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其一:傩

前提摘要:语体教。ooc有。私设有。已经尽可能往原作风靠拢了qwq
起名废。

正文

达达利亚拿着丑角派发给他的计划书,一时陷入了沉默。

字很多,脑壳疼。

“你先把这份看完,之后立刻前往璃月,费用富人已经批了,有需要就去北国银行。”丑角交代下来。“为了女皇陛下。”

“为了女皇陛下。”达达利亚重复道。

丑角离开后,达达利亚翻开第一页,就被满满的一页字震惊到。他以为他干的是武将的工作,没想到还有文书要求。

大概是丑角也觉得他干不来太曲折的工作,计划书简单总结就是想方设法接触到摩拉克斯的尸体,然后窃取神之心。至于为何丑角会知道摩拉克斯会死,一概没说。

计划书最后两页扣着两份资料,一份是无照片的岩王帝君的资料,另一份则是张贴着一张少年正面照的资料。达达利亚挑了挑眉,被第二份资料勾引得蠢蠢欲动。

达达利亚跟家人吃了新年聚餐就出发去璃月了,路程不算太远,刚好赶上璃月新年庆典的尾巴。达达利亚脱下至冬国的皮大衣,换上更为便捷的作战服,在别人看怪胎的目光下张开双手感受海的气息。

璃月很暖和,即便是在冬季,也比至冬国的夏天暖和很多。达达利亚决定先去北国银行报道先,毕竟他身上没有璃月的货币,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一个穷光蛋。

璃月的中心似乎在举办什么活动,人山人海,而人海中央是五个穿着大红大紫夸张异常的人,他们面带狰狞的恶鬼面具,跟在一条威武庄严的舞龙后面挥舞着武器四处游走。

达达利亚看不懂,但这不妨碍他感受到璃月人的热情和对岩王帝君的崇拜。岩王帝君果真是璃月人心中无与伦比的存在。

达达利亚一眼锁定其中一个高挑的身影,面具遮挡住他的样貌,但强者的雷达让达达利亚不由地提高了对这个人的关注。

对面的人似乎感受到了达达利亚的注视,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一股难以言喻的战栗感从骶尾往上窜,达达利亚咬紧后牙槽,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厮杀。

这个人很强,但此时此地不是战斗的好时机和好地方,更别提能够打个尽兴。达达利亚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吐了出来,再次抬眸望去,那人已经转过脸跟随着舞龙离去。

达达利亚遗憾地眨眨眼,随后又安慰自己,总会有机会再见的。

于是他掏出一张杂乱得像团毛线的地图,试图辨认方向。

愚人众的成员(特指富人的手下)工作效率还是蛮高的,就是有点认钱。达达利亚跟着接待员抵达白驹逆旅,房间的装潢古雅庄严,跟至冬国完全不同,此刻达达利亚才有了点到了外国的感觉。

“今天是璃月庆典的最后一天,执行官大人要出去走走吗?”负责这趟接待的娜蒂亚建议道。“这是璃月一年内最盛大的节日之二。”

“之二?第一是?”

“请仙典仪。”

亦即他们行动的信号。

达达利亚一瞬间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个身影,笑道:“那便去看看吧。”

虽是这么说,达达利亚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人生地不熟,他抬头看了看高高悬挂在海面上的圆月,寻着最热闹的方向迈步走去。

游行似乎到了尾声,已然寻不到舞龙的踪迹。果然是来晚了吗…

突然一束棕色闯进他的视线,达达利亚手比脑子还快,先一步拉住了对方。他看了过去,人是那人,穿着记忆中的服饰,面具别在侧面,身上却没了那股让他兴致高昂的战意。

那人歪头看着达达利亚,幅度不大,但能从他的眼中看出深深的疑惑。他拥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很漂亮,像极了阳光照耀下的琥珀。

达达利亚一时语塞,他手忙脚乱地比划着,脑子却组织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说什么好?跟他打一架?对一个刚见面的人说这样的话合适吗?

那人沉默了几秒,恍然大悟:“你是迷路了吗?”

“……”

达达利亚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他摇了摇头,还是觉得先打招呼准没错。“你好,我叫达达利亚,你也可以叫我公子,今天刚来的璃月。”

“公子…?”很耳熟的称呼。面具人–即是化名为钟离的摩拉克斯把这个名字在心里无声地重复两遍,终于想起之前的契约中寥寥带过的两个字。原来契约已经开始了。

他开口道:“庆典已到尾声,但璃月拥有不少好去处,若是你想要游玩一番,我可代为引路。”

“欢迎来到璃月,远道而来的朋友,你可唤我钟离。”

钟离不愧是当地人,达达利亚跟着他见识到了不少璃月的特产,不限于美味的佳肴,各有特色的香膏(这玩意儿达达利亚也不明白为什么钟离这么了解并用来干嘛),还有赌石和富有璃月特色的手工作品等等,真让达达利亚大开眼界。

就是有些贵,达达利亚啃着鸭脖子眨眨眼,看着钟离优雅得离谱的吃法,宽心地想着,反正富人给报销。
介绍这些特产的时候,钟离侃侃而谈,什么都能说上几句,语调温柔敦厚,让人不禁沉迷其中,达达利亚能感受到,这个人是真的以璃月自豪。

“钟离先生真的很喜欢璃月,”达达利亚说,“她很棒,我也很喜欢。”

听到这话,钟离顿了一下,随即柔和地笑了,他轻轻地应了一声“嗯”,达达利亚仿佛被一万只塞加羚羊蹦蹦跳跳地跃进心里。

达达利亚抬手摸着胸口,总觉得方才那一瞬间心脏被人拿捏住一样,那感觉很缥缈,但也很刺激,不同于游走在生死间的命悬一线,而是叫嚣着掠夺与占有。

钟离带着达达利亚逐渐离开中心区域,往外围的山上走去,天色昏暗,但钟离的脚步从不停歇。

“这是我经常来的地方,从这里往下看,可以看到整个璃月。”

钟离停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灯火通明的璃月港,远离了人群,远离了人间的纷纷扰扰,余留的是百年来人类为生存努力抗争呈现出的劳动成果。

“她很美。”达达利亚望着这样的璃月,想起了白雪皑皑的家乡,两国风景动人,达达利亚心里同样有所触动,但到不了最深的地方。

“所以,这是先生的秘密基地?”达达利亚调侃道。

“秘密基地…吗?”钟离食指和拇指抵着下巴沉吟道,“嗯…也可以这么说。”

“那现在我也知道了,先生下次可以叫上我一起来。”达达利亚笑道。

“……”

钟离垂眸,他没立刻回复对方,公子的话语让他回想起千百年来只身站在这里眺望璃月风光的景象,莫名地,钟离觉得有那么一丝落寞浮现心头,稍纵即逝。

“好。”

钟离点头应道,他闭上眼睛,把戴着面具化身为神而拥有的无情和算计藏进心底,再次睁眼,只余对友人的真挚之情。

其一完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