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醒醒,我老婆要跟人跑了!

生草,放飞自我产物,观某tag有感
顺便加一点鸭鸭吃醋撒娇场面
有一句话没魈的魈空
须弥开了,迫害海哥中
或许你们听过《There right there》?(律政俏佳人的那首)

》》》
达达利亚今天分外的严肃。他锁紧眉头,双手交叉抵在唇前,压低了声音说:
“伙伴,我有一个严肃的事情要和你说…”
“我怀疑钟离先生要和人跑了。”

“???啊???”空坐在琉璃亭豪华的大餐前,发出了一脸的黑人问号。

》》》
作为横行提瓦特大陆的异世旅行者,空遇到过不少奇葩古怪的事情。什么唱歌引出骗骗花啦,好吃的急冻树啦,总而言之空觉得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自己迷惑了。
甚至直到达达利亚说话之前他都还在担心达达利亚是不是真有什么困难。毕竟他从来没见过达达利亚这么深沉的样子。
当初他来夺摩拉克斯的神之心的时候装的一脸和善、出手阔绰。黄金屋里虽然失了智又是邪眼又是魔王武装还放出了奥赛尔,但总体而言也不算大问题。哪怕后面知道钟离骗了他低沉了一小段时间,也很快又和钟离贴贴去了。
就这么个天天把钟离挂嘴边的笑面狐狸,真的很少露出这么凝重的表情。
难道钟离出事了?不应该啊,他可是摩拉克斯啊!还是愚人众出事了?至冬出事了?
空还在胡思乱想,就听见达达利亚说他怀疑钟离先生要和人跑了。

哈????excuse me?你在逗我吗?
那可是钟离先生啊!他怎么会和别人跑了!岩之神最讲求契约,而且他明明那么爱你,你是眼瞎了才会觉得他要跑吧!

空直接一个瞳孔地震。是他唐突了,世界上果然还有能让人迷惑的事情,而且绝对不止一件!

》》》
“不是,怎么可能,达达利亚你怎么会这么想?”空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就是啊,钟离先生怎么会是始乱终弃的人,达达利亚你说的是自己才对吧!”派蒙在空中跺脚。

达达利亚还是一脸沉重,只是说:“伙伴,前几天你去了须弥,对吧?”

“啊是啊。”空皱眉。自从从稻妻回来,他和派蒙就在找去须弥的办法。在这段时间还做了不少委托,找到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蒙德璃月稻妻三处逛,天天跑锚点,晚上要么是在野外要么就是去了望舒客栈,安抚一下那位冷脸的仙人。也就是前几天才终于找到了去须弥的办法。没想到达达利亚消息还挺灵通的。

“你在那里有没有碰见一个叫艾尔海森的须弥学者?”

“啊我知道,就是那个高高大大的让我们去买罐装知识的教令院书记官吧。说起来最后那个红色的罐装知识我们都没拿到呢。”派蒙一拍脑袋说道。
“可是这和钟离先生有什么关系吗?”派蒙又挠了挠头疑惑道。

“我怀疑他是把先生拐走的人。”达达利亚语气发狠。

而空则又是一阵瞳孔地震,我就知道没有最迷惑只有更迷惑!

“不是,你怎么会这么觉得?钟离先生也不可能是这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人啊。他可是活了六千多年的人,这么长的岁月里只栽你身上了!”空回想起曾经与钟离闲聊时钟离提起达达利亚的神情。

