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即使人鱼无法再度歌唱

旧文搬运,目前最满意的一篇

要素:大量自设,离是普通人类,达达利亚性转(喜欢搞单方性转是我的问题.jpg),ooc warning
了解并接受以上提示内容后请再继续往下
推赏BGM:指尖的阿里阿德涅
—————————————————————

1

往生堂客卿的一天开始得很早。

天地寂寥,人影稀疏,璃月还在晨光中半睡半醒。街道极安静,几乎只能听到哗啦啦的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

此时出行,倒有点情人幽会的意思。

钟离一愣,随即晃晃脑袋对自己这个想法置以低低一声哂笑。

转过拐角,便见到亮橙的发丝在碧波与凉风中摇曳,即便披着朦胧的曦光也十分显眼。熠熠的碧蓝鱼尾轻拍着波面,升上海面的涅瑞伊德斯转过头,极品夜泊石一般纯粹的眼眸倒映出来人的身影。

几只海鸟随上扬的语调一同振翅而飞。

“早上好,钟离先生!”

“早安,达达莉娅。”

钟离用他温和的嗓音、和煦的笑容回应那个可爱的、已经和他相当熟稔的生灵。

——达达莉娅是他偶然结识的一条人鱼。或者更确切地说,一条不折不扣的美人鱼。

达达莉娅的美是凌厉又气势逼人的美:肌肤像花瓣一般柔嫩,五官却是璃月极少见的深邃摄人;尤其那对虽然黯淡无光也依然难掩其色彩、深沉如海的蔚蓝瞳仁,更是将其散落在肩头、背后的长长似落霞般的橘色卷发衬得无比鲜艳热烈。

来到他近前、浮在波浪中的达达莉娅靓丽得如同是异国的童话故事里游出来的人鱼公主。

只是钟离的视线不由定在某一点上。

“……达达莉娅?”

“什么?”

钟离早前便留意到时不时达达莉娅的身上、鱼尾上就会出现一些红艳着的伤痕——现在也正是如此。虽然她那头长发一盖能盖住不少,但总会有露出来的一些。

回想起近来自己听得越来越多的关于人鱼的传闻,钟离不由得发散自己的想法,觉得可能与达达莉娅有关。

人类频繁活动的海域几乎不可能有人鱼族群栖息,因此敢如此接近人群的达达莉娅不是缺乏危机意识,就是对自己的实力极度自信。

钟离认为是后者。

“你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吗?”

钟离的眼神落在达达莉娅手臂那道有些长的划伤上。

达达莉娅皱起眉毛很是纠结了一会儿,随后轻轻摇摇头:

“就算上了药,海水一泡也会冲掉的。放心吧,我没事,谢谢先生关心。”

“没事就好。可达达莉娅,你也要注意不要总是受伤。”

“好好好我答应先生。先生今天要讲什么故事?”

笑语随潮声一同起起落落,直至乳白的薄雾在渐亮的日光中消融,相谈甚欢的二者才挥手作别。

2

确实正如钟离所想,达达莉娅——这是钟离认为的名字,实际上她就叫达达利亚——她是唯一敢于探索近岸海域的斥候,同时也是族群里最勇猛的未成年战士。

正因这份无畏,她才会与钟离相遇。

钟离在往生堂的职位是弹性工作制,闲暇里他总会穿行于璃月的大街小巷,醉心在人间烟火之中。

他闲游时发现,璃月港一隅一间小小教堂最近正在组建圣歌队。

钟离成了这支还未成型的圣歌队的第一个听众。打理教堂的神父兼指挥和钟离相当投缘,一聊起来便忘了时间,相见恨晚意犹未尽的两人回过神来发现竟已经到了教堂该关闭的时刻。

和神父告别后,钟离帮忙锁了门正欲离去,没迈出几步,就听到了轻柔悠扬的吟唱声自教堂后传来。那缥缈的歌声分明和圣歌队唱奏的是一样的旋律,听起来却更为妖冶奇异,缱绻的美妙声线向听者的灵魂招着手,吸引着来者去探寻,去飞蛾扑火而不带一丝悔意。

