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艳

生在至冬的武人早练成了一身钢筋铁骨,所以雪原中的狐狸在面对璃月这温香绵软的小雨中生出几分恍惚
他第一次来璃月。下了船踏上璃月港口就下起了雨,不似家乡的雨那把人砸死的架势,急而猛的水滴有些甚至在下落过程中凝成冰晶,再看看璃月这绵软的雨,更像是一种馈赠,街上的人们根本不甚在意,有些孩子见下了雨,竟然还赤着脚丫跑了出来。

小雨落在身上轻轻的,即使是隔着单薄的衣服也没什么感觉,细细的如银线,若是仔细嗅嗅,蒙蒙中似乎还带了点隐约的香气,说不清是花香还是别的什么,润进泥土里,再配上周围人们轻声细语的交谈,令人鼻尖发酸的倦意从这细雨中生出来。
与家乡,他去过的各个国家相比,璃月就如同它的名字,像一个梦境般的温柔乡。

他向城市更深处走去,这里处处都是暖洋洋充满人情味的。今日来要与已至的下属会合,再找一处容身的客栈,北国银行太喧闹,实在不是一处好的住所。
正思索着,说来也巧,行走间那雨中的香气忽而变浓了,抬头看,人群中一抹修长的身影撑着油纸伞朝他缓缓走来。
那人儿也是娇贵得很,这样温和的小雨竟还要打伞,几朵霓裳在那伞面上绽开,让人担心那纤纤雨点会不会打下几片娇艳的花瓣。

擦肩而过,达达利亚下意识往旁边一瞟,对方脚步不急不慢,他却是雷厉风行惯了,匆匆一眼只撇到一抹艳色。
那眼下的一抹红,自当是艳极了的,需要四季都是娇艳的春色,才能化出那些细的一笔。
下睫上的双眸是黄金般的颜色,又像一对昂贵珍稀的琥珀化开了混着蜜裹着,荡着碎光,着实勾人。
他愣了一下,止步回头,那人却自顾自走掉了,修长的身影消失在层层叠叠的屋檐下,香气也慢慢淡了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与下属会面,寻找在璃月的居住地,再次确认任务相关的事项,这些事作为执行官早就烂熟于心,做得一丝不苟,长年在各地奔波的工作让他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并不会有任何不安与迷茫,脑子却在这期间时不时就冒出来那一抹红,像小猫一样忽然出现轻轻挠在心上,一天下来扰他心绪,乱他理智。
当时他走的太快,并未仔细去瞧上那人的样貌与各种细节,只是那抹红实在是太艳,行走间太过亮眼,虽是转瞬即逝轻轻一闪,但也叫人过目难忘。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对一双眼记得那么清楚,分明能他注意的只有强者,也从没有因为某人拥有的漂亮容貌而关注某人,更别提他今早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那人的脸了。

他懊恼地把自己摔在床上,自暴自弃地放开思绪。那人影纤细漂亮,但凭那衣着,有眼睛就知道那是个男子,不过有男子会在眼下抹眼影?达达利亚想着。他在出发前璃月有所了解,除了任务目标,他还看了看有关璃月的人文风情等,富饶的国家历史悠久却也开放,留长发再正常不过,可这眼影……
啊,那长发的末梢似乎还有丹霞之色在微微发亮?
啧。

整理好行李出了客栈,想着出门逛逛,小雨已停,他对这国家生出几分好奇,再者还要再这里待上不少时间,自是要好好了解了解,漫无目的地走着,目光在街道各处游走,不知不觉已是暮色,颇具璃月特色的房屋里外清一色的暖黄的灯光接连亮起,暖融融的一片却并不晃眼。人也慢慢多了起来,仔细一看,原是走到了戏班子跟前。
不失为璃月的一钟特色,他对这种传统表演早有耳闻,有幸亲眼观赏自是再好不过,况且今日他是个闲人,于是进去后找了一个人少位置坐下,看着热闹的人堆,单手支着下巴,端起送来的热茶,浅浅往嘴里送了送。
觉得苦中带了点涩,茶叶那点香气凭他感觉几乎可以不计,果然喝不惯这种饮品,璃月绵雅精致的滋味需要花时间细细品味。还是至冬的火水更为适合他,热烈直接的滋味一小口就能在舌尖爆开。

