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绝对适配2

自那一天起

达达利亚一下班就往酒吧跑,整的同事都说一句人不可貌相。

好小伙子,居然这么花。

笑死,正经人谁天天去酒吧喝酒。

就达达利亚那副少女怀春的样子,就连楼下的花猫都看出来了。

当事人达达利亚却日渐低落。

因为……

他连续跑了一个星期都没有看到那位先生。

连酒保都混熟了,酒也喝了有一大桶了。

想见的人却迟迟见不到,越想越烦躁。

“先生,我们要下班了。”

“啊,好的。”

达达利亚不自觉的用指腹蹭了蹭杯子。

今天又没等到那位先生。

“先生,您是在等人吗?”

“……”

该死,突然感觉说不出口了。

达达利亚憋半天,也就憋出个是。

最后到关门也还是一无所获,那位先生的名字还不知道呢……

名字…对了,那个叫胡桃的女孩,找到她应该就有消息了!

果然是爱情让人麻木吗?

达达利亚扶额,怎么这都能忽略掉。

要是被女士和那个小孩知道肯定会被笑死!

达达利亚对着酒瓶吹了一口。

嗯,不如火水够劲。

平旦映天牝,朝霞伴云峰。

清晨的微光在海的尽头露出马脚,于是来自极地的冰雪踏入人间与磐岩相拥。

出差回来,又是平平无奇的一天。

日常,清晨路过保安亭接过两封信件。
回到家里,收拾三个小家伙弄乱的屋子。

什么乱飞的靠枕呐!

位移的沙发呀!

缺了个角的杯子,
嗯……
这是例外。

随处可见的习题册,

走位风骚的幽灵抱枕,

乱甩的小皮筋 。

喜欢上天的手链……

“胡桃!甘雨!魈!”

!!!

十分钟后…

三个小孩排排站,钟离捏着幽灵抱枕端坐在沙发上。

“说吧,又是怎么回事?”

“先…先生,是…唔…”

“哎!咳咳,这不是昨天我和魈易感期到了,然后我俩就打了一架。这易感期可真是讨厌!”

胡桃捂住甘雨的嘴,扯出一抹笑,向魈挤眉弄眼。

“魈,真是!下次我们一定按时打抑制剂对吧!”

“……是。 ”

魈抿了抿唇,面色僵硬。

钟离一看就明白魈心里藏了事,他看了眼胡桃。

“胡桃甘雨你们先出去,我有事和魈谈谈。”

“说吧,怎么回事。”

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并不把目光分给孩子。
魈反而更紧张了。

“先生,昨天甘雨分化了,和刻晴打起来了。”

钟离握住杯盏的手一顿。

“是什么性别?”

“alpha”

……

“也好,你去安慰一下两个妹妹,甘雨发生这么大变动估计心里也不好受。”

钟离斟酌着开口。

“去医院检查过了吗?”

“还没。”

“那好,你们今天好好休息,等会我带甘雨去趟医院。”

“好。”

魈微微抬头瞄了一眼钟离。
还好,没生气的样子。

“愣着干嘛,把房间收拾收拾。我们回来之后家里要还是乱糟糟的,就别吃饭了。”

“哦,好!”

溜了溜了,
魈刚进房间就被胡桃抓住。

“怎么样?老爷子生气没?”

“没有,先生没生气。”

“呼!那就好那就好!”

胡桃拍拍胸口,长出一口气。

“甘雨,我就知道老爷子不会生气的!”

“甘雨你先出去吧!先生要带你去医院检查。”

说话的功夫魈已经在整理衣柜了。
“你们下次请不要往我房间躲了好吗?都不记得第几次了。”

“啊,好!”

“哎!这不是你房间离客厅近嘛,都是alpha怕什么!”
【公钟】绝对适配1
【公钟】绝对适配 目录
【公钟】绝对适配3

8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