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卧听风吹雨

事情的本质是关于猫咪的都市传说。
一有传闻,这种小东西聪慧可人。饿了会自己拖拽零食袋子,渴了会自己倒水,又早睡早起,准时喊主人起床。二有视频网站上,不少圆眼软毛的小毛团子在屏幕里卖萌打滚,随着洗脑口水歌软声软气,一喵一叫,软人心窝。
手机上看见可爱与光鲜,殊不知养育生命要报以对应尊重与耐心,然而却没有,也不稀罕想有。
于是又总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遗弃。装进一个潮湿的快递盒,或者一个破洞亚克力箱,已经是遗弃者的仁至义尽。猫是被养过的,乖巧仍在。可大抵没什么人管,偶尔有初中生或高中生放学,校服灰白灰白,从书包里拿出半个凉透的湿肉包,远远丢到地上。爱心一点的,便是有一个小不锈钢的小铁盆,有时叮叮当当倒猫粮,或者放一些剩饭剩菜。
花钱绝育是不可能,药物治疗更做不到。于是积年累月,花色各异的流浪猫罩了半边天,遍地走着猫咪。往往猫的帮派斗殴与一方霸主,或是冻死病死在街头,皆是家常便饭。
人对猫总不是很满意。猫对人亦是如此。公子是猫中佼佼,属于奔赴千里迢迢的西伯利亚猫。不过现在仅仅是千万流浪猫之一。母亲于他三个月大时不知踪迹。他躲过人群,在水库池塘边又遇到一只笑唇狸花。身形纤细,身体却力大无比。教会他捕猎、打架与飞檐走壁。不亚于衔着猫崽的后颈皮,矫健躲过野狗的扑抓。
狸花嫌弃地把他吐下来。抱怨小猫崽怎么像个球,叫她吃了一嘴毛。她是只孤猫,除却食物、水与伤口舔舐的血腥,没有叫嘴唇触碰过其他东西。他的师傅于第二日早晨第四声鸡鸣时三步上墙,自此又不见下落。
没有家人,没有同伴,唯有靠自己。故乡的风极寒极冷,为了在雪地寒风中狩猎,每只猫都长得如同大小毛球,完全不适合来到璃月的毒辣夏天。公子大多于夏季钻入便利店或超市后门,灵活躲过打骂与抚摸,其余才吹得那么一两下现代冷气。
或许他不喜欢人类。公子吹着呼呼的冷气想,但他并不讨厌现代科技。尤其是四十度高温下的空调。
森林猫的皮毛那么厚,坐下来后远远看如同毛球,或者一大簇羊绒。便不乏被别的猫眼红嫉妒。他从大猫那学过狩猎,亦很早懂得打架。足矣打过数只野猫。打得过一只野猫,接着便打的过五只,十只。再去与老鼠和家养狗周旋。公子像模像样的舔爪,被打的那一方喵喵直叫,肿成猪头,他听见逃窜声中夹杂骂骂咧咧。听见远处有老猫点头欢喜:这样的毛真好。不用害怕璃月的冬季。
他耳朵跳跳,欢喜着一抬头:璃月会下雪?
谁知道呢。老猫回他:小子,如果那样也算雪的话。
这时猫才知道,他还如此年轻,从呱呱坠地到现在,甚至没有经过璃月的第一个冬季。而距离上一次软窝里的温暖,已经过去很久。
临走前老猫轻甩尾巴,脑袋缩进柔软的白围脖,笑眯眯和他说:明天要下大雨,最好赶紧吃饱躲起来。你这样的毛,淋湿了异常麻烦。

