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偷得浮生半日闲

达达利亚是被钟离勒醒的。

试试掰开钟离紧紧抱着他的手臂,没有成功。达达利亚叹了一口气,伸手去理钟离的头发。钟离一般起的都比他早,当天刚刚亮的时候这位往生堂的客卿便会梳洗完毕,用完早饭后出门闲游,当达达利亚醒来的时候只看见桌子上留的一碗白粥,略微有些凉了。
至于今天…达达利亚有些心虚。

钟离的眼睫颤了颤,应是要醒了。鎏金色的眸子睁开,对上水般湛蓝。

“早上好,”他沙哑地开口,“公子阁下。”

“怎么还是改不了口。”达达利亚捧着钟离的脸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叫阁下多生疏,先生昨晚叫的不是很好吗,怎么叫来着?”

钟离脸突然红了,别过脸去。达达利亚见状倒也没有得寸进尺,和钟离温存了一会后,他开口道:“中午我来做饭吧,今天想吃什么?”

钟离想了想,“我想吃腌笃鲜。”

“好~”

一般日子钟离的作息很规律,中午小憩后下午四处转转,去云堇那里听戏,后真诚地夸奖:“云先生又有长进了。”

只是这天气把人晒的蔫蔫的,钟离也想贪凉。至冬国的执行官也和钟离赖在了屋内,钟离自是想用凉茶闭目养神,可怕活泼好动的年轻人无聊,便给他讲起传说故事。

达达利亚对传说故事没什么兴趣,他趴在钟离腿上,抬眼看钟离,笑着开口:“钟离先生可曾有什么情史?毕竟先生年长我许多。”

“情史…?”钟离愣了愣,“阁下为何突然问这个?”

达达利亚撒起娇来,“有没有嘛,先生,我想知道。”

钟离认真思考了一番,“只有刎颈之交…爱情没有。”

“哦~”达达利亚有些开心地笑起来,“这么说来这是先生第一次谈恋爱?”

“准确来说,是的。”

确定关系不久,达达利亚难免有些患得患失,怕自己只是给钟离阶段性陪伴中的一位,如此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别人还不曾有过,便心满意足地蹭了蹭钟离的腿,“先生,困了。”

“困了就歇息吧。”

钟离拿着蒲扇,一下一下地给他扇着风,达达利亚很快就睡着了。

只是钟离这腿有些酸…钟离含笑低头,摸了摸达达利亚的头。

这一睡就是一个多小时,达达利亚醒来的时候发现钟离保持原来的姿势困得点头,顿时羞耻愧疚感一齐涌上,钟离睡眠浅,腿上没有了重量后他迷迷糊糊地醒来,看着达达利亚像一条认错的小狗般看着他,他开口,

“抱我去床上睡吧,好吗?”

晚上陪钟离闲逛,看着繁荣的璃月港钟离总是嘴角勾起,刚吃完晚饭的小孩和大人一起在外,大人聚在一起聊天小孩便四处瞎跑追逐打闹,开心地叫着。

饭馆是忙的,香菱忙的团团转,客人们倒也不急喝着酒聊天,有的喝高的声音突然拔高,再慢慢小下去,周围人好笑说这就不行了啊,这才哪到哪。

周围还有商铺传来的砍价声,铁匠打铁声,千岩军提枪走路的声音。

这是钟离守护的璃月港。

达达利亚看着钟离,灯光照着钟离的脸,乘的钟离的脸竟在着微微色光下朦胧起来。

钟离注意到了达达利亚的目光,移走目光来看他,“怎么了?”

达达利亚没有开口,想说的话都用一吻代替了。

4 个赞