》》》
钟离曾是那个令人敬畏的摩拉克斯,如今也刚成凡人不久,尚且不算懂得凡人情爱。在他的尘世闲游中,他很难不以神的视角去看待凡人,也就意味着他很难懂凡人感情。以爱最为明显。
所以当仙众和空知道钟离和那个至冬执行官在一起的时候,所有人都震住了。千年铁树开花,千年璃月著名石头开窍,这可是天上地下最大的事儿了!
当时钟离向众人宣布的时候十分淡定,都让大家有种错觉,是不是其实他们俩没在一起。但空和他闲聊时才发现,是爱了,爱的透骨彻底。
眼神骗不了人,他的缱绻难以掩饰。
他说:“公子阁下,赤诚可贵。卸下神明重担后我尝试以凡人身份生活,诚然,大部分人不知我的身份只将我当作往生堂客卿对待,但只有他是主动接近我的人。虽然他的目的并不单纯,我也确实拿他做局,但他眼里的兴奋喜悦是真实的,而我也确实愿意同他呆在一处。”
“我曾想过他知道真相后的态度,是远离我和我断绝关系,还是回了至冬只当普通友人,我都能接受,毕竟我骗他在先。我也愿意尊重他的决定,和他相处的日子也会成为我今后生活中的如黄金般珍贵的回忆。”
“只是,他没有走。他仍然愿意呆在璃月,或者说,呆在我身边。”
“或许,我也无法离开他,活在没有他的世界吧。”
说罢,钟离轻声一笑:“旅者,此番话还请你不要告诉公子阁下。”
空听完很久没有说话,他只是和钟离一起看着夜晚繁华的璃月港。他并不清楚达达利亚和钟离相处的事情,但是他能知道,两人是相爱的。是以知道是凡人和神明身份的前提下相爱的。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跟别人跑啊!

达达利亚你换个脑子吧!

》》》
“我带你去看一个东西。”达达利亚忽的起身,走出了琉璃亭。
空和派蒙马上跟了上去。至于这没动过的大餐也只能含泪舍弃了。
空跟着达达利亚到了合成台旁边的公告栏。他在那儿站定,说:“你看公告栏。”
空疑惑,但还是看了过去。什么新鲜鱼摊广告,春香窑广告,千岩军告示,总而言之是大大小小的民生事情。
这有什么问题吗?
派蒙“咦”了一声:“都是广告啊,这和钟离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达达利亚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说:“你看这个。”
空接过去看,发现上面是一个人的留言,说他与一位须弥学者志趣相投、交谈甚欢,对方还从须弥带了一瓶蛇酒给他。不过没名没姓的,也不知道谁写的。
达达利亚忽然一脸痛心疾首,颇有一种儿打不成器的感觉:“你还没看出来吗?这全璃月港我就没看见过第二个人说话这么文雅!”
醍醐灌顶。空连忙又看了一遍,果然发现这种遣词造句只有钟离先生才有。这倒是真不知道钟离先生竟然也有须弥友人。只是……
“达达利亚,这须弥学者也没指名道姓,你怎么就知道是艾尔海森?”
“你不信?我再带你去个地方。”达达利亚还是沉着脸,将空带到了新月轩。

新月轩内正坐着钟离先生,他一脸笑意地和身旁的人说话,而旁边的人居然就是艾尔海森!
空被达达利亚带到一个隐蔽角落,确保钟离和艾尔海森发现不了他们。
“原来你今天没和钟离先生吃饭是因为他和艾尔海森在一起……”
“什么在一起,会不会好好说话?”达达利亚突然打断空的说话。
“行行行,是一起吃饭好吧。”空觑着达达利亚有些愠怒但又隐忍的脸,突然有了个恶劣的想法。

“there right there!”
“看那绿色的家伙给先生夹菜”
“看那钟离先生笑的开心”
“看那钟离先生就要歪到人家的身上去”
“你说他是不是喜欢他”
“还是他也喜欢他”
“所有的证据都表明”
“他们俩有一腿!”

达达利亚皱紧了眉头但下意识也跟着空的调子唱了起来:
“这是个被忽视的事实”
“难道真的可以说”
“和别人交谈甚欢的人”
“就和对方有一腿吗?”

“但看那对方自然而然搭上了肩”
“看那钟离先生没拒绝”
“这是个终极的悖论”
“瞧,我们在看什么”

“我们在看什么”

“他是和对方有一腿吗”
“还只是友人?”

随着空的高音落下,四下陷入沉默。
许久,派蒙才发出声音:“旅行者,没想到你还会唱音乐剧。”
“伙伴,你果然天赋异禀。”达达利亚也愣愣地赞叹。

“……呵呵。”这首歌请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就现在!

