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小甜饼混个头像框🥺

“听说了吗,咱们往生堂的客卿似乎与那位愚人众的执行官有染…”

胡桃一脚踹开往生堂的大门,看着还在大厅内悠哉悠哉看书的钟离质问道:“钟离!你是不是跟那至冬毛子发生什么了!”那位传说中的客卿抬头,表情还似平常一样毫无波澜,似乎这事儿与自己无关。

“哦?堂主何出此言。”

“你还问我呢!我刚刚一上街到处都在议论你俩,钟离啊钟离,那毛子风评本来就烂,你还整天跟他混在一块!”

“堂主教训的是,不过这本书甚是有趣。”

“…你还装傻!”

胡桃前脚刚说教完钟离,后脚被议论的另一个主人就出现在了往生堂门口。

“嗨钟离先生——!好巧啊,能在这里碰到先生,先生有时间吗,要不要一起去逛逛?”达达利亚笑的灿烂,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仿佛与外面所传的愚人众执行官的面貌并不相符。

胡桃一下子跳起来:“喂!这里本来就是我家院子吧!我看你就是故意来勾搭我家客卿的!”

“哎呀胡堂主也在。”达达利亚敷衍的和胡桃打了个招呼,“我只是来找先生吃个饭而已。”边说边往钟离那处走,胡桃眼看着他的狐狸尾巴就要翘上天了。

达达利亚弯着腰凑到钟离身边,表面上像是在看钟离的书,嘴上询问着,“先生,有空吗,我今天在万民堂订了桌好菜,听说有新菜式呢,要不要一起去试试?”钟离把书合上,看着身旁与自己近在咫尺的生得一副好生标致的至冬脸微微笑道:“公子阁下既然亲自来邀请,钟某自然不好拒绝。”

胡桃在旁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你根本没想拒绝吧……”

达达利亚听言一把拉过客卿的手,毫不避讳的对着胡桃说道:“多谢堂主把先生借我一用啦。”

“好你个钟离,跟他走了今晚就别回来了!”胡桃啪的把往生堂大门一关。

达达利亚在心里乐开了花。

这两人一直到大街上还是手拉着手。达达利亚似乎注意到了四处传来的陌生目光,贴在钟离耳边道:“先生,你有没有觉得有好多人在看我们。”
钟离则还是不紧不慢“阁下今天才发现吗,这么牵着我的手在大街上招摇的,你还是第一个。”

“哎呀先生,就是要这样招摇点才好,这下全璃月都知道先生您是我的了。”达达利亚狂妄的说道。

钟离不气也不恼,任由着达达利亚去,只是嗔怪似的用力捏了捏这至冬武人的手。

傍晚——

“先生,您看这堂主都不让您回家了,不如就去白驹逆旅那儿和我将就一晚吧”达达利亚笑的甜,钟离最招架不住年轻人可爱又讨好似的笑容,于是乎成功被这伪装成兔子的狐狸拐跑。

“哎哎听说了吗,有人昨晚亲眼看到客卿先生和那至冬人手拉手进了白驹逆旅!看来我上次说的真没错!”

  • 路过的胡堂主:“什么?!”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