夜色之中,阴云翻飞,风在巷口吹得呜呜作响。钻过一个拐角,公子叼着肉店偷来的边角料,路灯光下,在水泥丛林飞驰而过。途经玻璃落地窗,看见里面的家猫睡翻出柔软的小肚皮,于梦中等待猫粮的降临。
十只、十五只、二十只……他仔细数起来,矜贵的长毛猫做了噩梦,哼哼唧唧的夹子音翻身舔爪,垂下的尾巴打到猫爬架下的小毛球。他隔着玻璃摇头晃脑,猫爪拍到墙壁上,玩得专心致志。随即忽然意识到什么,吓出骂骂咧咧、保命一样逃离:
居然是个猫咖,太恐怖了。
暴风雨即将来临。橘猫吃掉腌肉,在渠边寻着水冲掉盐粒的咸,最后以恶臭污水和失败告终。他原路返回,缩进下水道边的纸箱,又从垃圾堆拖来报纸,当无谓挡门的抵抗。尽管脆弱,好过没有。他在小缝隙里听见外面风声吼烈,逐渐雷声噼里啪啦,慢慢雨点渐大。雨珠跳在上面的板棚,敲得叮叮当当响。第十三阵雷声后,公子将耳朵警惕竖起,眯着眼看那封闭的报纸一鼓一凹,听见外面有一阵风声呼啸。
你好。
他听见报纸门外细不可微,一声猫的叫唤。
外面风有些大,可不可以劳烦让我借宿一晚?
雨水太大,猫的叫唤细不可微,转眼湮灭于雷声里,唯能勉强在风雨中苦苦支撑一座纸箱小屋。外面的猫似乎是疑惑,又再试探的喊了一声:
可以吗?
公子警觉地缩作一团,压低呼吸。外面的猫爪踩在地上,挡住了雨水的流向。公子听见他在雨中来回踱步了几下,似是在打探寻良。橘猫的指甲自毛绒垫子的爪里蹭蹭亮出,细不可微的轻挠纸箱地板。
如果他敢钻进来、我就咬住他的喉咙,压低声音逼他滚开。如果他提出用食物跟我换位置,我就让他顶着雨滚去便利店卖乖求存。
经过十秒,二十秒。外面依旧没有任何声响。公子心生疑虑:总不能是被吹跑了吧?异乡猫终于还是忍不下狠心,出声喊雨中那只深夜来客:那你过来吧!
这下好了,他听见外面那只猫摩挲一样点点头,报纸做的门底下窸窸窣窣,对方顶开报纸新闻,湿淋淋钻进漆黑纸箱,紧挨着他。公子下意识将报纸重新挡好,挪了挪位置,两只猫顿时将快递纸盒塞得满满当当。只能一挤再挤,湿冷之下再靠近,贴到温热的器官跳动。对方开始呼吸,庆幸橘猫的毛绒大簇,富有生命力的心跳。他那么热,那么热。公子轻嗅纸箱外的雨水和泥点,做好完全准备,防止天敌闻到他们的气味。刚好听见身边的猫呢喃般细语:
嗯……谢谢。
公子耳朵轻跳,转过头,看见漆黑的毛团靠着纸箱侧壁,一双金色的竖瞳马上眯起,转眼已经坠入梦境。
那是一只蘸湿了雨水的黑色长毛猫。

第二日醒来时,雨水刚刚停下。猫的时间很奇妙,睁眼时,天色将会在二十四个时间点里随机变换。这是猫的本性,亦是梦的未来。公子的鼻子嗅到潮湿,有一股雨后湿润的黏腻腥臭。遇见那只黑猫刚好回来,衔来学生给他一块钱一个的火腿肠包,已经凉透了,咬了一半。喂给了黑猫,一半上又分了他一半。
公子毫不客气的吃了,吧唧着嘴问他:
你不回去吗?难道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他说完,发现自己好像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情,黑猫沉默着低下头,留给他一个柔软的嘴唇弧度。走到巷口四肢舒展,伸了个软软的懒腰。
他很不解风情,又改问:璃月还有你这样的猫?
黑猫眯起眼睛,他看上去再没有昨夜的雨里那么狼狈。毛发干透,却已经下陷软塌。公子想他不应该住在垃圾堆,红砖水泥的墙根,和野狗老鼠争食垃圾袋。
小毛团的橘猫凑近他,肉垫踩到黑猫软绵绵的尾巴。后者没有声响,只是抬了抬尾巴尖。软绵绵,蓬松一团,倘若四海为家,绒毛里适合藏有宠物香波的甜。他注视到黑猫胸口坠一块铭牌,璃月字錾了客卿二字,陷进黑色棉花一样的猫毛里。
……哇哦,还是家养猫。
公子看得出神,与对方交换眼神许久,客卿凑过来,舔舔他碰灰的鼻尖。公子神色一愣,黑猫随即在愤愤不满的脏话声中打他嘴巴,不再等他兴致勃勃反击,矫健避开小煤气罐的一记扑杀。
客卿摇甩一下尾巴,对他说:
我想找……一个人。

