把握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9、

先生会用十二个小时炖一锅腌笃鲜。用来自清策庄腌制的脆且入味的春笋,至冬的冷鲜猪肉等,在砂锅内慢火炖成。昨天先生也做了腌笃鲜,达达利亚把没有吃完的放进了冰箱里,准备从璃月回来继续吃,不过他并没有告诉钟离,不然肯定会被强制倒入垃圾桶。

腌笃鲜真的很好吃,不过一次六个时辰的熬制时间太过漫长,所以他不愿意浪费任何一丁点。

10、

变故总是比计划先一步,达达利亚悲伤的想。

他把行李箱拿下楼时,钟离先生正在收晾杆上的衣服,他看了看手表,招呼先生快点下楼,他们要去机场赶飞机后,他看见先生身子一晃,穿过栏杆往下坠落。他跑了过去,没有想过自己是否真的能接到他,会不会自己的双手直接穿过灵魂,但是他接到了。

他在先生落到地面的前一刻,接住了他,把他抱到了怀里。

“先生!钟离先生!”他不敢用力摇,只能不停地喊他的名字,“先生!你,呜,你快醒醒啊!”钟离转醒,“咳,咳咳,阿,阿贾克斯,”他艰难的回应了一句,“还是,抵不过磨损吗?”

11、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他现在用他的大毛领子外套裹着钟离。抬头可以直接看到太阳,没有任何遮挡,阳光真的很暖,甚至今天的风都是少有的宁静。是个适合与恋人一同上街放松的好日子,而不是现在在家门口抱着在消失的爱人失声痛哭。

12、

一个坏消息,达达利亚的爱人——钟离的魂魄正在消失;一个好消息,他知道了得知他与先生上辈子至第一辈子的故事的方法;另一个坏消息,达成这个方法的条件是先生的死亡。

他该想到的,先生一边说这是契约,是不可违背的,一边又告诉他,他总会知道的。他看着出现在面前,一本闪着淡金色光的本子,书页已经泛黄了,纸张也有些松散了,是很厚重的日记本,无法打开,但是可以从侧面看出中间夹了很多便利贴或者书签什么的,露出的书页上是密密麻麻的字。

“这是我的记忆,”看出来达达利亚的不解,钟离开口,已经有些透明的手将破碎的魂魄,凝聚、塑性,是一把和日记本颜色非常相似的钥匙。达达利亚接过,他不敢太用力,害怕一用力这把钥匙就会破碎。

钥匙是温暖的,和钟离一样,37℃的钥匙在他手中,烫得他有些发疼。将钥匙对准锁孔,轻轻一扭,日记本打开了。他看到了他的曾经。

13、

他看到到千余年前,神明摩拉克斯召集众仙,平定四方,建立起最初的璃月,曾言“我虽无意逐鹿,却知苍生苦楚”,高居神座的神明会平等的对待他的每一位子民,护璃月一片安宁。他快速地翻看纸张,看完的那一张,在被翻过后就会变成点点星光飘向未知的远方。钟离靠在他肩膀上,闭着眼睛,好像在看什么意识中的画面。

他看向钟离,想说原来钟离先生就是摩拉克斯。他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等等,他想说什么?不对,他刚刚看到了什么?他很清楚刚刚的记忆全部消失了,他看向钟离。

“先生,是我看过后,我的对他的记忆就会全部消失吗?”达达利亚的声音有些发抖,但他控制不住。

“…是的”半真半假的答案,知道生命马上走到尽头,但他愿意撒一个小小的谎,不把真正的事实说出口,让他年轻的爱人不那么伤心。

“继续看吧,它快要消失了,你看到的每一句话,都会在我眼前出现,我会与你看见同一段我与你曾经的过往,这是我的走马灯,但我想与你分享。我自私的想在最后的路上有你陪伴,我有了私心,这算是变成人了吗?”钟离的话语越说越慢,越说越轻,但是达达利亚一字不落地听到了,钟离用着与爱侣低语的姿势,宣告自己的死亡。

14、

他看到了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恋爱,自己是来自至冬的执行官,奉命来取摩拉克斯的神之心,遇到了名为钟离的往生堂客卿,直到最后发现自己被骗了,那美丽客卿竟是自己的任务对象摩拉克斯,虽然有些被骗得团团转的生气,不过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两人七零八碎的关系也算是被勉强拼凑起来了。一个人有尘世闲游之心自愿走下神座,一个人又年且十九,有一颗火热的心脏不停地向他诉说爱意。

他看到了千年前的执行官在夜间从那双半开的窗户翻入他的房间,将几株正开得灿烂的霓裳花插入花瓶中,然后悄悄褪下衣物,掀开被子的一角,与他共眠。

达达利亚是战死于天理之战中的,那时他在于天理缠斗,身上被下了诸多压制,所以在感受到护盾破碎的那一刻,他只能看着他的爱人死于与魔兽的缠斗。他什么都做不了。

15、

他在达达利亚墓前吃了一碗他生前做的极致一钓,那种海鲜特有的黏糊糊感还是那么令他不适,可他还是把它吃完了,一滴都没有剩。

神明是不会哭的,神明是没有眼泪的,是不会落泪的。可是他喉头发酸,他用双手掐住自己的脖颈,想发出什么哭喊,他知道他很悲伤,可是他发不出一丝“哭”的感觉,他说“公子阁下、达达利亚,阿贾克斯”如同机器,没有情感的变化。他知道神明是不会哭泣的,甚至无法悲哀。

达达利亚没有停下,他继续往后翻页,他看到他的爱人曾是他的养父、他的上司、他的老师、他的学长、他的同桌、他的朋友、他的员工、他的养子…钟离以不同的角色融入到他的每一世中。