原本就热闹的人群说话声似乎又更大声了些,他向旁边凑了凑,听清了人们谈论的话:
“那位钟离先生,今晚会来这里听戏吗?”
“该是会的吧,今天这位虽然不如云锦先生,但唱得却还是一等一的好啊。”
“这位姐姐的话可真是讨笑了,若是离先生会来,在场的一些人还会专心听戏吗。”
“哈哈,几日前那位钟离先生前来听戏,随我前来的朋友眼睛可是一直黏在他的身上,离开场子还未问他戏怎么样,他倒是先问我可否认识那位先生了。”
“钟离先生,的确是位妙人。”
他听着耳旁的这些话,垂着眼睫无意之间又往嘴里送了口茶。旁边的人群人数并不少,话语中听起来也并不互相认识,只是偶然在这里相逢。可其中一人随口提起的一句话,竟有这么多人都知晓他口中的那位人物。
“钟离”一个念起来让人心中一动的名字。究竟是何等的大人物,才能让萍水相逢的人都有共同的话语?当地的官员?不过百姓对于这种职业的人应该不会直呼其名,远近驰名的美人?可分明都说了是位先生………?

放下茶杯的手一顿,思绪被打断了,因为一股熟悉的香气。分明雨早已停下,这香似乎有一种魔力,仿佛又回到了上午的绵绵小雨中,温软又微甜,那一抹艳色又在他的脑子里浮现出来,转过头想寻觅香气的来源,却让夺目的艳色直直撞进他的眼里。
就像他冰封万里的海面,被蓦然闯进的春意硬生生融化了,这下可不只是在脑海中,再真真切切地看那颜色更艳更美,灯火衬着的双眸正望着他,他盯着眼前的人,几乎是在失神了。

“阁下?抱歉,请问是这里有人吗?”
那前来的美人儿微微瞪大了眼睛,似乎被他发愣的眼神惊到了,比金珀还灿的眼带了几丝歉意和不解,他的音色同他的香气与外表不符,低沉微哑,但又像玻璃碰撞一般的清脆,尾音倒是华丽勾人,达达利亚在他说完这话才反应过来,来人是想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结果却被盯了许久,人也不说话,只好自己先开口询问。

“啊,没,没有,您请坐。”他清朗的声音都染上了沙哑,有些手忙脚乱地说出了这听起来有些好笑的话,惹得美人轻轻一笑,随后落坐在他身边。
那股香气绕在他身边,让他连背都仍不住崩直了,达达利亚小心翼翼地坐着,原本没什么问题的板凳这时仿佛生出了尖刺,怎么坐怎么不舒服,硬生生在身上逼出了几滴汗。

“啊,钟离先生!许久没见着您了,刚刚还想着您会不会来听戏呢。”
“钟离先生晚上好啊!又在这里碰着您了,听完戏后可否占用您一些时间,我这有几个问题一直想要与您探讨呢。”
“钟离先生!上次与您商量的事您看如何?如果您有意,我就带那姑娘来看看啊。”
“…………”
“……”

原本一个安静的小桌子瞬间围满了不少人,脸上都挂着笑热情的与旁边这位美人交谈,其中不乏刚才谈论的那几位,达达利亚被吵的都有点晕了,那么多人一下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说着话,一下怎么可能听清嘛。
他暗暗想着,可是那位美人似乎已经听清了所有内容,按照来人开口的顺序,望着人的眼,一一耐心的回答了所有话语,什么这场戏他很久就想来听一听,等会儿可能有事要忙探讨要等到下次,自己暂时还没有与女子结缘的打算等等,低沉的声音伴着淡淡的笑脸,让达达利亚又不由自主的把眼神往他那边投。