钟离蹑手蹑脚地绕至建筑后,极力收敛自身的存在感,谨慎且莽撞地想要一睹歌者的真容。

——歌声如同妖精的歌者人身鱼尾,卷曲的暖橙色波浪长发直落到腰下,正背靠着教堂的后墙,尾尖点水,悠然自在地轻声歌唱。

下一瞬间,鎏金与珀蓝的眼眸四目相对。

两双眼睛的主人都为那骤然撞进自己视界的存在震惊不已。

橙发的人鱼霎时停止歌唱迅速翻进水中,和钟离拉开了距离,只露出两只眼睛留在水面上窥着来人接下来的动作。

钟离后退了一些,他半跪下来,尽量让自己唐突的行为不要再进一步惊扰大海的来客:

“初次见面,人鱼小姐。请不必害怕,我并无恶意。

“我名叫钟离,是被你的歌声吸引而来。你的歌声真的十分优美,人鱼小姐。如果你认为我打扰到了你,我会立即离开。”

提瓦特的人鱼是美丽又机警的种族,它们会刻意远离人类,以至于人类研究者追着人鱼族群追了几百年,对这一种族仍是知之甚少。钟离虽然开口尝试对话,然而心里还是觉得对方大概会摇摇尾巴直接游走。

因此当达达莉娅向他游来,睁大了那双深海的眼眸端详他,嘴里蹦出那句不算得字正腔圆却相当清晰的“钟离先生!”时,钟离实实在在吃了一惊。

——后来钟离将达达莉娅的唱法作为建议转达给了圣歌队,指挥大为震撼,这么空灵的转音真的是人能唱得出来的吗。

3

“钟离先生又在担心我受伤?我可是很强壮的!

“我可以从这里一直跳到街上去,要我跳给先生看看吗?”

达达利亚笑盈盈的,舒展开的鱼尾轻快地拍打着水面,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那还是不必了。”

钟离打心底认为她说到就能做到,遂制止。

达达莉娅满脸遗憾,用带蹼的手指理起自己被海水和海风粘在身上的长发,拨开的发丝间略微露出一点青蓝色的鳃,叹了口气,话锋一转:

“我总是到近岸来,现在我的妹妹们对岸上的景色都很感兴趣,不过我去过的地方好像都不太适合带着她们……”

“关于此事,我有个建议。”

钟离用指节托着下巴略略思忖了一会儿,心下便已有了打算。

“噢?”

达达莉娅顿时兴趣盎然。

4

达达莉娅是钟离见过的最好的歌者——她唱出的每一支歌仅靠声线便能织就纯粹与繁复,绘成能摄去灵魂的华美乐章,装点人类歌者的指挥与伴奏对她而言皆是无用之物,海面与天穹才是与她相配的殿堂。

此般只应献给天地的乐声,听者仅有钟离一人。

“虽然我对人鱼的语言并无了解,但……达达莉娅你每次唱的歌,旋律、歌词似乎都相异,从不重复?人鱼都像你一般如此善于歌唱吗?还是另有原因?”

“这可是人鱼的秘密,先生。”

达达利亚将头枕在她交叠的双臂上咯咯笑道,她看起来明艳又张扬,笑容里融化着一如她歌声里蕴藏的热情,灼眼得像异国油彩画上的向日葵。

钟离的神色难以察觉地变了变。

钟离不是傻瓜,他听不懂人鱼的音句,但听得懂歌唱者的情热。

在那眼神中,在那微笑中,达达莉娅对她炽热的情感从未有过哪怕一点点的掩饰。

困扰钟离的是另一件事——无论何时他想要询问或试探,都只能触及达达利亚保持笑容的表面和紧闭的真实内心。

“最近是不是有一条人鱼在追求你?”

