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跑什么

搬搬……

床比昨晚宽阔了许多。

这是钟离醒来的第一个反应。

昨晚还死搂着他说梦话的人已经不知所踪,抬眼只能看见枕边摆着一朵带露水的琉璃百合。

“达达利亚?咳咳……”

声音好像有点嘶哑。

坦白来说,这应该是钟离度过的最离奇的一个夜晚。

达达利亚给他带来了独特的疼痛,混合着能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的……快感。

不过达达利亚做得有些过了头,后果体现在钟离身上就是,此刻的他,完全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话说回来,为什么他们会走到这一步?

钟离裹着被子,看着枕头上带露水的花朵,花瓣上的水珠慢慢滑落在布料上,浸润出浅浅的一小块。

大概是因为达达利亚昨晚带着几瓶酒来找钟离,说是今日他即将离开执行任务,半个月后回璃月。

“虽然离开的时间很短,但我还是想要和钟离先生好好聚一聚再走。”

达达利亚略显生疏地打开瓶盖,冲着钟离笑了笑。

那之后就说得通了。

酒量这东西是有上限的,达达利亚虽然有种族天赋却也扛不住钟离一杯一杯灌他,从清醒到微醺就是两大瓶火水的事。

至于钟离……灌醉石头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先生……”

达达利亚的脸有些红,他盯着钟离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一副委屈的模样。

“我,能和你做吗?”

“嗯?”

钟离放下酒杯,往他的碗里夹了些菜。

“不行吗?可是我……”

“走吧,”钟离抬眼看着达达利亚,将纽扣松开一颗,“床比较小,别太过分了。”

至于为什么答应……

钟离抱着枕头思考了片刻。

枕头上甚至染上了达达利亚常用的洗发水的味道,是淡雅的花香。

因为我喜欢他。

钟离得出了让他满意的结论,又看着窗外泛白的天空。

不喜欢的话,他怎么可能把身体交给另一个人。

然而达达利亚次日清晨却莫名离开,只留下那一朵花。

钟离皱起了眉。

他的判断失误了吗?

那么那个连碰到手都会脸红的达达利亚,对他又抱有怎样的感情?

沉默片刻后,钟离发现了一件很不妙的事。

他似乎,有些生气,气达达利亚不告而别,气达达利亚明明与他身体交融却依旧读不懂感情。

所以送来这朵花的达达利亚又在想些什么呢?

钟离却只是叹了口气,扶着腰站起,大腿微微发抖。

那琉璃百合被放在空置的花瓶里,安然无恙。

达达利亚的出差时间是多久来着?

钟离漫不经心地倒茶,直到茶水洒出一点才重新集中注意力,终于是停了手。

这茶,一股清新的香味,钟离其实很喜欢。

然而钟离却想到了达达利亚。

他记得达达利亚学着他的样子去喝茶,结果反而被茶水烫了舌头。

“嘶……好苦的东西。我不太能接受。”

“苦中回甘,再品品就好了。”

达达利亚却把那茶水一饮而尽。

“我还是喜欢热可可多一些。”

……又想起他了。

钟离摇摇头,茶水入口,只剩下苦涩。

他略带无奈地放下茶杯,望着海港的方向轻轻叹气。

他第一次动了恋爱的心思,悸动的心直到达达利亚离开也没有停止。

他只是不理解,并且有些生气罢了。

或许还有一点点的思念。

突然想吃些甜食了,虽然这很像达达利亚的口味。

床头柜上的花安静地开着,露珠早已干涸。

达达利亚……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尽管钟离知道那晚的事,加上达达利亚的举动,他回到璃月见自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达达利亚,下次不许翻窗户。我可能会考虑把你踹下去。”

“哦。”

钟离放下染着艳红的妆笔,回过头看着坐在窗框上一脸尴尬的达达利亚。

他的手里握着一束花,藏在背后。

或许达达利亚是觉得钟离发现不了他的小动作。

“我,”钟离回过头,看着镜子里只上了半边妆的自己,“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其实,也就半个月,花还没……”

“那是我用力量保持的,琉璃百合开不了这么久。”

钟离索性扔了他那只画了一半的妆,随手束好他的长发,结成一小束在背后晃着。

“你来见我干什么?做好你的执行官不就够了。”

达达利亚愣了愣。

“我就知道。”

“嗯?”

