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我不是猫

0

达达利亚在引擎盖上捡到橘猫。猫表情慵懒,身材敦实,揣着手一动不动。

达达利亚并非爱心泛滥人士。他对猫说:“劳驾移步,我是车主。”

猫说:“喵。”

达达利亚吸鼻子:“别闹,哥们马上迟到。”

猫说:“喵喵喵,喵喵喵喵。”

达达利亚随手撸两把猫头:“我要抱你起来了哈?”

猫说:“大胆!碰老子一下试试。”

达达利亚说:“???”

1

达达利亚请一天假去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说先生您这种情况我见多了,属于居家隔离太久,神经出现衰弱。

达达利亚露出恐怖表情,指着大腿上的猫问心理医生:“他还在嘲讽我,你听不到?”

猫正咧嘴:“愚蠢!人类!无药可救!”这里人类用的是にんげん,发音非常有猫的特色。

心理医生含蓄表示,您这个猫确实喵得挺低音炮哈。我开瓶药,每天饭前来一粒,俩礼拜就见效。

猫骄傲地说:“呵,都说了只有吾选中的人才能听懂吾的话。”

达达利亚自言自语:“看来我病得不轻。”

猫抬手就给达达利亚一巴掌……个子太矮,只拍到达达利亚的肚子。

猫问:“疼不疼?”

达达利亚即答:“疼。”

“疼就对了,你根本不是有病。”猫说,“吾乃若陀龙王,是岩石孕育的神兽。我可以赋予你神力,只要你替我杀一个罪大恶极之人。”

达达利亚抠抠耳朵:“你叫什么?”

“若陀龙王,”猫说,“若是多音字,上边一个草字头下面一个右。”

“热脱是吧,今年夏天确实热。”达达利亚又问,“那你要杀的人呢,是不是叫霜之哀伤之类的。”

医生说:“??”

“岩神摩拉克斯,如今改名换姓,企图大隐于市。”若陀龙王道,“此人名为……钟离。”

达达利亚“噗——”地喷了若陀一哆嗦。猫破口大骂,开始玩命给自己洗脸。

“亲爱的医生,那什么。”达达利亚将不断挣扎的若陀龙王放在地上,“药您给我开两瓶吧!”

2

达达利亚在软件公司工作,外包给往生堂做OA,年纪轻轻就混到管理层。钟离是负责跟他对接的直系领导。

两人工作关系之余还吃过几次饭。除去从来不知道付钱以外,达达利亚对他印象不错。

“钟离罪大恶极?”达达利亚边拖地边笑,“天方夜谭。他连烟都不抽,感觉死了能上天堂。”

若陀龙王坐在他的枕头上:“呵,你才几岁,对他了解多少?”

“我为什么要了解钟离?”达达利亚思考片刻,“难道我潜意识里确实喜欢男人?老天,这事大了。”

“说了多少遍老子是神兽,不是你的潜意识!”若陀怒道,“滚过来。”

达达利亚坐在床沿。若陀念念有词,额头金光闪烁……在达达利亚的注视中,不锈钢的墩布杆长出不锈钢的枝叶。因为秋天已至,不锈钢的枝头还结出了小小的不锈钢苹果。

达达利亚目瞪口呆。若陀趴在枕头上:“现在信了本龙?”

“信了。所以钟离真是什么岩王帝君?”

久久没有得到回答。达达利亚转头,看到若陀整个猫已经脱力,抱着他的枕头呼呼大睡。

3

“不问不知道,原来我们住同一栋楼。”达达利亚说。

钟离接过猫,道:“看来你我之间颇有缘分,谢谢你照顾他。作为回报,这次我请吃饭?”

“恭敬不如从命啊。”达达利亚笑眯眯说,“不过钟离先生,有件事不知该不该问。”

“但说无妨。”

“昨天捡到你的猫,我发了一天烧。糊涂时候,梦到你的猫原本是若陀龙王,被你封印在二号线底下。如今借猫还魂,想要我帮忙复仇。”达达利亚半真半假地说,“是我烧晕了吗?”

钟离金色的眼睛略微眯起……片刻后道:“是你烧晕了吧。什么龙王?他叫咪咪。”

“那还真是遗憾。我还想着如果确有此事,可以捡个热闹看看。”

4

胡桃踹开钟离办公室的门:“喂喂喂……别以为你是长辈本堂主就不敢动粗!”

“怎么了胡桃?别急,先喝口水。”

“我他妈的急急国王。”胡桃将报销单拍在他桌上,“你请什么东西吃饭花了十八万?处级以下年终奖别想了。”

钟离难得露出苦恼表情:“这件事我也很后悔……没想到达达利亚的好奇心比你还重。以还礼为由,这周找我三趟。”

胡桃说:“可是今天礼拜二啊?”

两人对视片刻,胡桃发出大叫:“他想泡你!!”

钟离头大地说:“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不过,若陀的封印似乎又有松动,你抽空和我去一趟。”

“小事一桩。”胡桃还沉浸在震惊中,天下怎么会有达达利亚这般色胆包天的凡人……临走前,胡桃又回头嘱咐:“对了,行秋和重云报的那个夏令营在三亚,现在还没回来。你记得找个人给我挂水。”

21 个赞

好有意思(›´ω`‹ )

这不得把公子拉来挂水

天命难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