来去如风、广闻如风也不羁如风的友人举着酒杯,调笑般地关心道。

钟离不动声色隔开他的第十次碰杯:

“以普遍理性而言,比起追求,那似乎更像是单方面地在表达她的爱意,但是她……对我却毫无所求。”

达达莉娅喜欢送给钟离她在海中找到各种各样闪闪发亮的玩意儿,其中不乏在陆地上堪称价值连城的宝物。

然而钟离为达达莉娅挑选的礼物一次也没能送出去过,强塞也会在下一次连同对方的礼物一起还回来——来自大海的精灵固执地从不接受来自钟离的话语与神情以外的事物。

5

“哇——这里好漂亮呀!”

第一次得见陆地景色的三只小人鱼欢欣又雀跃。她们的发色和达达莉娅一样是温暖的橙橘,亲缘关系显而易见。

钟离告知达达莉娅的地点是嵌在一处山谷间的连湖,水阔镜平,茂林深翠,绿草如茵,不见人烟,只时不时能见到小兽出没。此处地处偏远,山路崎岖难行,水道蜿蜒狭窄,但对于可以自由穿梭在各类水域中的人鱼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秘密游玩地。

跟在妹妹们身后一路护送的达达利亚冒出水面,也满意地环顾:

“这是钟离先生告诉我的地方,景色优美又远离人类,以后你们可以多来这边玩。”

原本仰躺在水中任意漂浮的安东直起身来:

“可是姐姐,你不是已经决定要分化成雄性了吗,为什么还要去追求人类的雄性?”

达达利亚怔了一下,然后颇为无奈地一笑,扇形的尾巴把湖水猛地一抽,激起的水花直扑小人鱼们红扑扑的脸蛋,惊得三个小家伙呀哇乱叫赶忙逃窜。

“我没有在追求他,小笨蛋们。

“我决定好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但是,等你以后有了喜欢的对象的时候就会懂了

“——完全无法控制,一刻都不能等待,想把所有的爱意都告诉他的这种急切的心情。”

达达利亚将手握紧贴近心口,感受自己想起那眼底勾红、温文尔雅的青年时胸中加速的律动。

“好难懂哦。”

整齐排列的三个脑袋在稍远的水面上异口同声。

排行第三的姐姐有被呛到:

“……你们先好好长大。”

6

“这是?”

达达莉娅放在钟离手里的是一个样子平平无奇的海螺。仅从外表看来这绝对不会被达达莉娅当做礼物,因此应当是有什么特别之处,钟离暗自思量。

“这是妹妹们给钟离先生的谢礼,感谢你为她们找到了那么美丽又安全的地方。

“这种海螺能够复现声音,里面是我和她们合唱的一首歌,送给先生。

“我其实觉得没什么必要,但妹妹们坚持想把歌声留给先生。”

“这可真是……绝世的珍宝啊。”

笑颜将钟离的轮廓染上淡淡的光,连见惯他笑容的达达莉娅都看得有些痴了。

7

达达莉娅最近开始喜欢无言地注视钟离,那专注的目光炯炯,一看便是很久。

她喃喃低语:

“钟离先生,我好想抱抱你……”

如丝细声乘着风落进钟离耳中,钟离有些疑惑地看向她。

“说笑的,那样会弄湿先生的衣服,我可舍不得。”

眼神再度相遇,只见达达莉娅撑着腮笑得阳光灿烂,仿佛之前那一瞬间的落寞仅是钟离的错觉。

只是在某一刹那,钟离感到了无法抑制的即将失去的预感。

8

钟离没想到预感应验的那天来得如此之快。

来见他的达达莉娅脸上没有浮现出过往的笑容,严肃郑重的样子让钟离觉得自己仿佛不认识她了。

“先生,我……大概之后就不会再跟你见面了。

“想必先生早就看出我并非出身璃月:我们一族来自极北的冰冷海域,之前大量出现的海中凶兽挤占了人鱼的栖息地,我的族人们被迫远迁。现在,我们要去夺回本属于我们的家园。

“如果……”

钟离能看出达达莉娅有想说的话梗在喉头,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将之吐露。

“……和先生相处的这段时间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能够和你相遇我很幸福。

“愿你永远平安 ,钟离先生。”