书页翻得飞快,很快就要见底了,他知道他们一起品尝过上万道菜肴,一起度过上千个四季,一起上百次仰望过同一轮明月,一起,他们还一起做过什么?他忘记了。

他看了一遍他们的故事,记忆就像顽皮的孩子,让他知道了一切,又在下一刻全部离他而去。他什么都不记得。

不对,他想起来了,他还记得那双眼睛,那双金色的眼睛,他转头,想再看看那双眼睛,可是只有他一人了。

他吃过树莓月饼,淡黄色的树莓馅,他把它称为蜜浆月饼。他知道,从来都没有什么蜜浆月饼,不过是那琥珀色的眼眸,他看见,在月圆之日,眼中的眷恋将其彻底融化,那双总是无机质的眼睛被变成了蜜浆一般,要把他溺死在温柔中。

他应该在那时狠狠亲吻他年长的爱人。

16、

钟离感觉他在坠落,但是他现在已经是灵魂又怎会有下坠感呢。他走下神位已经千余年之久,那位带他闲游人间的至冬人已经转世百余次,他实在是禁不住磨损,从成人到少年再到现在的灵魂状态,他经历过太多,他现在并非神明,已经抵不住磨损了。

他感觉他在破碎,在消散,在下坠,真是奇怪呢,他想,可惜的是无法再陪伴他一世了,不知道刚刚突然的破碎,有没有吓到他。走马观花,他看到了他作为摩拉克斯,作为钟离的一生。他经历了太多,每一帧都是他无意间或者有意记的,他的记性总是很好,然后他看到了转世百次的少年与他所经过的,然后他在落地之前变成了虚无。

他觉得他学会了自私,他自私的让达达利亚看到了他们曾经一切的过往,然后又自私的把他存在过的一切痕迹抹去,独留自己面对这消磨他意识的磨损。他想,他学会了思念、爱、自私、悲伤,虽然他现在是灵魂无法哭泣,或者说,他觉得自己无需哭泣。

他曾经在想,这千百次的轮回,他对达达利亚是执念还是爱,或许二者都有吧。那位固执把他拉入人世的执行官,教给了他什么是爱,什么是情,然后他用他漫长的一生交出了他的答卷。感觉这一切就好像一场梦,梦醒后,他又会看到那位总与他一同品尝美食、上街购物的“公子阁下”。

17、

钟离曾经在想,天理加之于他身上的磨损,不断侵蚀他的意志,消磨他的灵魂,让他一切一同归于尘土,魂飞魄散,他无法逃脱。

那达达利亚呢?达达利亚带给他的情感又何尝不是一种磨损?磨损了他的神性,那如同潮水一般的情感,把如同磐石一般的他也变得有了人性。让他从云端坠落,在人间接住了他。让违背规则,灵魂怎么能拥有实体呢?不断加快的磨损,但是他愿意承受。

他感觉在坠入无尽的黑暗和虚无,还有一点点意识,他想,世间万物都有终结之刻,他和他的爱人谈了上千次的恋爱,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谁能和谁永远在一起呢?他知足了。

或许我该再贪心一点,钟离想,他想他还是想和达达利亚有下辈子。

这一次没有人接住坠落的他了。

18、

达达利亚坐在家门口,他看到手中飞往璃月的飞机还有四个小时就要开了,虽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订的飞机票,但肯定是有原因的,他捡起他在地面上的外套,披在身上,向车跑去。开了一路,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但是护照,机票,手机,钱包,衣物都在啊?没有缺啊?

达达利亚下了飞机。

他自至冬而来,可当他第一次踏足与璃月土地时,没来由的,他觉得他已经爱上了这块富饶土地,太奇怪了,他从来没有来过璃月,它与至冬相差太多,唯一的了解途径是书本。他感觉眼睛酸涩,突然很想哭,但是泪腺并没有分泌出任何一滴眼泪,他对璃月的一切都感觉亲切,温和,他没有对它其他的任何记忆但他觉得他非常,非常,非常的爱这片土地。

他能感受到,璃月的土地、花草、鸟兽一切都在向他诉说爱意,但他不知道原因。他的灵魂在于璃月的一切产生共鸣。

现在是晚上9.,今天是璃月的逐月节,他不知道他为何要来璃月,他还是不知道,但是抬头看那轮月亮,他突然想吃树莓月饼,他感到惶恐,他觉得他好像忘了什么。

19、

达达利亚买了一块麦芽糖,一盒树莓月饼,紧急订了今晚的飞机票,飞回了至冬。打开家门,屋内只有他一人存在过的痕迹,他没有任何思绪的翻找,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但是他就是知道要找。

他在冰箱内发现了半碗没吃完的璃月美食——腌笃鲜。加热后,他狼吞虎咽的把它吃完了,没有想过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自己的冰箱内。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他捕捉到了。

“钟…”钟什么?

20、

他又回到了璃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当他于土地相接触之时,他觉得他爱上了这个国度。

他不知道他曾上百次的与这片土地神明相爱。回到至冬后,他又将步入生活的正轨,这好像只是他人生中的一段奇怪的经历。

24 个赞

老师,。。,,,是神仙!!这篇的情感好细腻,设定也好精彩!是神迹!!

是不是tbc……!!呜呜呜呜呜呜呜还是分别了 :ku:今天可是中秋呀太太! :ku:写得太棒了,感染力好强 :slm_yan:

谢谢,能被喜欢真的很开心(送花花)

谢谢,但是真的是END了()
想想他们曾经千百次在轮回中相爱,这不过是写下来他们的最后一次相爱,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彼此再想爱,这已经很幸运了。

网课摸鱼的下场是被刀,我真的哭死 :ku:

(博美揉揉)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