对于猫咪不难理解。家中两位主人正值五年之痒,半支香烟掐在指间抽到正当,转眼拿来烟头灼烧掌心皮开肉绽,不痛是假,钻心錾骨有得无羡。黑猫清早前翻身起床,坐在饭盆前食饮难安,再眼睁睁看着两人恼火烧旺,便挤到饭桌椅上,最后窜进爬架窝里,望着外面剑拔弩张,露出两只眼睛。
烧至最后,以其中一方摔门离去告终。
他这才从变魔术一样打暗处钻出来,跳上沙发,用舌头轻舔舐主人的手。舌头上倒刺麻麻痒痒,潮湿与毛绒、体温,给予人作无声的安慰。那人疲惫不堪,勉强伸指腹轻轻挠弄猫的下巴,得到很轻很软一团的蹭。对方只是收手摇头,独自静处。
他心想绝不能再一成不变。而又刚好看见厨房窗户有落脚点。于是顺利飞跃而过一米五几的围栏,遂又用爪子与牙齿撕开纱网,心想不过天黑之前再度回家。权当浅浅出了个门来散步遛弯,放松心情,顺便找找另一位……那个人。
却不曾想走过一段路后,刚好天降瓢泼倾盆。于是见得客卿湿湿嗒嗒求借宿一晚快递纸箱,次日暴雨水冲淡了一路气味的痕迹,更难找到离开家的人。
……
这种事实其实蛮符合公子对这位天降猫咪的认知:客卿不是于猫咖内走丢的小可怜兮兮,更不是什么流浪街区霸王……这一点看他油光水滑、从不打结的皮毛就可以知道。且正值壮年之时,却不忙着猫王争霸与芳心暗许,反倒坠着铭牌项圈满大街跑,对着一个人就猫言猫语喵喵叫。
你要找的是什么人?小姐?学生?公子好奇着一句句问了,他都没答,直到问到对方是不是男人,这才应了。凭着记忆里一字字说,他个子高大,手臂与肩膀相当结实,头发像搓过盐巴的橘子。吃的多,跑得好快、好快。
为什么呢?公子从垃圾袋里拖出骨头来。咬得咔咔作响,喵喵声含糊不清:明明住在一起……是食物不够分了?
客卿摇摇头。
不喜欢了?
客卿亦摇摇头。
那就是吵架了。他嘴巴一动一动,年纪太小,还没有发腮,骨头碎塞得腮帮满满当当,嘎吱嘎吱响。他用一个肯定句,取代黑猫瞳中疑惑的神情:人类好麻烦,不像我们。
橘猫隶属一方霸主,三番五次思考着是否要统治世界。公子得意地一甩尾巴,挥挥自己砂锅大的猫爪:我们一般直接斗殴,谁打赢算谁有理。
他虽是这么说,但往往不伴随着普通斗殴。水泥丛林没有药物,没有治疗。野外受伤,往往因为感染或小虫子而命丧。夜长梦多,橘猫于第五次梦里统治世界,声称杜绝两脚兽暴治,世界属于猫咪。他嘀嘀咕咕小鱼干的梦话,翻身醒来,眼睛正对上黑猫毛茸茸脚底下的东西。
你在玩什么?公子凑来脑袋,山竹一样的猫爪够到那个小方包布。拨弄两下就拿来玩得不亦乐乎。两只眼睛闪闪发光:哇,这个是牛皮吗!
是人的钱包。客卿垂眸,轻轻低头,舔平公子不知怎么又凌乱的头顶毛。橘猫大声嚷嚷不满,却也没躲开。专心注视着里面一张相片:
好漂亮的人。
璃月人。黑猫补充。
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类了!橘猫惊叹。为什么他们会长粉色的耳朵?还有粉色的胡须,好粗一根!
可能是因为害怕孤单。黑猫跳了跳耳朵,人总是怕寂寞的,因为不想和重要的人分开,所以想长出灵敏的耳朵和胡须。将声音听得更清楚,就不用再害怕找不到对方。
我骗你的。公子笑嘻嘻地舔爪。我知道,这是大头贴。
客卿没理他,摇摇头,从他的地盘里镇定叼走钱包,三步上墙。称需要把钱包还回去。他蹲在墙头,像王者巡视领地,数清了每一位经过的人。从工薪族朝一个方向赶,又直到学生打打闹闹放学。公子叼着食物跳上墙头,放到他的脚边。和他蹲坐十五分钟,嘀嘀咕咕数小鱼干,捉蜻蜓蚊子。闷得浑身没劲。一直到深夜里,橘色头发的人气喘吁吁出现在巷尾。
你直接丢给他不就好!公子站在墙头猫声嗷嗷,两只蓝眼睛于暗处闪着明晃晃的两点光。猫眉紧蹙,捏着红砖水泥的墙头挠挠踩踩。看着黑猫衔来皮艺和金属搭扣的钱包,在墙头一跃而下。天色已很晚很晚,路灯光像熟食摊里的最后一块商品,黏腻而柔软的橘。出现一团蓬松柔软的黑,就像影子杂糅成了毛线球。
黑猫低着尾巴,在年轻人的注视里慢慢走近。他轻低下头,将钱包放在灰扑的运动鞋边,随后抬起金色的眼睛,轻飘飘地叫唤一声。看着他打开钱包,失而复得,欣喜若狂。