“先生肯定会生气。”

“我没有生气。”

钟离别过头,走到床头去摆弄那朵琉璃百合。

达达利亚抬手擦了擦粘上脚印的窗框,小心翼翼地跟在钟离身后,把那一大束花放在花瓶旁边。

“先生,这束花是……”

“算了,还是琉璃百合在意我多一些。至少它知道在某人不告而别之后留下来陪伴我一段时间。”

“可花是我摘的诶!”

“……”

钟离只是沉默着,绕过了一脸无辜的达达利亚,坐在那张床上。

“记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嗯?”

钟离的语气在他不经意间变得近乎质问。

他想的原本是以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面对波澜不惊的达达利亚,然而达达利亚出现的那一刻,就把钟离准备好的冷静全烧成了一把灰。

果然还是很在意他。

意识到自己的反常,钟离摇摇头,又看着握着花束的达达利亚。

“记得,我们……我们……身体接触了,一下。”

达达利亚涨红了脸,目光游移着,去看那被保护得相当好的花朵。

“我不曾想过公子阁下竟如此轻浮。”

达达利亚张张嘴,又把那花束拿起,遮住自己的脸。

“先生你听我说,我那天是……”

“微醺构不成借口,公子阁下。更何况,是你的请求。我只当是你想要借此告白,然而那之后,你又在做什么?”

“先生你别……稍微听我说一下……”

达达利亚的声音里又开始带上了委屈。

“说。”

钟离的语气很生硬,仿佛下一秒他就要把达达利亚扔出去。

“我来是准备向你道歉的,这束花是我自己扎的,不知道先生喜不喜欢。”

“只有道歉?达达利亚,你觉得我为什么那天会答应你?只是因为欲望无法疏解这个理由?”

达达利亚睁大了眼睛,他上前一步,似乎想要抱住钟离,然而在看到钟离的眼神后,达达利亚的手又老老实实地收回。

“我真的以为是先生……但是我承认,我喜欢先生喜欢得紧,我还是第一次有那种,想和喜欢的人融为一体的冲动,一时被酒迷了心神,就说了那种请求。”

达达利亚单膝跪在地上,仰视面无表情的钟离。

“然后,我那天起床本来想要抱抱先生,接着说早安什么的,结果发现先生的表情很不舒服。就觉得……”

“就觉得我不喜欢你了?然后采了朵花?”

钟离好像快被他气笑了。

“采花是觉得,钟离先生喜欢这花,收了以后会不会消消气。嗯,抱歉先生,这束花你要不要,不要我就,我就工作去了。”

这孩子。

钟离又感到一丝的无奈。

达达利亚对待感情也很敏感,只是自己露出的表情便能让他准备已久的防线塌得一干二净。

“阿贾克斯,记得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你说我采了朵花敷衍你……等等!”

达达利亚盯着钟离,眼睛里全是惊喜。

“先生……”

“比起花,还是你更重要。”

要是他不曾逃离的话,这一天或许还能来得更早些。

“所以先生那天的表情是?”

“啊,那是因为,”钟离清清嗓子,“你睡觉的时候搂得太紧了,喘不过气。”

“那我以后……”

“不必,我其实很喜欢。”

毕竟被爱人拥抱的感觉真的很迷人。

43 个赞

啊啊啊,好甜啊
有了凡人之心的先生好可爱哦啊啊啊
:slm_lei:

鸭鸭你这个笨蛋,笨蛋情侣真是急得我阴暗地蠕动 :k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