又迅速若无其事的收回眼神,“钟离……”他暗想着,像要把这个名字放在指上好好揉念,用刚才品茶没有的耐心细细品味。
原来这就是那位美人的名字吗,念了一整天的那抹艳色现在就明晃晃的挂在他旁边,活色生香地坐在那里。世上竟还有如此巧合,让他当真想要好好认识这位美人先生。

这时那边的人群伴着钟离的一声“戏就要开唱了,诸位不妨先听完在说罢”散了开来,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几位也无奈离去,小桌子又恢复了方才的清静,也只留了他们两人在此坐着。

达达利亚感觉身上刚消下去的汗又冒了出来。很奇怪的感觉,有些………紧张?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即使是在面对强劲的对手时也只会有战栗的兴奋感,而钟离也很明显不会忽然站起来同他在阁楼里决一死战。他说不清这情绪产生的缘由,明明那副开朗可亲的面具在他脸上不知挂了多久,他现在就可以摆出职业的漂亮笑脸凑近钟离与之交谈,然后接近他,熟悉他…
最后………最后他要干什么?一般他主动接近人都是有最终目的 ,想让钟离做什么…或是他想把钟离怎么样…… 等等,冷静,他只是坐在你旁边,或许你们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不对,没有交集可不行…呃,为什么不行…………等等!

达达利亚的脑子有些乱了,下意识又往钟离那边看,这次可没有什么掩饰,也不知钟离有没有感觉到他直直的视线,却是笑了一下,美得惊人的双眸眯着,那两道飞红在灯光下愈发惊艳。达达利亚心中一动,思绪已被他理了下来,忙把头飞快转了过来,暗暗想着钟离应该只是因为眼前的好戏而付之一笑。

他根本没有想与钟离交识的理由,擦肩而过与同坐一张桌,根本就只是巧合,人家压根儿或许就没注意到他,无论是今早还是现在。
他冷静了下来,就把今天这事当成来璃月的一个插曲吧,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执行任务,结识一些人自然是不错的,扩宽人脉只会有好处,但是钟离……呃,但是………
他脑子又开始乱了。

“?”
钟离暗暗看着旁边失着神,仿佛在懊恼什么的青年,感到有些疑惑。
作为契约的一部分,他自是知道会有一位不知情的执行官也会前来璃月。只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巧,今早就碰到了那位执行官。
执行官高挑的身形与明显俊美的异国面容在人群中很是扎眼。他似乎是刚刚来到璃月,的确,按照契约内容,差不多该是这个日子。
日后可能会多多接触了。他撑着伞,不动声色地改变了原本要走的方向,向那位异国青年走去。
他做的滴水不漏,毫不引人注意,但那位执行官却是走得很快。
钟离爱极了通透漂亮透水蓝色的夜泊石,在他的展柜里不知买下了几块,但那些都没有青年的那双眼睛纯粹,光亮照不进去,自身却幽幽发着蓝光,阴暗又漂亮。
他等到执行官走远之后才躲在墙后凝视他离去的背影,他对这位青年自是很感兴趣的,纵使还未相识,但青年眼中的狂气骗不了人。回到往生堂做完各种今天要做的事,暮色出门兜兜转转又偶然碰见他朝戏班子的方向走去。
有趣。正巧今天他也来了兴致,轻轻走在青年的后面,轻轻笑着。

他故意挑了青年旁边这个位置,却没想到还没坐下,青年就回过了头。
被发现了?不,不应该,镇定自若地询问青年是否有人,发现这位青年竟是有一些……慌忙?
过了一会儿又接二连三发现了来自身旁的视线,一时隐晦一时直白,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茫然中不禁失笑,但这一切都很有趣,不是吗?
于是他错过了头,微微靠近了他,主动开了口。

“这位公子,觉得这出戏如何?”

6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