……你好像心很容易柔软。
十分钟后,公子看着他咬着对方从便利店应急买来的火腿肠,矫健跳回墙根。他一吹胡须,于墙头上翻了一个肚皮。前爪与后腿挂一样垂耷,大簇的毛绒一条。
何以见得呢?客卿舔舔爪子。
我以为你不打算找他的。
他说着,对上那双蜂蜜一样的眼睛:你想回去人的家里吗?
客卿没有说话,钻过去舔舔他的大毛领子。璃月石油与至冬猫挨在一起,缩在路灯照不到的墙头,像两簇大毛团团。
他又问:那就是去店里?我看见有些店为了防老鼠,都会养些猫。
橘猫说完后,仔细思考,罢了又推翻自己的猜测:不行,因为你的毛很漂亮,抓老鼠会粘上灰。
黑猫细细答他:你的毛也很漂亮。
……噢………
客卿噤了声,两只猫之间罕见静默地呼吸了一会儿。好像很故意的问他:莫非这话有什么特殊含义?
啊……
橘猫瞪大眼睛,霎时像个泄气的实心大皮球:
我以为你知道的……!
我不曾见过什么别的猫,亦不清楚至冬的风土人情。漂亮的黑猫答他:你说是有,那便是有了吧。
异乡猫咪一下被这璃月风情被反过来堵住了心头,四只山竹脚无处安放起来,公子来回甩着尾巴,好像胡须与皮毛飘飘然然,比得过被投喂小鱼干与一切胜仗。
客卿抿抿嘴,朝凑过来的大猫眨一下眼。时已过日,他已经长得很大,皮毛变厚,个子强壮变大,猫爪可以挨着客卿的爪,排排坐在一起已经比客卿高半个头。橘猫鼻尖与他相碰,舔舔他的耳朵,像潮湿麻痒的亲吻。树一样的蓬松大尾在墙根下一甩一甩。如同在纸盒小屋里柔软的甜梦枕头,直到深夜的梦里。