》》》
“话说这里的声音那里听不见吧?”空后知后觉刚刚唱歌的声音过于大了。
“不会,我特地选的位置。”达达利亚摇头,但目光始终在钟离那边。
看他们吃饭吃的差不多了,空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餐饭谁付的钱?”
达达利亚眉毛狠狠一跳,颇有点咬牙切齿地说:“艾尔海森。”
“哦哦那岂不是钟离先生的钱包又多了……”派蒙被空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
趁着达达利亚还没开口反驳,空说话了:“鸭头,你不会是吃醋了吧?而且还是飞醋。”
刚刚酝酿起的怒火霎时熄灭,达达利亚支支吾吾地反驳:“没有,怎么会,我很大度的。”
说对了。空了然。
“与其在这里猜,倒不如你自己找钟离先生聊聊。”空说着抬起头,目光与那边的钟离先生对上了。只见钟离微微一笑,空知道估计自己和达达利亚早就被发现了。
“啊,艾尔海森走了,我还有事找他就先走了。你自己可要想清楚,别让那位先生担心。”空眨了眨眼带着派蒙离开了新月轩。
旅行者走得快,让达达利亚有些没防备。他正想着旅行者刚刚话的意思,就听见那头钟离说:“公子阁下既然早就来了,何不与我一起吃饭?”
达达利亚一个激灵,果然还是被发现了。他调整了一下心情,扬了个略显心虚的笑脸,向钟离打招呼:“真巧啊,先生。”

“不巧,我在等你。”钟离端着一杯热茶,啜了一口。

达达利亚如坐针毡,偷看偷听撒谎,这每一条都够他喝一壶的了,更何况还被当场抓获。达达利亚疯狂想着该如何开口,就听见钟离说:“你似乎格外关心艾尔海森阁下。”
“没有,怎么会!”达达利亚立马反驳,突然他的声音又软了下去,说,“我只是担心先生,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钟离低声笑了起来。
“喂,先生……”达达利亚有些羞赧。他承认是他想多了,而且在狂吃飞醋,但是先生也不能这么嘲笑他吧!
“抱歉,只是现在的公子阁下倒分外可爱。”钟离目光柔柔地看着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凑到了钟离身边,学着托克和冬妮娅向自己撒娇的样子,说:“先生,你不能不要我啊。”
“我怎么会不要你,达达利亚。”钟离伸手抚上那橘色的蓬松柔软的头发。

小狐狸被撸顺了毛,什么气啊害羞啊都烟消云散了。此时理智回笼,达达利亚才想起今天一切事情的源头:钟离和艾尔海森的关系。
“没想到阁下还记得这件事。我与他只是友人关系,并无其他情感。学术上有些地方我与他有相同见解,因此便聊得多了些,仅此而已。”钟离说道。
“先生没骗我?”
“如果阁下实在不信,钟某也没有办法,看来我与阁下也没办法……”
钟离被达达利亚亲住了嘴,被迫将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不许,先生,不许这么说。”达达利亚低声说道。
钟离一下子柔和下来,应道:“好。”

至于这件事的后续就是,两个人狠狠用“武力”加深了与对方的感情。

》》》
“所以那位就是钟离的男朋友?”艾尔海森与空碰上后知道了前因后果。
“是啊,我们还因此跑了好多地方,顺便听了旅行者唱歌!”派蒙说道。
“派蒙!”这首歌请从脑子里消失吧!
“倒是意料之中。”艾尔海森仍是一脸冷淡的样子。
“啊,为什么?你应当不认识他吧?”空疑惑。
“看得出来。你们偷听的事我与钟离早就发现了,但他并没有捅破的意思我也就随他去了。不知道饭桌上的内容你们听了多少,但至少就我看来,钟离是喜欢那个达达利亚的。”
“而且那个人我也有所听说,愚人众危险的第十一席竟然为另一个男人傻乎乎的吃醋,说明也是爱得厉害了。”
“所以我说,不难看出来。”
莫名听了一些好像很厉害的分析的空讷讷地点了点头。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刚刚好像有点被嘲讽意思。
“我先走了,再会。”艾尔海森打了声招呼就走,没有停留。

“他走的好快啊。”派蒙对着旅行者说。

“嗯。”空朝艾尔海森走的方向看了一眼,又开了去须弥的锚点,“走吧派蒙,我们要开始新的旅程了。”

“好哦!”

13 个赞

哈哈哈哈吃醋鸭鸭

《钟离先生是gay还是璃月人》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