达达莉娅的眼神沉静、决然,一直注视着钟离不曾转身,像要将什么镌刻在自己脑海里永远铭记;她的身躯却已然扼掉了所有的留恋一般无比坚定地逐渐远去。渐渐缩小成一个点的人鱼最后一个后跃扎进海中,彻底消失不见了。

此时残阳如血,霞光美丽得让人心痛。

直到凉意穿过指间缝隙,身上略有些发冷,钟离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一直悬在空中。

他甚至记不起来方才自己是如何跟达达莉娅告别的。

9

珊瑚、砗磲、天然珍珠、大概是百年前落入海中的宝石……

钟离素白的手指反复抚过收藏柜的玻面,每件达达莉娅送他的礼物都被精心陈列保存在内,就算过去几十年上百年也不会褪色。

钟离最近难以入眠,只有把海螺放在枕边,让来自人鱼的吟唱回荡在耳际,才能让他的思绪稍稍安宁一些。

达达莉娅的离去似乎带走了钟离心的一部分,原处就那样留下了一个空洞,思念在其中罗织成网成茧,牢牢地包裹住钟离,他陷身其中遁逃无门。

如果这就是永别。

黑发青年在心中反复默念这句话,双手被他无意识地握紧。

他作出了有生以来最勇敢的一个决定。

10

长在璃月的钟离若不是亲身来到极北的冰冷海域,他的确很难想象在南国温柔又包容的碧色摇篮也会有如此凶恶的一面。

船长对这个俊秀青年希望跟随出海的请求感到费解——他看起来实在是文弱,也不说明意图,但看在报酬的份上,就姑且只将他当做抱有别样狂热的学者看待。

船只出航后运气极差地撞上了一场将起风暴,海况变得十分糟糕,乌云一层一层地堆叠积聚,急雨和狂躁的强风一起到来,展示着这片海域的喜怒无常。船身在翻涌的浪潮里大起大落,艰难地避开不时漂来的浮冰。风浪里,除了跟船体固定在一起的,船上的人或是物都几乎都没再能留在原地,甚至原本在过道里帮着搬东西的钟离都被一路抛到了船头去。

抓住扶手好不容易终于支撑起身体的钟离跟另外几个同样身处甲板的船员意外目睹了一场人鱼与海兽之间战斗的尾声。

体型差异巨大的两方隔着距离对峙着,深黑狰狞的巨兽发动了几次凶狠的攻击,都被橙发蓝尾的人鱼身手矫健地灵活闪过然后予以反击,在巨兽已经伤痕累累、有些地方甚至深可见骨的身躯上再添上更多伤口。

败势已无可挽回,海兽发出不甘的咆吼,最终无力反抗生机的流逝,沉到了海面之下。

只剩下那橘发的人鱼像一盏亮起的灯火仍稳稳浮于狂风骤雨与海浪之中。

“是人鱼啊!”

“竟然干掉了凶兽?!”

船员都在为能见到人鱼战胜海兽而震惊不已,不过这一壮烈场面在钟离眼中就是另一番情景了。

立在惊涛骇浪中的那个背影,那头橙发……

身体比头脑更快地,喊出了日思夜想的那个名字:

“达达莉娅!”

“喂!快离开那里!”

就算提醒的声音到了,也已经迟了。船身在风暴中倾斜成一个可怕的角度,一个大浪仿佛刻意险恶地瞄准这个时机袭来,难以动作的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船头的钟离被潮水卷走。

人类身躯无法反抗自然的威能,不幸落入海中的钟离在持续下沉。海水冰冷刺骨,压迫着内脏,四肢尤其沉重,无情的海洋转眼间就把钟离挣扎的力气悉数剥夺。一切都淹没在滔天的水声中,看不真切,也听不真切。

但是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好像模糊地听见有人在呼唤“先生”。

11

钟离醒转过来时,他正置身于一处避风的洞穴中,略微抬起眼皮张望,向外能隐约望见一点冷色的月光。

而洞窟内除了钟离,还有一个存在陪伴在他身边。达达莉娅……现在应该是达达利亚了,正在一旁摆弄着一些枯枝,为难要如何为钟离生起火堆。

达达利亚察觉到钟离醒来的动静,带着焦急的神色急切地凑上前来将他扶起:

“先生你之前究竟是在做什么!要是我没有注意到你的话,你可是真的会淹死的啊!”