31 个赞

猫猫贴贴呜呜:sob::sob:太可爱力…

达哥,你果然还爱他,,

猫居无定所,身影飘摇。故而罐头虽然是加工食物,却也已经是胜得过一切垃圾箱的美食。人类现代科技发达,爱宠产业千变万化。故而几日之内,罐头一日三餐不断变化,鳕鱼的,金枪鱼的,鸡胸肉或者牛肉,冻干猫粮还有生骨肉或鹌鹑蛋黄。可惜碰到硬茬,公子生来倔强警惕,每每只过去嗅两下,不曾吃。这次罐头置于阴凉处,纯肉完整,不加一滴水,色泽诱人。他没忍住多嗅探几口,却恰恰中计:——忽然后面有什么东西一推屁股,把他塞进了航空箱。
锁芯咔哒一声,森林猫柔软细长的毛绒挤出了铁栏格子。外面顿时爆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喝彩:终于——
公子晕头转向,拔脸坐起,听见航空箱有外面一个轻快的声音响起,啊,亲爱的。你过来看。那人言语传情,朝脚步声带来的另一个人得意洋洋:你看,现在我们有两只猫了。
是吗?
低沉的嗓音响起,随即一阵窸窸窣窣,一双漂亮到惊人魂魄的眼睛在栏外一闪而过,眼尾丹橙弯起,盯着他们,笑意浓浓:我看看……很帅气。很像你。
你不能拿猫来和我做比较!我打着伞在太阳底下等了半个小时,终于蹲到他!
航空箱外沉默空档了片刻,随即响起湿润的轻贴一声,衣服之间细细摩挲,那人手指没进对方的头发,轻轻抚弄:嗯,那是很辛苦。两秒后被他的伴侣捏着两臂,跌跌撞撞,在无数个湿润的亲吻里挤出一点破了音的空隙,慌乱问他:诶,猫……
青年收好罐头,亦挤过来,铁栏外一蓝一黄两只眼睛。公子警惕地缩成一团,爪子将塑料盒子挠的嘎嘎作响。一只修长骨感的手往箱子里塞进半根猫条,里面有让猫不再多想的肉香。另一边的人咂一下舌,对于这位来自雪国的远房老乡忿忿不平:他太瘦了!我们那里的猫,养到最后都会像条狗那么大。
喂多点就好。是不是?另一人笑着与橘猫对视。
公子,他还是搞不明白状况,站起来后航空箱摇摇晃晃,引得他又是一个跌咧,头晕目眩,他的脑内一瞬间联翩起了很多东西:怎么办好,他的纸箱小屋被水泡烂,还没找到新家。昨日听说街上新开了一家名叫万民堂的饭店,本打算明天中午去后厨碰运气,拿点食物吃。还有、还有,还有很多事情,他尚未做好。
航空箱被装上车,开启油门后颠簸摇晃。箱内如同浅浅地震,公子的视角天旋地转,这时对上角落里的一双眼睛。橘猫忘记呼吸,在这个不大的航空箱里,如同奇迹般有一团蓬松柔软的黑。漆黑的、柔软的。缄默优雅缩在里。就好像上一次在垃圾巷里躲雨时,湿软的纸箱里的天空颜色。公子很重很重地深呼吸了一下,长长猫须轻轻颤动,对上那双两眼微眯,还是那么美丽的眼睛。这个时候,他的心中忽然一个闪过预感:接下来的生命里,他们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一起。不论日晒雨淋,风吹雨打,未来将会像他们流浪的日子里那样,永远只有一个小窝。一个食盆。一个毛线球。
好像在那之前,他们已经分开了很久、很久了。

9 个赞

猫猫贴贴,毛团贴贴哦!!

2 个赞

达哥你果然还是爱老婆…………

2 个赞

猫猫贴贴!公钟也贴贴!

2 个赞

看完我满脑子都是——猫猫教统治世界!!:pleading_face:

1 个赞

太可爱了,猫猫们和爱人们都好幸福~蹲蹲后续

1 个赞

猫猫统治世界!!!

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猫猫神教~!

1 个赞

从此以后就是一家四口了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