钟离努力睁大尚且有些朦胧的眼睛去打量与他分别了相当一段时间的橘发人鱼:达达利亚的变化着实巨大,他比以前强壮了太多太多,精壮结实的身躯覆上来能把钟离整个人盖住,肢体上附着的鳍也更加宽大明显,一眼便能知晓他是族群中顶尖的斗士。

钟离刚想要开口就剧烈地咳嗽起来,达达利亚慌忙地为他顺气。

一阵慌乱后钟离的呼吸终于平稳下来,他像从前见面时一样向着人鱼煦如春风地笑:

“好久不见,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没有料到钟离会一副平常样子和自己打招呼,先是一怔,旋即脸上现出恼色,拿出了自己数落妹妹的架势数落起钟离。

钟离哑然失笑,很不可思议,自己竟然会有被达达利亚滔滔不绝念叨的一天。

“……可以为我唱支歌吗?”

听到钟离微弱的声音,达达利亚气势软了下来,像叹息一样回答:

“先生……并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现在已经唱不出过去那么好听的歌声了。”

仿佛能蛊惑人心般天籁的歌声是雌性人鱼的专属,雌性先熟的人鱼一旦选择分化为雄性获得强健的躯体,歌喉就会变得嘶哑。

“无妨,我只是想听你的歌声。”

“那……好吧,先生可别笑我。”

达达利亚略微踌躇后还是坐到了钟离身侧。他终究是没有开口,而是用鼻音哼唱着轻柔得犹如摇篮曲的旋律,安静又柔软的空气流淌在并肩的二人中间。

终于再度倾听到人鱼唱出的同以往一样不变的深情,钟离用视线描摹达达利亚在此刻变得柔和的侧脸线条,心下庆幸自己来了这一趟。

休息的这一阵钟离觉得自己恢复了一点气力,尝试着动了动手。他将手伸进湿透的衣服内里翻找,很慢很慢地往外掏,仿佛要捧出自己的心。

指尖触及到了不一样的触感,钟离取出它,将一直贴在心口护着的物事递到达达利亚眼下。

那是仿造了他从达达利亚那里收到的第一件礼物的样子所雕琢出的一颗小小星螺形状的宝石,通体呈现出深沉而美丽的蓝,一如眼前人鱼的眼瞳。

达达利亚整个人鱼都呆滞了。
——钟离悄悄造访过那片湖,去询问达达莉娅的妹妹们如何表达接受人鱼的求爱。

闻言三只粉雕玉琢的小人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样子让钟离不禁弯起唇角,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达达莉娅小时候。

钟离从她们那里得到的答案是——送出与人鱼眼睛或是尾巴同色的某样东西。

妹妹们坦白地告诉钟离她们三个也不知道达达莉娅会不会接受,但她们愿意祝他好运。

难耐的沉默持续了很久。

结果最后还是达达利亚颤抖的声音先响起:

“就算我是……现在这个样子……先生你也能接受吗?”

达达利亚望着钟离的眼睛,迟疑地、不安地组织着语言,小心翼翼地询问。

钟离只是虚弱地微笑。

答案早就在双方的心中不言自明。

达达利亚耷拉着眉,那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逆着光,显得脆弱又可怜。

他眸光颤动了好一会儿,才像是终于摆脱了所有的纠结与犹豫,伸开双臂,坚定地把钟离拥进怀里:

“对不起,我是笨蛋。

“我最喜欢你了,先生。”

end

性转再性转,没想到吧:kissing:

写着写着突然想到达达莉娅是不是就长安徒生笔下的小美人鱼那个样子:thinking:然后去看了看,好像还真是:thinking:

33 个赞

即使无法歌唱,他们也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1 个赞

爱最终会跨越一切~感谢阅读!

我的妈呀……喜欢喜欢,亲亲老师:kissing_heart:

好喜欢好喜欢太太好会写

真的超级超级超级伟大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sob:吃的好开心好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